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名不虚传
A+ A-

“真巧啊,我也怕水。”凤泽故意跟他胡扯,反正你也没一句实话。

  这时,赵拓已经洗完上来,古铜色的肌肉上挂满水珠,在斜阳照射下闪闪发亮。他一把扯过挂在树杈上的外衣,哐当一声,从里头掉出一枚金灿灿的令牌,凤泽瞅了一眼,上面的图案有些怪异,目中露出疑惑之色来。

  她知道各国宗族皇室都有自己的家徽图腾,一般能印在黄金上的,都格外宝贵。可这图案却不像是他们东周所有。

  冷鹤弯腰替他拾起,双手捧着递过去:“公子还随身带着这个?”

  “恩。”赵拓含糊不清地嗯唔了一声,收了起来。

  “我记得你们东周王族的图案一直是曲水龙纹。”凤泽道。

  冷鹤一双小眼眸光闪闪,似乎并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

  启程后他私底下来找赵拓,小声道:“公子方才刻意掉出令牌时,那丫头的眼神我看得一清二楚,不像装的。她可能真没见过,不过看得出她挺感兴趣。”

  赵拓道:“义父给我时特意提过,此乃前蜀皇族秘徽,连他们宗室之人都不曾持有,倘若这丫头真跟皇族扯的上关系,没理由不认得。”

  赵公想了想,道:“赵公的意思,能让杜来雀当宝贝样养在身旁的人,哪怕她跟皇族没什么关系,只怕也与杜氏有些牵连。”

  马车里一片黑沉沉,凤泽的眼眸却在发光。

  原来这里就是神龟岭,那瀑布叫千尺瀑,瀑布下一潭冰水,一潭热水,所以绰号“鸳鸯泉”。

  黑暗中,凤泽的眼眸渐渐眯了起来,嘴角却一点点翘起,因为她想到了一个馊主意。

  人但凡心里有事,便睡得沉,天色将晓时,凤泽明显感到马车顿了顿,又到换岗时间了。冷鹤披着一领披风上来,车帘拉开的瞬间,浅金色晨光一闪而逝。

  “吵着杜小姐美梦了。”冷鹤拢了拢衣袖,斜倚在对面的长凳上。

  凤泽翻了个身,神色懒懒地起来倒茶水喝,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打开匣子里的干粮瞅了瞅,依旧合上。

  这一幕自然没逃过冷鹤的眼睛,他笑道:“旅途枯燥,这干粮充饥还可,认真吃起来,当真没什么滋味。只比嚼蜡好些。”

  “是啊,大清早看得人一点胃口也没有。”凤泽接过话茬,语气不咸不淡。

  冷鹤呵了一声:“杜小姐平日里饮食精细,自是吃不惯这般粗食。听说杜小姐是七岁拜到国师门下,不知从前是什么人家养大?又如何到了羽都?”

  “你问这个干什么?”凤泽斜睨着他,若有警惕的样子。

  这样反而激发了冷鹤的求知欲,皮笑肉不笑道:“莫非杜小姐的身世有什么忌讳?若果真如此,冷某不追问便是。”

  “我呀。”凤泽眼波流转,如秋水澄澈,浅浅笑道:“小时候在乡下长大的,大字都不识得两个,后来亲人都死光了,就被人送到都中投亲戚,不曾想入了师傅法眼。”

  “不知是哪里乡下?”

  “穷乡僻壤,不提也罢,况且我也记不大清。那时候可穷了!没钱买肉吃,实在馋得不行了,就一个人偷偷溜去后山上抓野鸡……说起来,我还蛮怀念的呢!”凤泽挥挥手,脸上露出向往的神色。

  “想吃野鸡还不简单?等这车过了境,我让他们射几只来,你想烧着吃还是烤着吃都可以。”冷鹤半信不疑,不过看她嘴馋得真切,及时卖个好。

  “当真?”凤泽两眼放光,随即又道:“可我现在就想吃。”

  神龟岭,其形如龟,山峦起伏,遮天蔽日。只有几条狭窄山径自龟背上开过,普通人若靠双脚,没有十来天出不来。

  坐如此快乘,也得两日一夜。

  冷鹤寻思着要不要趁等下休息时命人先弄两只来,给这丫头解馋,可转念一想,万一她趁机用火烟释放什么信号呢?

  “这里山林深,虽有野鸡,却更多财狼虎豹出没。”冷鹤道。

  “你是头一遭走这条路吧?”

  “莫非杜小姐还走过?”

  “虽没亲自走,可也不陌生。昨日在温泉旁边,我见你们公子随身携带的舆图上所标注的大概方位是没错,可细节嘛,就不甚讲究了。”

  “哦?”冷鹤挑眉,“何以见得?”

  “按你们舆图上的线路,得绕过前头那个大山头,少说还得多花大半天时间。而且那边匪寇颇多,常出来作乱,一般的行客因为不知就里,多在此处送命。”

  “一群宵小之辈,我们东周的勇士在战场上杀敌时尚且以一挡百,他们若敢来找死,定教其有去无回!”

  “重点不是这个。”凤泽摇摇头,“不说你们,就是那些常年在九霄走动的商队,恐怕也把这条路当作必经之路,殊不知此处还隐藏着一条参商密道,不仅没有危险,还可直接横度神龟岭山脉,足足剩下半日时间。”

  “竟有此等事?”那舆图他看过无数回,这条路也是他们东周密探们辛苦搭建出来的,本以为是绝佳的选项……

  想不到还有一条采参人的专用密道。

  凤泽见他存疑,便让他取舆图来。一张有些发黑的羊皮卷,上面用黑墨标注着一些重要的关卡和路径,比外头那些商客手里拿的都要细致精确,可见是费了不少心思。

  不过跟师傅藏书阁箱子那几张巨大的诸国舆图比起来,就相去甚远咯!

  于是很快地,凤泽就从上面标注出了参道的具体位置,以及路线,冷鹤看完以后命人探路,果然在她所言的十里地外发现有一条隐蔽的山道。

  山里的樵夫说,往里的确有一个小村落,偶尔会有外乡人去收购人参。

  那村子也委实不大,前后就十来户人家,村口挑着张大幡:鸡茅店。老远就飘着一股子烤鸡的香味,引得人暗暗咽口水不止。

  冷鹤等人反复探了两三回,才决定走这条捷径。一行人在鸡茅店前下马,三四间干净草屋,几张四方桌,两名村妇蹲在檐下拔毛,另有一老汉立在烤架前翻鸡。

  “别瞧人家店小,他家的烤鸡却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地道!”凤泽落座后对冷鹤道。

  若是先前,冷鹤还不怎么信,可眼下见这一只只皮酥黄脆,油光澄亮的山鸡挂在那里,香气直往人味觉里钻,再瞅瞅众人的表情,沉默地点点头。

  这时,老汉拎着几只烤熟的山鸡上来,往桌上的大盘上一堆,取出小刀片了起来。金黄的酥皮下,肉质紧实而不失细嫩,口感饱满不腻,汁多肉弹,连冷鹤这种不讲究吃喝的人,也忍不住吃了大半只!

  “如何?”凤泽掰下一根金灿香软的鸡翅慢悠悠问众人。

  “恩……名不虚传!”

  “我从前也吃过山鸡,却没这个香。也不知他们家用了什么法子?”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