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初识
A+ A-

晨曦洒落,过去的种种浮现在薛易脑海。

  

  脚步未曾停歇。有时候,薛易真的不知自己追求的是什么,剑道的巅峰?还是救世人于水火?

  

  “过了这片山,便是南阳郡了。”薛易望向前方这片突兀间横断在他面前的山林,传闻此山名为勿忘山,倒是挺有意思的。

  

  一百多年前,地阶宗师顾羽触碰禁忌,修炼邪法,被朝廷膝下鹰犬杖毙于此地。期间有一普通女子同其埋骨于此,死前悲呼勿忘我,众人壮之,故此山得名“勿忘”。

  

  邪法么,薛易倒是嗤笑一声。湘西赶尸术,巫蛊在外人眼中都是旁门左道。而在薛易看来,有时候错的不是功法,而是使用它的人。

  

  茂密树丛,绿意盎然。薛易展开《燕子三抄水》身如轻燕,脚尖点过一片绿叶。

  

  自从到了玄阶后期巅峰后,薛易可以说就连呼吸时都在修炼。在更亲近大自然的地方,修炼起来更加的顺畅。

  

  一滴露水穿过薛易的身体,鸟儿在他衣摆下与之相遇,沾湿了青羽。

  

  莫不是李老与老头子有过命的交情,薛易估计连这身法的皮毛都学不到,听老头子说,这《燕子三抄水》可以登上顶级身法的名列。

  

  “嗷!”山林间传出一声虎啸,薛易侧身躲过了扑向自己腰间的一爪,抬头打量着眼前这头吊睛虎,觉得有些怪异。

  

  一头吊睛虎喘着腥臭的鼻息,舔了舔满是污渍的虎牙,盯着面前的大餐。

  

  这吊睛虎同他之前所见的不同,双目血染,眸间隐约有煞气流动。

  

  “吼!”那头吊睛虎怒吼一身,再次咬杀向薛易,而薛易也不在躲避,迎身上前真元灌入右拳抡了过去。

  

  “咔嚓!”骨裂的声音传出,吊睛虎的左前腿此时连着皮悬在半空中,颇为摄人。

  

  薛易奇怪这吊睛虎居然毫无痛感,也没有犹豫又一拳补上它的脑袋,带着红白混合物扯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薛易运起体内真元,震散手上的煞气凝眉道。

  

  这里有些诡异,没有多做停留,薛易继续前行。

  

  ……

  

  “郡主,凶兽太过分散,可否再向郡中调遣人手过来?”军士脸上的鲜血散发着阵阵黑气,颤颤巍巍地问道面前的少女。

  

  木紫身着粉色羽衣,脸色略微发白。这次出行背着她父王木华林来到勿忘山,目的就在于想做出一番功绩的,没料到这变异凶兽这么难处理。

  

  三营人马如今只剩眼前这几人,虽说剿灭了一个变异凶兽巢穴,但代价着实太大。

  

  “算了,先撤兵吧。”木紫感觉有些无力,小臂微微发抖。

  

  “啊!”一声惨叫,让众人再次警觉了起来。

  

  “老伍,你为何……”剩下的军士突兀间爆动了起来,其中一位一脸茫然看着昔日的战友举刀切开自己的小腹,扯出内脏咬食了起来,到了下去。

  

  “郡主快逃!”还有几名军士虽不明白暴乱因何而起,但首要的任务还是掩护自家郡主安全退离。

  

  木紫拔出腰间软剑,她看了看身后的那些军士的眼眸,中有黑气淤积,心中叹了口气,按着原路准备逃离,倾城容貌此时却煞白,她终于明白父王为何不愿让她帮忙处理这件事了。

  

  “吼!”一身着精钢甲胄的军士阻绝了木紫的退路,同野兽般扑向木紫。

  

  “叮!”软剑抵挡了那军士的冲击,而木紫却是被弹出数丈,原本受了伤的身体再次喋血,嘴角流出了散发黑气的血液。

  

  望着天上那轮红日,木紫却觉得身体无比寒冷。终究是逃不过了吗?那一击她的手骨直接断裂了。

  

  身体动弹不得,木紫默默的闭上了双眼,爹,娘,女儿只有来世才能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了。

  

  寒光闪过,木紫等待的死亡却并未到来,而且面前突然出现的一少年帮她挡住了攻击。

  

  薛易原本是想快速离开这片山林的,因为其中有些地方让他感觉不妙,但听到附近有打斗声,还是寻声找了过来。

  

  “呼~还好没来晚。”薛易看了看地上被自己斩成两段的尸体,避尘剑依旧丝血未染。

  

  “你是……何人?”木紫有些警觉,这勿忘山一般人是不敢随意进来的。

  

  薛易轻笑道:“来救你的人,能动吗?”眼前这粉衣少女皱眉的样子倒是有些可爱的。

  

  木紫摇了摇头,缓缓道:“没用……的,煞气入体,六脉攻心,我已注定是个死人了……你快些离开这里,非常危险……”

  

  “我看到不见得。”薛易挑了挑眉,将木紫抱起,化作残影离开。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