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魔众行
A+ A-

  夕阳西下,人影散乱。这个时候南阳郡城内的商贩大多都收了摊,剩下的,只有些卖冰糖葫芦、表演皮影儿的。

  

  老和尚裹着破旧的袈裟,拄着一根通体漆黑的木棍,不紧不慢地走在这南阳郡城有着岁月痕迹的街道。在他的身后,小和尚快步地跟着,却也是不喘。

  

  “师父,俺们来这儿作甚?”小和尚啐了口吐沫,将手中的冰糖葫芦扔掉,表示一点儿都不好吃。

  

  老和尚慈祥地笑道:“此番出世,为了一件东西,也是为你红尘炼心,所言所行,皆为渡我。”

  

  “弟子懂了。”小和尚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他以为老和尚所说的“渡我”的意思“渡真我于苦海”,却未曾注意到老和尚的眼眸中闪烁些什么。

  

  梵剑展了展自己宽大的乾坤袖,嘴里叼着根狗尾草,骑着座下大青牛不紧不慢的逛着这南阳郡城的街景。

  

  “咦?哪里来的两个秃驴挡小爷的路?”梵剑那张有些清秀的脸庞上两只眼睛眨巴了一下,小声嘀咕着。

 

  道门一向与佛门不和,加之佛门的那些老和尚爱管闲事,梵剑自己以前惹事被一个老和尚教训过,所以他对佛门的和尚大多都不感冒。

  

  拍了拍座下大青牛的屁股,梵剑示意让它停下来。

  

  “哎哟!”梵剑惊叫了一声,那大青牛被他拍了屁股有些不爽,便也用牛尾巴给梵剑的屁股来了一记。

  

  梵剑这一声惊叫,到是让那老和尚看向他了。

  

  “道友!”老和尚拱手道,小和尚迟疑片刻,随后也跟着老和尚的模样施礼。

  

  “道友!”梵剑的身子微微颤了颤,还礼道。座下的大青牛鼻孔重重地喘出一股浊气后,便载着梵剑离开了。

  

  老和尚顿了顿,略有感应,也没有什么动作,带着小和尚不紧不慢地继续前行。

  

  小和尚挠了挠头,有些欲言又止。

  

  看着小和尚这般,老和尚笑道:“好徒儿,有话便讲就是了,有什么疑惑为师会为你解答。”

  

  听到老和尚这番话,小和尚才开口说道:“师父,那小牛鼻子骂俺们秃驴,俺正打算掀开他的天灵盖,吃他脑髓,师父您咋还施礼了呢?”

  

  老和尚咧开嘴,露出白的有些瘆人的一排牙齿笑道:“好徒儿,你修为尚浅,还察觉不到。那小道士座下那头青牛乃是地阶中期灵兽,暗中还有个老道士跟着护他安全,这儿是木华林那小子的地盘,我们贸然动手,怕是会先暴露行踪。”

  

  “这样的啊,俺知道了。”小和尚舔着自己的虎牙,他清楚自己师父的实力:地阶后期大圆满!可以说是半步天阶的存在,只要突破那节桎梏,便是传说中的天阶!这次来到南阳郡城,估计师父会掀起一股腥风血雨。

  

  师徒二人的身影渐行渐远。

  

  过了些时辰,在某个巷道阴暗的转角处。

  

  “呼!……呼!……”梵剑倚着大青牛,重重地穿着粗气。此刻,他穿着的道袍背后的阴阳鱼图已经被冷汗浸湿。

  

  就在方才,同那两个秃驴擦肩而过的那一刻,梵剑与老秃驴对视了一眼。在那老秃驴眼中,他看到了某些让他寒毛都耸立的东西。

  

  在那老秃驴眼中,梵剑看到了一尊燃烧着熊熊业火的大佛。那大佛非行善,乃纵恶。以无尽业火焚芸芸众生,借此固魂体。以魔征道,立神桥、渡苦海、达彼岸,真乃佛面魔陀。

  

  “啪!”一声鞭响,梵剑感觉到屁股火辣的刺痛,这才清醒了些。转过身对上的是那头大青牛有些鄙夷的眼神,像是在嘲笑自己没出息。

  

  梵剑咬牙切齿,在心里恶狠狠地说道:要不是小爷我打不过你,早就吃上涮牛肉了。

  

  “啊!”一声惨叫,那大青牛像是知道梵剑心中所想,上去就是一蹄子,直接将梵剑踹到土墙里陷着。

  

  唉!暗中的老道士见这般景象,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梵剑这小子,一点儿也不吸取教训。

  

  说实话,就连老道士自己也未曾想到,第一次带梵剑出山历练就遇到了臭名昭著的魔佛陀和其弟子,刚才那会儿若是魔佛陀真心想取梵剑性命,怕是自己也难以保住。

  

  这些天,南阳郡城将格外不平静啊!

  

  ……

  

  夜已深,但此刻落花楼却依旧灯火通明。

  

  琴裂,弦断……十二匍匐在地板上,娇躯染血。

  

  “为什么!……你们……为何要对我落花楼下手?”十二抬起头来,那张原本花容月貌的脸庞此刻竟然全是刀伤,皮肉外翻,双眼早已丢了去,只剩得两个血窟窿,说完这句话后,十二便彻底失去了气息,脑袋重重地砸在血滩里。

  

  黄衣少妇把玩手中的匕首,淡淡地开口道:“谁让你不识趣呢,要怪就怪你拜在那个贱人门下吧。”

  

  “哎呀呀,姐姐下手如此之重,怎地可惜了这一幅小脸蛋啊”黄衣少妇身边的白面书生阴阳怪气地说道。“还是让小生来为姐姐擦屁股吧”罢了,从怀中摸出一包粉末,撒向了十二的尸体,几个呼吸间,十二的尸体便化成一滩浓血,连骨头渣都不剩下。

  

  黄衣少妇白了那阴阳书生一眼,不做理会,转身上楼歇息去了。

  

  “哈哈哈!白面,你们练尸门的手段果然不讨妹子喜欢啊。”满脸胡茬儿的大汉笑道,随后吹了声口哨,几头鬣兽迅速从其身后串出,将整个落花楼内的尸体尽数吞下肚,顺带连同地上的血也一并舔干净了。

  

  “啧啧!你看看,我这个干净又环保。”那胡茬大汉有些自豪地说道,召回鬣兽转身回房休息去了。

  

  切!白面书生在心底不服气,不就是把几头凶兽训化成灵兽了吗?还是个万兽门的逆徒,有什么了不起的。虽是这般想的,但他也不敢说出来。

  

  练尸门只擅长控制尸体,却不适合亲自战斗,倘若白面书生将心里话给将了出来,怕是要受一番皮肉之苦。

  

  唉!盯着地板上那滩十二化成的血水,白面书生有些后悔动用化尸粉了。那般身材,忘了用来炼制成魑鬼真的是可惜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