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夜行
A+ A-

将叶眉小心翼翼地抱上床榻,薛易用真元烘干了她的衣物,给叶眉搭上被褥,烧了些姜汤,用真元稳住了她的脉象,离开了叶氏的客栈。

  

  夜黑风高杀人日。暮色逐渐吞噬着一切,包括阳光。花费了些许时间,薛易打听到了聚义堂的所在。月辉映照着他的脸庞,显得格外冰冷。

  

  入世炼心,极其艰苦。

  

  薛易六岁得知自己身世,与山角下的那些村童玩耍时常羡慕别人能得到父母的关爱,而自己却被抛弃,但好在老头子对自己还算不错。

  

  十二岁,已跟着老头子习武六年的薛易已经能运转十二周天。薛易亲自封住了自身的泪腺,世间文字八万万,唯有情字最杀人。不过即使这般,薛易相比于老头子心若冰清,波澜不惊的境界还是相去甚远。

  

  十六岁,薛易亲眼目睹那个山角下的村子,他从小长大的村子被人屠杀得只剩残垣断壁后他疯狂了。

  

  之后的几天,薛易向老头子讨问这世间存在的诸多问题,他想要修正,却感到很无力。而老头子给的答案,便是让其入世亲自追寻。

  

  不急不躁,念由心生。

  

  薛易孑然一身,向着灯火通明处缓缓走去。

  

  ……

  

  “哈哈!刘大人,叶泽已死,只独留其老母与女儿,今后这青石镇便是你我二人说话了。”季鹰揉着怀中美人的胸脯,对着面前那人笑道。

  

  “那是当然,叶泽平日里处处与本官作对,本官早就看他不顺眼。不过季老弟啊,你看这劫得的这批货,咋们怎的分呢。”被季鹰称作刘大人的中年男子揽过一穿着薄纱的少女,将其按到自己圆润肥大的肚皮上,喝下少女递上酒尊中的琼浆。

  

  那少女被刘大人的猪手游走全身,脸色变得绯红,却不敢吭声,只得不断倒酒,任其玩弄。

  

  看着刘大人一脸享受之意,季鹰心中冷笑,这老狐狸,八成是想拿那批唐刀的事要挟自己,多拿些油水。想了想日后需要合作的空间还很大,季鹰嘴角抽了抽道:“那自然是刘老哥你六我四了,这次事情能办成,刘老哥提供的那批唐刀功不可没啊!”

  

  季鹰特地将唐刀二字咬重了些,意在提醒刘大人别太贪,否则大家都不好过。

  

  刘大人怎地听不出季鹰话里的这番意味,露出半嘴黄牙笑道:“唐刀的事不过是小意思,既然老弟你执意要老哥我多拿,那也是看得起老哥我是不是?怎能推让呢,哈哈!”

  

  “刘老哥说的对,来来喝酒喝酒,今日得尽兴,哈哈!”季鹰皮笑肉不笑的向刘大人敬了杯酒,心底里却在骂这刘胖子不厚道。

  

  刘大人将酒一饮而尽,随即看向了身旁的少女,邪笑着说道:“喝酒有什么意思,咋们不如玩玩这个小浪货。”话音刚落,便迫不及待的将轻纱少女压倒在地,撕开少女的衣襟亲了上去。

  

  “啊!救命,不要,放开我!”轻纱少女再也忍受不了这满嘴口臭的死胖子的骚扰,大喊道。为了替父还赌债,她不得不卖身给聚义堂,却没想到第一天便会被人羞辱。

  

  就在少女认为自己即将被凌辱时。

  

  那刘大人停止了动作,少女感觉有些湿热的液体滴落在她的脸颊。

  

  “啊!死人了……”睁开眼睛,少女看到的却是被开膛破肚的刘大人,他那原本圆润肥大的肚皮此时却被一把长刀纵向拉开一个大口子,肠子流出挂在边上,一滴滴猩红的鲜血掉落在她身上。这一幕直接将少女吓昏了过去。

  

  “你!……你到底是谁?……”季鹰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少年有些惊慌和害怕,此人居然能轻易潜入聚义堂且不被自己发现,实力绝对不在自己之下,很可能更高。

  

  薛易抽出带血的唐刀,冷笑道:“这唐刀还真是好用,你想怎么个死法?”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