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截杀
A+ A-

“叶眉,你爹娘每次回来都是走的这条路吗?”薛易不断穿梭于枝繁叶茂的乔木上,注释着下方道路上车辙与马蹄留下的痕迹问道。

  

  小姑娘咬了咬手指上残留的糖分,想了想随即说道:“好像是唉,娘跟我说过这是什么官道来着,因为比较安全,所以爹娘每次都是途经这条路回来的。”

  

  “这样的吗?”薛易听后神情略微凝重。入世之前,薛易早已通过老头子与历代史书杂书了解到目前西楚的现状,可谓是宦官当道,民不聊生。官道所谓的安全,要说他相信,固然也是不可能的。

  

 薛易抱着叶眉如轻盈春燕般,起落于乔木树尖,衣襟却不沾一片枯叶,看得叶眉也是一阵惊叹。

  

  老头子教与薛易的这套身法名为《燕子三抄水》,自李碳花李老之后便没有人能将其修炼到洞彻之境,薛易也是凭借打破周天极境才达到入微的境界,而想要修炼到下一个境界明查,还需要不断的积累突破。

  

  壁刃千丈,无欲则刚。薛易打算顺其自然,倘若急于求成,反而会更容易卡在桎梏之上。

  

  

  穿过茂盛的乔木林,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空旷地带。薛易得叶眉告知她爹娘应该就在前面不远处,而薛易看着地上凌乱的车辙痕迹,心中不安感越发浓重。

  

  “咦,到了吗薛易哥哥?”叶眉见薛易伫立凝视前方,疑惑地问道。

  

  薛易点了点头,沿着车辙的痕迹继续赶路。“应该快到了……”

  

  “哦,好吧。”叶眉看了看手中的糖葫芦,吞咽了下口水。她一串也舍不得吃,只为了给爹娘一个惊喜,不过想到能立马见到爹娘,嘴里也是挂着笑意。

此时的天灰蒙蒙的,像似大雨随时都可能倾盆而下。

  

  ……

  

  “我恨哪!聚义堂!你们要杀要剐冲我来,侮辱我妻,此仇不共戴天!”中年人披散着头发,右眼球被一把利刃刺穿,衣服上沾满鲜血与污泥撕心裂肺地吼道。

  

  “啊!”看着自己妻子被人奸杀,叶泽恨自己从未习武,连自己心爱之人都不能保护,看着周围来截杀的这群悍匪,怒火让叶泽忘记了脚筋被挑断的感觉,强忍着剧痛将插入右眼的匕首拔出,想要掷向匪首。

  

  “叮!”刀疤男挥动手中的制式唐刀,看了看身后满箱的珠宝首饰,桀骜冷笑道:“没想到叶泽老爷您会亲自押送这批首饰,这油水小的吃得很足,夫人也很不错,至于报仇?呵呵,令嫒我会替您好好照顾的。”

  

  “噗哧。”话音刚落,刀疤男便揪起叶泽领口,唐刀刀尖穿过叶泽胸膛随后定在了粗大的乔木树身,向身后的人招招手道:“事情办完,扯呼!”

  

  刀疤男派人扛着装珠宝首饰的箱子,沿着计划好的路线朝着聚义堂奔去,这票做的够大,也干净利落没有一个活口。

树林阴翳,翠绿的叶片滑落着一滴滴殷红的血珠,浸染了其下的土地。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