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诱惑
A+ A-

“这个嘛你问旁人没用,我却清楚。”凤泽笑道,“无非两点:一是火候,二是鸡肚子。烤之前先将鸡腹内的东西取干净,塞入人参、鸡枞、红菇等山珍以及十余种香料,再用麻油将皮儿抹了,香蜜腌制半日,如此慢慢烤出,自是色香味俱全了。”

  “如此麻烦?”那人皱了下眉头,吐出一根啃得精光的鸡骨头,道:“就为了一只烤鸡?大费周章。”

  难怪外头都说九霄国民尚奢,一道山间野味就可以看出。

  “杜小姐连他们配方都知晓,莫非是故地重游?”冷鹤眯着眼眸道。

  凤泽嘴角微勾,冷笑道:“天下如此之大,我若挨个走一遍,那不是要耗费十数载光阴去了?无非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在我师傅那大箱子里……”

  “杜国师的箱子?”冷鹤眼中泛过一丝精光,饶有趣味地问:“听闻杜国师曾游历诸国,想来也有自己绘制舆图,不知有何与众不同之处?”

  “不过就是些方便出行的指南,没什么稀奇。”凤泽故意含糊地带过。

  冷鹤肯定不信,所以上路后一直找各种机会与凤泽搭话,弯弯绕绕地打听那箱子里有什么东西。

  凤泽就不吐口。

  冷鹤这下笃定她有秘密在身,想利用她处世经验浅薄的弱点,撬开嘴巴。若非有所忌惮,他恐怕早就在这密林中竖起铁架,要对她严刑逼供了!

  “杜小姐的法子果然妙,如此一来,我们又可省下一日脚程。”马车过坨子山口时,冷鹤抓住时机卖好。

  凤泽坐在他对面品茶,感叹这山泉之水煮出来的茶水就是清甜,窗外是画卷般的山峦河川之景。

  “这都是我师傅的功劳,小女子如何敢居功。”

  “杜国师天纵奇才,可惜埋没九霄,杜小姐青春正好,若是个男儿,必能建功立业一番。”

  “一定要男子?”

  “怎么,杜小姐也有建功立业的雄心?”冷鹤反问。

  凤泽垂睑,淡淡道:“我就是问问。”

  “那你可问对人了!”冷鹤笑了笑,轻声道:“不瞒杜小姐,我东周民风开放,女子若有贤才者,也可去书院入读,其出类拔萃者……”

  “待又如何?”凤泽急问。

  “可举荐为官。”

  当年受叶墨的影响,宗正皇后也曾效其创办了天机书院,每年从国中选取二十名出色才女,开班授课,择优重用。

  凤泽听到叶墨时,眼眸中闪现的神往与激动,可谓半点不掩饰。冷鹤投其所好,将宗正皇后的书院连带东都的繁华,着实渲染了一番,凤泽也非常给面子的揪着他细细探究,俩人自午后聊到黄昏,还意犹未尽。

  说到天下大势,凤泽叹息了一声,隐喻地表达了对九霄制度以及朝中弊病的不满,然后若有暗示地问他:“倘若像我师傅这样的人,在贵国可任何职?”

  “三公以上。”冷鹤不假思索。

  几乎位比王侯了。

  凤泽诧异,没想到师傅你这么值钱啊!九霄国师说着好听,实际没啥实权,连权利的边儿都难摸到。

  冷鹤见她眼睛一亮,随即又黯下去,心里琢磨着有戏,问她怎么了?

  凤泽长叹:“你们东周果然比九霄好,可惜师傅性情顽固,此番怕要辜负贵国的诚意了。”

  冷鹤忙道:“若杜小姐能出面说合,此事定成。”

  “难,难也。”凤泽摇头,忽而一笑,低声问他:“刚才你说东周有举荐女官的先例,先生何不与你们主上举荐了我呢?论谋划国策,我已得师傅真传,至于官位嘛,比师傅矮些也成的,比如九卿之位,先生以为如何?”

  “这……”冷鹤默默地瞟了她一眼,九卿?好大的口吻!“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杜小姐初来乍到,若无十分功绩就贸然授予九卿之位,恐怕朝中其他元老不服……”

  “也是啊。”凤泽想了想,一脸认可的样子,“就是不知要什么样的功绩,才能达到你们王上的标准?”

  “文治武功,任人唯贤。或是击退强敌,或是改革除弊……总之,只要是旁人难以企及的功绩,都算在里头。”

  “如此说来,我倒是有一计……”凤泽迟疑了片刻,喃喃道:“就是不知巨额宝藏算不算?”

  “杜小姐再说一遍?”冷鹤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前朝战王的宝藏!

  那个曾经震慑诸国,常年征战,又喜好敛财的战王……相传他在败走亭山之前,命人将自己收刮来的各种奇珍异宝,全部埋葬在一处隐秘之地。

  原想等杀出重围后,再起出来作为东山再起的资本,谁想兵行至亭山一带,中了埋伏。

  太祖皇帝伏杀战王后,曾在方圆百里地界反复搜索那宝藏踪迹,谁知竟一无所获。

  渐渐地,这宝藏的传说就流传来,衍生出上百种不一样的版本,但结论始终只有一个:找不到。

  莫非真被这个杜来雀给撞上了?

  兴奋不已的冷鹤勒令自己冷静下来,追问凤泽其消息来源。凤泽跟他打了两圈太极,才说道:“有一回师傅不在,我从他房间的床底下发现了一只上锁的大箱子,忍不住好奇撬开来看……”

  那时候她还小,怂恿萧长忆帮她砸锁,俩人废了老大劲儿才弄开,里面一堆的字画。萧长忆随手捡了一卷,不等打开,师傅就从外头风急火燎地冲进来。

  俩人顿时吓傻了,吧嗒一声,卷轴滚到地上,露出一截美人鬓发图……

  “师傅不知,我其实早就将那藏宝图上的内容悉数默记于心,回去后还偷偷画了一幅,就藏在我那虫草帐子的顶上。”凤泽得意地笑道。

  “不知是何等样的地方,让这么多人都找不到。”这一下不仅冷鹤心动,连赵拓也难捺不住,可期望越高失望越大,他们都害怕是空欢喜一场。

  “一个大溶洞。”

  “溶洞乃天然形成,倒也不是不可能。”冷鹤心跳加快,之前很多人都只往那埋字上去想,却从未想过战王当时正在行军,匆忙之间将宝藏放置在隐蔽洞穴内,既不会留下痕迹,也不耽误功夫……杜来雀果然不同凡响!

  “只可惜我没看到那溶洞内部构造图。”凤泽遗憾道。

  “那你能找到么?”冷鹤忙问。

  只要有确切地点,还怕找不到?可是转念又一想,不会是这丫头想出来的缓兵之计吧?

  “当然。我说过的,那地图我早就牢记于心,只不过一直没机会验证罢了。”

  冷鹤与赵拓对望了一眼,赵拓退到山壁后,悄然问他:“依先生之见,何如?”

  “说不好。不过——”冷鹤阴阴一笑,低声道:“富贵险中求。她现在人在我们手上,若找不到宝藏,老子就一刀宰了她祭山神!”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