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面具下
A+ A-

“小子,算你有点见识!”汉子嘿了一声,手下却丝毫不含糊,配合其他十几个匪徒,对其发动猛攻。

  萧长忆既知他那拳风亦可摧毁人经脉,便以长剑为盾,将他暂时锁在两步之外。围攻他的匪徒,死了七八个,剩下的不敢小觑,紧紧围绕在他身边伺机而动。

  流星锤专克杜陨宝剑,且对方占了兵器便宜,无奈之下硬接了几招,右手虎口开裂,殷殷红血顺着手腕往下滴,素衣上梅花点点。

  “鱼儿,走!”杜陨瞅准时机,将凤泽推上马背,剑柄用力砸向马臀。马吃痛狂奔,愣是从中间闯出一点路来,有人嚷道:“追上她,不能让她跑了!”

  有人从怀里掏出几个铁蒺藜,甩出去。

  凤泽忙勒住马缰,回身调头,鞭子用力打向旁边那匹空马,嘶地一声蹿了出去。

  萧长忆一面挥剑锁那猛汉的拳头,一面腾出手对付后面的偷袭,只受了些轻微擦伤。犀角帮的人大怒,圆眼暴凸,单拳换作双拳,力道用了十层!刚猛之拳,非一般兵刃可破,他对准萧长忆的剑砸来,后者手臂震荡,喉中立马一股腥甜。

  萧长忆阴沉着脸,将那股翻腾的真气硬压了下去。

  杜陨见凤泽被困,欲纵身营救,却被流星锤伺机缠住了左腿。凤泽纵马乱蹿,那些匪徒知她不会武功,一心要生擒,所以都耐着性子设法围堵她,而不是痛下杀手。

  “小娘子好烈性——”

  “嗳哟,我腿!”

  有人被踢了一脚,怒气腾腾地拔刀,扬言要将她砍下来。

  “放箭!”

  凤泽吃了一惊,忽然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背长弓的魁梧汉子朝她奔了过来,身后还领着一队人马,却是吴旷达。

  “吴叔,你可算来了!快去帮他们!”

  吴旷达是老侯爷留下的旧臣,对萧长忆如长辈般呵护,又如下属般敬重。他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在救下凤泽侯,立马朝山贼放箭,呼声所到之处,无不一击毙命。

  “吴叔叔好箭法!”凤泽赞道。

  吴旷达上箭挽公满如月,一气呵成,对准那个意欲偷袭萧长忆的山匪。萧长忆手腕一转,冰冷的锋刃插进对方胸膛,九尺高的猛汉哀嚎一声,喷血而亡。

  众人一拥而上,将剩下的匪寇全部杀死。

  “杜小姐谬赞了。”吴旷达松了一口气,回眸一笑,颇是憨实。

  这时,有人在丛林里的壕沟中发现了几个浑身是伤的人,杜陨亲自过去查看,不过是些村民罢了。

  “大人,这里还有一个活口!”一个侍卫喊道。

  “带走。”杜陨扯下一片衣襟,用止血药粉简单地包扎了下虎口,“此地不宜久留。”

  “师傅,你的手……”

  “小伤,无妨。”杜陨摇头,示意大家安静。

  午后的山林,春日妩媚,撒下道道金光,林中却无一只鸟鸣,安静地近乎诡异。未几,一只红嘴黑鸦“呱”地冲天而起,沙沙的细声越来越密集,吴旷达第一个皱起了眉头。

  他们被包围了。

  对方起码有好几百人。

  训练有素,整齐地隐藏行踪……吴旷达不陌生,这是军人才有的素养。

  呵,官府。

  “请问来人可是亭山县令张夜?”吴旷达高声问。

  “你们闯了我的地盘,杀了我的兄弟,就没有别的话可说?”对方沙哑地嗓音缓缓问道。

  “区区毛贼耳,杀了便杀了,何如?”吴旷达冷笑。

  “不自量力!”对方怪笑了一声,下令:“杀!”

  几十人对几百人,再是精锐,也不由地胆寒。凤泽有些担忧地望了一眼师傅,杜陨眉头紧锁,对萧长忆和吴旷达道:“想办法杀出一条路,带月儿出去。”

  “杜大人,他们恐怕不是一般的亡命之徒。看他们行脚,七成倒像是训练有素的军人,今日是旷达托大了,应该多带人手的。”

  “这不怪你。”杜陨扫了一眼正一步一步朝他们靠近的人,“恐怕连陛下都没想到,就这么一小片山林子里头,居然藏了近千数‘匪寇’。”

  “咱们陛下没想到的可不止这些。”在洪州见多了这些把戏的萧长忆,勾唇道,“吴大人等下带着弓箭手先突围,我断后,先生带着鱼儿居中,大家听我令换阵。”

  “是!”侍卫们齐声回答,表情坚毅无惧。

  一声令下,无数的人朝他们涌了过来,天地顿时成了修罗场,无数的人倒下,无数人冲上来。凤泽知道此时此刻,自己帮不上忙,唯有能做的就是努力不拖后腿,并且相信。

  相信他们一定可以突出重围。

  山林中弥漫着呛人的血腥味,凤泽紧张地掐紧了自己的手心,冷汗淋漓。杜陨在她耳边温声道:“什么都不要想,也不要看。”

  “嗯。”凤泽用力点了下头。

  很快,吴旷达等人的弓箭就用完了。他暴喝一声,抽出背上长剑,带领剩余的十一名弓箭手冲了上去。

  人群中的吴旷达非常骁勇,基本是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无人能及。众人士气大振,跟着突围,萧长忆在后面竭力拖住对方。

  不远处,一个戴着黑色铁面具,身披玄色披风的男子举起手中弓箭,瞄准吴旷达的背影。

  “谁都不许后退!一起上,拖死他!”

  “谁后退就杀谁,妈的!”

  这种人盾战术,是战场上对付特别厉害的敌人所用,吴旷达深知其厉害之处,连忙抽回长剑,凌空,旋转,立马倒下十几个。

  再一转,又是十几个。

  此乃他的成名绝技,曾在战场上绝处逢生数回,提一口真气可转三个回合……

  “吴三旋?”面具男子愕然地望着眼前的情形,手中的箭迟迟未射,倒是他旁边一个小喽啰等不及放了把冷箭。

  “谁让你放的!”面具男子大喝一声,转身一脚踢飞小喽啰。

  “旷达小心——”杜陨腾出手夺过一把剑飞了出去。

  “多谢!”吴旷达连转了九圈,真气在体内暴走,说话有些不稳。

   “住手!全部住手!”面具男子疯了一般怒吼。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双方都怔了一下,面具男子身边几个大汉互望了一眼,纷纷抽出长刀,对着他道:“继续!一个都不准停听到了吗!给我杀!”

  “你们可知道他们是……”面具男子恶狠狠地瞪着那几人。

  “谁来也得死,这是主子的命令!别怨我没提醒你,夫人那边……”

  “我自会去解释,你让他们全部停手!”

  “不可能!”那人斩钉截铁道。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面具男子忽然暴吼,将那几人全部杀了个干净。

  和萧长忆等人厮杀的那伙人一下子分出两拨人,其中一拨朝面具男子奔来,另一拨飞快地跟上。

  “你可知你杀的是谁?”第一波朝他奔来的人冷冷道。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