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犀角帮的人
A+ A-

杜陨从怀中掏出一摞银票,递给老叟:“既是如此,麻烦您老将这银子与大家分一分,辎重等物一律不要,大伙儿收拾细软避祸去吧,到一个安宁地方,买上几亩地,今晚的事就当没发生过。”

  “恩公真是大善人呐!”村民们有的抹泪,有的饮泣,一名老妪哭道:“不是我们不想走,而是我们的亲人都在矿山上,我们走了,他们就遭殃了!”

  阿篮也呜咽道:“是啊恩公,我大哥和二哥都被他们抓走,现在也不知在那座矿山上做苦工,我都有两三年没看见他们了!”

  “我哥哥石头也被他们抓走了!”小泥巴愤愤道。

  萧长忆则低声道:“先生这些年不曾离开过羽都,殊不知今日的九霄早就不是先生当日所知的九霄。”

  国中矿产丰富,可半数以上都掌握在以虞氏为首的世家大族手中,连官矿都不能与之相比。民间财富被稀释,百姓沦为矿山血工,拿着微薄的报酬出生入死,光是在洪州地界上,过去三年内就爆发过小规模农民起义事件十几回,都被当地富豪和官府派人镇压,死了人就埋进废弃的矿场,不予上报。

  九霄的律法,私人也可以采矿,但是要缴纳高昂的税赋。是以很多小型矿场,与当地官方勾结,瞒而不报,已经是底下公开的秘密了。

  杜陨转头,望着他淡淡问道:“月华,还记得我第一次教你练剑时说的话么?”

  萧长忆微微动容,漆黑的瞳孔如冷夜清辉般晃着漠漠霜冷:“要么不出手,出手必是杀招!”

  *

  凤泽一觉醒来,外头天光大亮。

  厨房里,小泥巴正在烧火做早膳,锅里飘来苞米野菜粥的清香。杜陨从外间进来,这一夜他忙着指挥村民掩埋尸体和血迹,只天亮时勉强打了个盹,那双沧桑却不失濯亮的眼眸里布了少许红血丝。

  “师傅,你下次可不可以别扎我睡穴?”凤泽哼唧了一声。

  杜陨洗把脸,神色好看了些,淡淡道:“先吃饭,我已经叫月华去牵马,即刻就走。”

  “为何如此着急?”

  “等路上再跟你详解。”

  三人牵马至村口,村民纷纷跑来相送,小泥巴将自己好容易存了一点干粮都包上了,硬要塞给他们。

  凤泽只象征性地取了个馒头。

  “师傅,咱们走这条山道吧!从这里上去,再往东,穿过那片密林就是去往县城的官道了。”凤泽道。

  杜陨应了一声,勒马朝上去,凤泽欲追,却被萧长忆兜头拦下。

  “你作什么?”

  “先生的意思,让我先送你回京,此事他自会处理妥当。”

  “不行,万一那些人对师傅不利怎么办?”凤泽蹙眉,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件事背后牵连的利益甚广,恐怕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诶,师傅回来接我了!”

  萧长忆诧异地回头,凤泽“吁”地一声,扬鞭打马甩了他就跑。他似乎微怔了下,嘴角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浅笑,眼见凤泽飞扬的背影消失在山道转角处,这才挽佩追了上去。

  “师傅——”凤泽嚷了一声,杜陨勒住辔头,神色有些责怪道:“你跟来作什么?不过是几个小喽啰,为师见了山亭县令,自会让他抓人放人。”

  “虞氏爪牙遍布九霄,此处不过冰山一角罢了。师傅为何不索性上一道折子,将这里的情况向陛下详细阐明?”

  阐明?朝堂之事牵一发而动全身呐。

  “鱼儿,还记得为师教你的处事十四字真言么?”杜陨沉声问。

   “不关己事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凤泽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八年了,师傅总是这般尽己所能地远离朝政,难道这样就真的可以高枕无忧呢?

  所谓唇亡齿寒,此乃大争之世,所有的繁荣安宁不过表象罢了,朝中那帮老顽固自欺欺人,难道师傅也要陪他们醉生梦死么?

  “鱼儿啊。”杜陨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叹气道:“你说你又不是九霄人,咸吃萝卜淡操心干什么?”

  “可我在九霄长大啊,师傅。”凤泽心想,我们除了在这里,又能去哪里。

  “先生可否容月华一言。”萧长忆策马上前道,“先生方才言之有理,先生身为国师不宜离京太久……此事不如交给月华,您带着鱼儿先行回京,月华定然将那群受难村民安置妥当后,再回京见您。”

  “如此亦非不可。”杜陨赞赏地瞅了他一眼,调头对凤泽厉色道:“就这么定了,你过来,鱼儿。”

  “既然来了,就一个都别走!”

  凤泽正磨磨唧唧想托辞,一个声音从山顶传来,杜陨和萧长忆齐齐抬头,只见夹道两边不满人影,少说也有三四十人。

  “来者何人!”萧长忆气沉丹田,声音穿透枝叶,山林都为之一震。

  “我呸!”一个秃顶大肚的汉子钻出来,揉着被枯枝砸到的左眼,辱骂道:“嘿你个直娘贼的,比声音大啊!”

  他的声音听起来像鸭叫,嘎嘎嘎的。

  旁边一个短腿赤膊的小声嘟哝了一句:“一女俩男,男俊女俏,就是他们了!额滴娘诶,这小娘子生得可真俏!”

  “可惜罗爷钦点了……”

  “罗知的人?”萧长忆皱了皱眉头,眼前一群人分明作山匪打扮,说话粗鄙市侩,不像伪装。

  “大胆,罗爷的名讳也是你叫的!”公鸭嗓嚷道。

  萧长忆冷笑了一声,抽出背上长剑,纵身跃了出去。

  “反了反了,都给老子上!”

  “先砍死小的,再对付老的!”

  “嗳哟——”

  各种厮杀谩骂声充斥着山林,凤泽虽然看不见,却能想象那是一个怎样血腥的场面。她只能尽力地不去想,耳畔时不时有刀光剑影,呼呼的风声,还有人中招的惨叫。

  山匪彪悍,且狡猾。一面派人将萧长忆拖住,一面朝杜陨师徒二人过来,主要是看杜陨气质偏于儒雅,以为是个好欺负的主儿。

  谁知人还没靠近,就被他飞掷过来的树杈穿破了喉咙,山匪吃了一惊,兵分五路包抄。

  他们用的都是流星锤、九环大刀一类重器,近身搏斗的话,杜陨的短剑显得有些吃亏。萧长忆以一挡二十,对方偏有一个身形魁梧如巨人般的大汉,与他缠斗不休,一时难分胜负。

  那大汉身壮如牛,一拳砸过去,碗口粗的大树立马碎裂。哐哐哐接连七八拳,每一拳都非常快,并非一味使蛮力,随便沾上一点,足以令人骨骼破裂,肝胆俱碎。

  “你是犀角帮的人!”萧长忆面色有些震惊,没想到在这闭塞的僻野之地,居然会遇上昔年号称天下第一拳帮之人的传人。

  他们帮的拳法以刚猛著称,却富于变化,哪怕以阴柔灵巧著称的南面派高手遇上,也十分头疼!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