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不见了
A+ A-

杜陨见他如此行迹丑陋且不加掩饰,冷淡道:“你姓罗?”

  “小爷是姓罗,怎么,不服?”罗知虽有些忌惮其身手,可一想到自己人多,便不怎么放在心上,挑衅地道:“实话告诉你,这方圆几十里,无人不认识我罗爷,识相的话把这妞留下,给爷磕三声响头,爷就饶了你俩的狗命。”

  “磕头?”杜陨淡淡地挑眉,“只怕你受不起。”

  “哈哈哈——”罗知仰天大笑,他旁边的刀疤男道:“我看你斯斯文文像个读书人,是读书读傻了吧?像你这样的,老子每隔个把月都要宰上两个过过刀瘾!”

  这时,一阵凄厉的惨叫划破长空。

  一名小女孩凄厉的哭叫声从东面传来:“爹——娘——”

  老叟面色一变,颤声道:“是朱大嫂子家,是朱大嫂子家!小泥巴快去瞧瞧——”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小女孩呜咽的鸣叫声清晰地传入每个人耳中。

  在不远处的小道上,一名大约十二三岁的小女孩狼狈地奔跑,她身后紧跟着一大群猥琐的强盗。他们欲擒故纵,故意将小女孩赶来赶去,时不时伸手将她扯碎她的一片衣襟。

  小女孩顽强地躲避着,细弱的胳膊疯狂抓刨,她挥舞着手里细小的镰刀,在那群男人的嘲笑声中拼命反抗着。

  “我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你叫罗知是吧,我记住了。”杜陨转过身牵起凤泽,对他道:“有什么遗言要交代吗?”

  “哈哈——”罗知嘎嘎的笑声忽然中断,他低头不可思议地望着胸前的短剑,噗通滚倒在地。

  “月华,看好鱼儿!”杜陨话音未落,身形已经飘然远去。

  他本来以为只是寻常酷吏,只需要亮出身份恐吓一番,令其收敛。待还朝后,再责令地方官问罪,如此也不必节外生枝。

  有所为而有所不为。

  今夜之事注定不会善了。杜陨满手血腥,所到之处如阎王收割,自从接回鱼儿后,他本不欲再造任何杀孽,可这世道又如何允你独善其身?

  如果有什么罪孽,就让自己来承担吧,与两个小辈无关。

  杜陨望了一眼灯光昏黄的屋子,颤抖的火把下,他面无表情,手中短剑上饮血,一身素衣无尘。

  “你、你究竟是何人?”那一双双狰狞的目光化作如见鬼煞般的恐惧,哪怕是弃刀而逃,也逃不过被一刀剜心的结局。

  这不是人,是夺命罗刹。

  “怎么样,这里疼不疼?”屋子里,凤泽帮小泥巴检查背脊,小泥巴“嗷”了两声,笑着摇摇头:“不疼。”

  “看来没伤到骨头。”凤泽莞尔,这小孩细看还蛮清秀嘛,就是太瘦了,细脚伶仃的。

  “大哥哥好厉害啊,叔叔也好厉害,你们就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吧?”小泥巴一脸崇敬地望着萧长忆。

  他正在给老叟上药,闻言微微一笑:“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说的就是你这种人了。”

  “他就会逞能!嗳——”老叟语气虽重,目光却闪烁着慈和。

  凤泽低头浅笑,余光落在门口处,有什么东西晃了下,细看竟是一把尖刀笔直地朝小泥巴背脊插过来。

  “月华!”

  萧长忆听到这声惊呼,回身抽起桌边长剑,哗地一声银白光芒闪过,罗知右手齐腕落地。殷红的血如泉涌般喷薄而出,汩汩流了一地,目光所触及处均是一片血海……凤泽失常的尖叫声划破长空。

  “鱼儿——”杜陨从外头冲进来,将她一把抱在怀里,安慰道:“没事没事,鱼儿,师傅在这里!”

  “我……我……”灯光下,凤泽面色一片惨白,浑身冰冷,几乎说不出话来。

  “她这是……”萧长忆眉头深锁,忽然心中一动,“怎么会这样?”

  “是我的疏忽,忘记告诉你,鱼儿她不能见血。少量还可,若是像今夜这般……”杜陨深深叹了一口气,取出银针,开始替她针灸。

  半盏茶功夫后,凤泽情绪方平稳下来,脸上也逐渐恢复了血色,杜陨怕她再受刺激,最后一针落在睡穴上。

  “先生,鱼儿这病多久了?”

  “我也是两年前才发现的,现在想来,大概从她来羽都之前就是如此。”杜陨将凤泽抱回床上,盖好被子后,方缓步而出,轻声问:“月华,鱼儿的病症你可否为她保密?”

  “先生请放心,月华死也不会泄露半字。”萧长忆沉声保证。

  杜陨拍拍他结实的臂膀,淡声道:“很好,老侯爷一生最骄傲的就是生了个好儿子。你随我出来去善后吧。”

  外头,犹如惊弓之鸟的村民已经聚集起来,发现那些一直欺压他们的恶人都死了,说不出的激动。

  小泥巴端了一盆温水进来,也学着萧长忆的口吻称他“先生,洗洗手吧”,村民们在外头跪了一地,哭道:“多谢恩公出手相助!”

  杜陨让老叟去叫他们都起来,一院子老弱病残站在春夜的寒风中瑟瑟发抖,老叟道:“先生今夜为了救我们才杀了这些人……所以请恩公放心,若是官府追问起,我们一定不会供出你们来。”

  “感谢恩公为阿篮报仇,请再受阿篮一拜!”那个手持镰刀的反抗的小女孩从人群里钻出来,重重地磕了个响头。

  杜陨忙将她牵起,对众人道:“人命关天,这些人平日里作恶多端,就算官府来了,也只会剿灭,断没有助长的道理。”

  “先生,他们就是官府的人!”

  “是啊是啊,尤其那罗知,仗着自己有个小老婆妹妹,成日里作威作福,杀了我们好多亲人!”

  “恩公是好人,你们赶紧离开吧,等他们的人来,可就走不掉了!”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无非是劝杜陨等人远走避祸,这时,小泥巴忽然怪叫了一声。

  众人忙问怎么了?

  小泥巴指着门口那一大滩血迹,嗫嚅道:“罗……姓罗的不见了……有鬼!”

  杜陨和萧长忆回头一看,也是略略吃惊,杜陨道:“想不到这人不仅心脏位置和旁人不同,命也比别人更硬,居然从你我眼皮子底下溜走。”

  经过查探,发现那血迹一路淋漓到村口大柳树下,眼尖的村民发现,罗知平日里常骑的那匹大花马不见了。

  众人议论纷纷,有人道:“这可如何是好?他这一去,定然不会善罢甘休,若他把官兵招来,我们全部都会死的!”

  “这个罗知到底有什么背景,让你们害怕如斯?”杜陨忍不住问。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该不该告诉。最后还是小泥巴说了出来,那罗知有个妹妹,是虞府大管家秦老七的第五房小妾。

  虞家背后有皇后撑腰,家大业大,门口一条看门狗都比一般的地方官有脸面些。

  “恩公,不是我们不留你们,实在是那罗知来头太大啊!”村民们无奈道。

  杜陨不怕虞家,可朝中关系错综复杂,牵一发动全身。他若贸然插手,势必会惊动上面,往后再想要明哲保身,可就不能了。

  为了鱼儿……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