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落花楼
A+ A-

花自飘零水自流……”郡城灯火阑珊处,幽咽的歌声传出,使人听了泪目。

  

  薛易抬首,“落花楼”三字映入眼帘。七彩琉璃瓦,镂空朱砂漆。南阳郡郡城最大的青楼便是此处。

  

  从怀中摸出一刻有梅花图案的青铜令牌,薛易感受那冰冷的温度,这材料似乎有些特殊。

  

  令牌是临走时老头子交给薛易的,用作也告诉了薛易,对于勿忘山的煞气,薛易想要弄个明白。

  

  “哟!这是哪家的少爷?生的这般俊俏,来陪陪奴家玩儿嘛!”一声娇语打破了薛易的思考。

  

  刚踏入几步,便是一阵香粉扑鼻。

  

  “咳,大姐请你自重。”

  

  薛易老脸一红,运转真将那女子震开,拿出那块梅花令牌在女子面前晃了晃。

  

  “请跟我来。”虽然有些不满薛易的称呼,女子表面上还是立马变得十分尊重薛易的样子,给薛易带路。

  

  因为她知道,能持有这块令牌的人,她惹不起,尽管眼前的少年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

  

  穿过一扇扇屏风,薛易来到了落花楼最深处,这里只有一个房间,女子带到薛易后,便离开了,这里不是她能够待的地方。

  

  薛易缓缓步入,盘坐于一红衣女子面前。

  

  “从何来?”女子脸上带着一副青兽獠牙面具,清脆的声音从其中传出,玉指抚摸着面前的古筝问道。

  

  薛易将梅花令牌收起,眉头微皱,眼观鼻,鼻观心,没有回答她。

  

  “持有梅花令牌者,是可以在楚地的落花楼获取想要的消息,但这是你本人的令牌么?”许久,十二有些怒意,轻挑古筝,斩落了薛易的一缕青丝。在这南阳郡城,哪个达官贵族敢不回她话?

  

  眉毛挑了挑,薛易感叹这落花楼掌事的脾气有些暴躁啊,嘴角浮现一丝浅笑,不为所动。

  

  “你!”十二面具下的美目气得圆鼓鼓的,她到要看看面前这少年到底是装神弄鬼还是真有本事。双手化作残影在古筝上弹奏,整个房里内魔音乱耳。

  

  音波摩擦空气的声音十分刺耳,突兀间,所有的音波都涌向了薛易,欲要将其绞成肉沫。

  

  “嗯?”然而让十二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她可是玄阶中期精通音律的高手,这次动怒后足足用了五成功力,却连薛易的衣角都不曾割破。“我看你能坚持何时!”十二咬了咬牙,动用了七成的真元加持在双手,就算薛易是玄阶的高手,也不可能轻松接下。

  

  “咳!曲子赏完了,该谈正事了。”薛易调动真元,瞬息间撑开,整个房里都寂静了。

  

  古筝发出沉闷的声响,指停,铉断。十二瞪大了双眼,面具下额头有冷汗渗出。就在刚才,她感受到了那浑厚的真元,绝对远超玄阶后期。

  

  这么……年轻的地阶……高手?他才十六七岁吧!她不禁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怕,后背冷汗浸透了纱衣,先前可以说是在死亡的边缘走了一番。

  

  “我该怎样称呼你?”薛易看着走神的落花楼掌事,无奈地问道。

  

  “哦哦,你……你叫我十二就行了。”听到了薛易在问自己,十二才回过神来,说道。

  

  我有那么可怕吗?薛易看着自称是十二的女掌事玉颈滑落的汗水,哭笑不得。

  

  薛易将勿忘山发生的部分事情告知了十二,她对此了解的也并不为多,在查阅了落花楼很久之前的机密消息后才得到了线索。

  

  “嗯?原来如此!”薛易翻看着手中发黄的纸页,似乎知道了当年朝廷追杀顾羽的缘由了。

  

  越来越有意思了。薛易打算再去勿忘山一趟,已经有些眉目了。

  

  “再会!”

  

  留下两个字,薛易化作残影瞬息间离开了落花楼。

  

  “呼!~真是可怕。”十二等到薛易离开后才长舒了口气,地阶高手想让她死如同捏死蚂蚁一般容易。

  

  思量着薛易离开时的背影,她有些好奇到底是哪个古武世家能培养出些般的公子,也许只有都城那几个皇子能够与其想当了吧!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