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夜乱
A+ A-

店家忙道:“就来就来,几位莫慌!”

  “我说先上鸡就先上鸡,你这店家莫非是老糊涂啦?”凤泽跑到邻桌,一屁股坐下。

  那店家正要去装水,见状有些发愣:“几位原来认识?”

  “岂止认识。”对面杜陨淡淡一笑,“我也不知作了哪辈子孽,收了这么个让人不省心的徒弟。”

  “我这不好好的?”凤泽接过一旁萧长忆递上的菜粥,喝了一口,这饿了大半日,连粥都觉得美味啊!

  “赵拓人呢?”他问道。

  “他嘛……”凤泽抿了抿嘴角,莞尔一笑:“被我骗进了迷魂洞,估摸着没个三五日是甭想转出来了。”

  “此举太险,不可再用。”萧长忆听完摇头。

  杜陨深以为然,颔首道:“另外,你下次要是再跟将信号留在茅厕里……”

  “师傅,我在吃饭呢。”凤泽有些闷闷地嘟哝。

  她也是没办法嘛!赵拓等人将她看得那么紧,也只有上茅厕时才能有片刻自由,正好鸡茅店里有一个男女公用的大茅厕,她就在里头留下暗号,让他们在此处等她至今日天黑。

  “迷魂洞只能困住他们一时……”萧长忆看了眼杜陨,缓缓道。

  “杀不得。”杜陨皱起眉头,淡声道:“现下诸国形势看似风平浪静,实则山雨欲来,若贸然斩杀别过来使,恐怕会落人把柄。”

  来时马车去时马,落日悠悠村寥寥。

  相比于闭塞的马车,凤泽倒更喜欢这种旷野驰骋的自由畅快,一行人三匹马,特意避开官道来走。

  本想顺带欣赏一把炊烟袅袅,鸡犬相闻的乡村趣景,谁想这一路行来,人烟稀少,十室九空,几个村落都空有破屋荒田,一个百姓也无,真是怪哉。

  好容易在那村田尽头瞄到一缕青烟,凤泽激动地差点从马上摔下来!

  “请问有人吗?”凤泽牵着马,站在篱笆门前,心想我长得有那么吓人么?方才还见那么烧柴禾呢。

  敲了好半日,才见一名约莫五十来岁,穿灰色短褐的老叟探身出来,问道:“姑娘找谁?”

  “路过,想借你家炕铺歇一宿,成么?”

  “等等啊——”老叟跑过来抽开柴门,又上下打量凤泽三人,瞧见那马有些害怕的样子,后退两步道:“寒舍简陋,几位怕是住不惯了。”

  “店家客气,我们住得。”杜陨从袖子里掏出几块碎银子,放到他手里。

  老叟见了惊道:“使不得!”

  杜陨微笑着示意他收下,老叟见他举止儒雅有风度,跟着的男女比那年画上的金童玉女还俊,有些不好意思道:“乡野人家没什么好东西招待,几位有什么需求尽管张口便是……”

  凤泽扫了眼简陋的小院和那几间光秃秃的土胚草房,心想外人都道九霄富庶,可百姓之家亦不过如此,不知别的地方又是何等光景?

  半夜,一阵马嘶喧嚣声将众人吵醒。

  红色的火光射进窗缝,有人在外砸门,声音极其蛮横:“开门,收租子了!”

  接着是老叟的叫唤声,还有他儿子小泥巴愤怒的骂声:“没有租子!你们这群恶人,比山上的豺狼还狠毒,放开我爹!”

  “小兔崽子,找死啊!”

  “来人,给我搜!”

  一阵乱七八糟的声响从外面传来,凤泽刚坐起身子,瞥见床头多了个身影,杜陨低声道:“别怕。”

  “碰碰——”几声,屋内的门被悉数撞开,明晃晃的火把冲进来,那人怔了一下嚷道:“罗老大,这屋里有个女人!”

  凤泽本是和衣而睡,穿了鞋子便跳下床,这时一名大约二十来岁的凶恶青年跑进来,满屋火把星子乱飞。

  “好标致娘们儿……”凶恶青年凑上来,随即嗷一声,被杜陨踹出去。

  凤泽道:“师傅,咱们也出去,免得这群疯狗弄脏了老伯的屋子。”

  与此同时,隔壁屋子也传来“通通通”地砸人声,萧长忆散漫地抬了抬衣袖,将人悉数丢了出去。

  凶恶青年带人将他们团团围住,火光照射在他们凶神恶煞的脸颊上,老叟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磕头道:“求求你们高抬贵手吧!他们只是路过,没有欠你们租子……”

  “死老头,你找死呢,居然敢找帮手!”凶恶青年扶着差点被踹成两截的腰,一双贼眼在凤泽神色扫来扫去,猥琐道:“反正你也没钱,不如就拿她抵债吧——”

  “我有我有,我这就给你们!”老叟从兜里掏出那几块捂得有些温热的碎银子,双手奉上。

  “爹,凭什么给他们!那是拿来……”小泥巴声音悲呛,那是准备拿来赎大哥回家的钱呀!

  “就着点?”凶恶青年冷笑,一把打掉他手里的银子,指着凤泽等人:“兄弟们一起上,公的杀掉,母的活口!”

  “你去死吧!”他的话未落音,小泥巴忽然挣脱束缚,冲上去抱住他,吼道:“姓罗的杂碎,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小泥巴自知瘦弱不是他对手,撞上的瞬间张口就咬下去,罗知猝不及防,被他咬住了臂膀,顿时疼得大叫,他是习过武之人,劈手一掌砍下去,小泥巴整张脸都扭曲起来,却依旧死死咬住他不放。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罗知的爪牙见状,抽刀顺砍过来,眼见这一刀下去,小泥巴就要头身分家。忽然间寒光一闪,那人手里只剩半截刀柄,接着是一片惨叫,萧长忆身影快如流星,将小泥巴和老叟救了出来。

  罗知等人倒了七八个,就地打滚,方知今夜遇到棘手的。

  杜陨上前一步,蹙眉道:“你们究竟是何人?竟敢在此草菅人命?”

  罗知阴狠地斜了一眼他身后的凤泽,冷笑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是他先袭击我,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

  “谁欠你们钱!”小泥巴疼得呲牙咧嘴,仍不忘与他对峙。

  老叟抹泪无奈道:“几位有所不知,我们这里原本家家有田,户户有地,可自从十年前开始,村里的税赋一下翻了七八倍!大伙儿交不起,就被逼着将天地贱卖给那黄首富,此人为富不仁,将田地买去后次年再以高价租给佃户,你若不租就将你合家老小全部撵出去……”

  “我们辛辛苦苦种一年庄稼,还不够他收租!没几年光景,村里人都揭不开锅盖,欠着那黄首富许多银子,没钱还时,他便来抢人。漂亮的闺女,有力气的小伙,全被他们抓去抵债了!”小泥巴在一旁怒道。

  “小兔崽子瞎嚷嚷什么!小爷我是看你们可怜,给你们找活干……”

  “我呸!”老叟朝着罗知的方向用力啐了一口,“那方家的大丫和周家的雀喜几个,被你们这黑心肠烂肚的卖到哪里去了,别教我骂出你祖宗来!”

  “自是挣钱的好地方。”罗知等人会心一笑,目光始终粘在凤泽那边,心道若能捉住此妞,卖到城里天香院去,兄弟们一整年的嫖资都有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