第9章 变故
A+ A-

薄壁外的人已经走远,幽帝淡淡地叹了口气,大总管满德全捧着一碗清心茶上前,笑道:“这萧小侯爷三年不见,变化当真是快,老奴差点都没能认出来,倒有些萧老侯爷当年的飒爽。”

  满德全十岁起就跟在幽帝身边,称的上内侍中第一得意人,旁人不敢说的话,他却能说好,这也是他的优点。

  幽帝抬起头瞟了他一眼,深眸有了焦点,“这群世家子弟里头,也就数他还能有些指望!大好江山,总要有人守着,将来……”

  “能得陛下垂青,那也是他的造化。陛下既如此看重,何不早些为他指一门姻亲,说起来年纪也委实不小了。”满德全听出幽帝的弦外之音,大有把萧长忆留给下一任的意思,那赐婚也就是早晚的事,就是不知哪家小姐有此福分?

  又或许陛下中意的是杜国师家那丫头呢。不过没影的事还是不要乱说的好,满德全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不急。”幽帝摆手,告诉他:“等两个皇子的婚事选定,再张罗他的。你回头给礼部传个话,将各家适龄女眷的资料重新登记造册,以备不时之需。”

  三日后。

  九霄春社节,又叫踏春节,隔三年才举办一回。

  一大清早各种雀鸟就聚集在枝头吵闹,明媚的晨曦笼满大地,花花绿绿的人们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将原本宽阔的锦安大街以及巨大的锦安广场挤得水泄不通,人山人海。

  在闺中闷了一个冬季和初春的少女们纷纷放了出来,穿上新裁的罗裳,有的绣着繁复雍容的牡丹,有的绣着春意盎然的桃枝,有的绣着别致的鸢尾,有的绣着浅浅梨花……红的绿的蓝的紫的白的,如同开了锦铺般。

  凤泽穿一件半新旧的牙白小衫,银红挑线褶裙,梳双月髻,左右各坠一枚流苏玉插梳,在人群里窜来窜去,看到什么都稀奇。

  “这个上的美人有意思!”

  “那泥人捏得好!”

  “月华——”凤泽转过身,只见萧长忆怀里五花八门抱了一堆小玩意儿,有老婆婆做的娃娃头糖粉炸糕,老爷爷摇的龙凤糖花,逼着成南客几个套圈赢来的八宝套娃娃,街口漂亮小姑娘扎的彩纸灯笼,一个嗓门特大的胡子大叔蒸的钵钵糕……

  她也不见得爱吃,就是图个新鲜。

  这时,远远跟在后面的恒叔看不下去,跑上来道:“侯爷,给我罢。”

  凤泽笑道:“正好,恒叔帮我送回沧浪院吧。”

  大肥看那边很多人买豆腐脑,嚷嚷着也要去吃,孔雀便询问月华的意见,月华又问凤泽。

  凤泽说不饿,不吃。孔雀三个就自己去了。

  凤泽拽了拽萧长忆的袖角,指另一边街头的杂耍,问他好不好看?

  这时,孔雀几个已经买好豆腐脑,黄鼠狼走前头,被他一把拉住:“那边有老虎狮子跳火圈儿玩,我们瞧去。”

  大肥道:“我去喊月华。”

  “喊他作什?他有这闲功夫?”孔雀抬下巴朝后一指,那二人正往杂耍的跟前凑,月华怕人多拥挤,正拎着一只胳膊开道呢。

  俩人见缝插针,跑到一个江湖艺人做的杂耍处,只见一个身形不过七八岁的小女娃娃,穿件鲜艳的红小衫站在一根细细的竹竿上慢悠悠走着,过一会儿又换绳子。

  那绳子又细,拴得又高,在风里一荡一荡,凤泽看得目不转睛,心里噗通噗通直跳,生怕她一个不留神栽下来!

  “她是看着小,其实比你还大咧。”萧长忆感觉到她面色有些发白,是以贴在耳边轻声提醒。

  凤泽认真瞧了一会儿,摇头:“不好,不看了。”

  他们顺着人群乱走,遇到感兴趣的就停下瞅几眼,这时一群小姑娘嘻嘻哈哈过去,人人手里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白嫩嫩的豆腐脑,凤泽忽然来了兴致,满大街找起卖豆腐脑的来。

  “刚才问你你不吃,现在哪里买去?”萧长忆淡笑,余光瞥到街角处一溜男女手捧着豆腐脑从里头挤出来,说了句“在这里等我”,大步流星走了过去。

  这时,一个小乞丐跑过来撞了在凤泽身上,飞快地扯下她腰间玉佩。凤泽生性敏锐,发现玉佩不见,连忙抬头寻那小乞丐,只见一个小小的背影正往人多的地方跑。

  凤泽拔腿就追了上去,边跑边喊道:“小破孩站住!我给你买五香斋的什锦全盒,只要你把玉佩还我,那是我师傅给我的!”

  小乞丐似乎不信,跑得更快了。

  凤泽心心念念都是师傅给的玉佩,好在那死小孩穿的是灰色短衫,在色彩鲜艳的人群里有些扎眼,怎么也跑不出她的盯梢。

  “我再不站住,我可报官啦!”利诱不成改威逼。

  小乞丐听完身子一颤,回头睃了她一眼,调头蹿进了旁边一条窄道。凤泽眼尖,跟着就追去,小乞丐抓着玉佩跑到拐角处,忽然撞上一堵人墙。

  头上一名穿石青色锦袍的少年正垂首漠漠地盯着他。

  在街头摸爬打滚几年,这小孩也练就了敏锐的直觉,目中露出惶恐之色,趁对方还未如何,扭身就朝凤泽冲过去,将那玉佩抛到她怀里嚷道:“还你,什么大不了!”

  凤泽握紧玉佩,长吁了一口气,笑问道:“不是给我买豆腐脑去了么?我的豆腐脑呢?”

  萧长忆淡淡瞟了她一眼:“卖光了。” 

  “你骗人!”

  “嘘——”萧长忆眉头一蹙,忽然嘘了一声,不等她反应过来,两个人都离了地方,紧接着一张罗网自天而降,正好撒在他俩刚才站立的地方。

  凤泽怔了怔,抬起头,一柄锋利的长剑在空中晃过,发出清冽的长吟。巷子里一下多了很多人,清一色黑衣蒙面,顷刻间已与萧长忆的长剑斗了十几个回合。

  凤泽初略地数了一下,大概有十来人,他们被包围了!

  “小心。”一抹寒光迎面划过,幽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几缕老不及撤离的发丝碰到那斩白光,顿时不见。

  凤泽感觉自己像个陀螺,一会儿左,一会儿右,一会儿后仰,一会儿前倾,全控制在萧长忆那只始终覆在她腰肢间的大手上。

  剑在离她不足两寸的距离凝滞了一下,忽然调转了方向,朝月华左肩后侧斩去。

  “啊……”凤泽忍不住发出一道惊呼。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