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诡异石棺
A+ A-

  借着长明灯青幽的灯焰,薛易缓步来到了长廊的深处。脚下青石砖不再整平,而是盘旋向下,延伸为一阶阶石梯。

  

  嗯?这是……随着薛易顺着石梯,逐渐向下步入,他看到了石壁上像似刻有什么东西。走进了,薛易才得以看清刻的模样。

  

  石壁上刻着的,是一尊佛门的罗汉,单壁托着巨钟盘坐着,好似在诵读着无尽的经文。继续前行,下到了第二层,薛易又见到了一尊背负硕大铜锤的罗汉,依旧在盘坐着诵经。

  

  脚下的石梯仿佛是通向地狱,通向另一个世界,遥无止境。而唯一能证明薛易尚在人间的,只有他踏响石梯的声音。

  

  第七层……第十一层……第十八层!每一层都有一尊罗汉目视着薛易前行。

  

  终于到了吗?薛易停下了脚步,注视着眼前这道阻挡他前行的石门,那石门上雕刻着成千上万把宝剑,让薛易微微感觉有些熟悉。

  

  看了看身后的石梯,薛易似乎联想到了什么。他目前的位置处于第十八层石梯,见过了十八位神态各异的石刻罗汉。这些诵读经文的石刻罗汉原先外表是漆有金粉的,但也经不住岁月的洗礼,据薛易的推测,这些罗汉石刻的制成至少要追溯到西楚建国以前,甚至更早。

  

  这些罗汉……是在镇压什么?薛易盯着那道石门有些踌躇不定,他能感受到那一尊尊罗汉石刻内深厚的佛法,这石门内被镇压着的,定是大凶。

  

  但一想到里面的东西与避世剑有着莫大的关联,薛易不由自主的抬起右臂,运转真元,缓缓推开那石门。

  

  “轰隆!……轰隆!”石门摩擦着地砖,扬起一阵土灰。里头的景象看得薛易瞳孔一缩,那是一潭装着乌黑液体的池水,其上浮着一口石棺,棱角有致,浑然天成。

  

  让薛易震惊的不是那口石棺,而是托起石棺的那潭乌黑池水。

  

  石刻的棺椁本就沉重,而这潭乌黑的池水竟然能托起这口石棺,便可见得这池水的密度绝对远超那石棺的密度。

  

  嗯!薛易此时精神高度紧张,盯着那潭池水,一丝丝黑色煞气在其上凝聚后又散开来,让薛易顿感毛骨悚然。

  

  这里的煞气浓稠的竟凝聚成了一潭池水!

  

  不过随后薛易也冷静了下来,即使这里的煞气再多,他依旧可以凭借《燕子三抄水》全身而退。

  

  脑海中飞速思考,薛易总觉得这里有些不对劲。这潭池水虽为极其浓稠的煞气凝聚而成,却也并非源头。先前攻击他的那些煞气可不是这般平静,这里的煞气像是被什么东西压制住了般。

  

  难道是避世?薛易这才注意左手执掌的避世,它正向外发散着柔和的蓝色的荧光,那些黑色煞气像是非常惧怕这种荧光,但凡光亮所及,煞气触之便散。

  

  “谢谢你,避世。”薛易对着避世剑轻声道谢。既然是这样,那就没有什么顾忌的了!

  

  避世出鞘,蓝荧光更盛!薛易右手持剑,脚踏煞气池水快速接近那口石棺。

  

  基础剑式,撩剑式!薛易周身真元运转,持避世分开脚下的池水,向着那口石棺而去。

  

  “轰!”石棺撞向一面墙壁,发出巨大的声响,却并未损伤丝毫。

  

  呵,果然不简单。薛易有些讶异这石棺的硬度,他还是第一次遇到避世切不开的东西。

  

  “再来!”薛易大呵道,他就不信破坏不了这口石棺。

  

  刺剑式、挑剑式、云剑式、斩剑式、劈剑式……待到整个石室的墙壁都破损不堪,薛易才停下手来。

  

  盯着那依旧完好无损的石棺,就连薛易都无奈地翻了翻白眼骂道:“娘蛋!”

  

  这口石棺必定是煞气之源,但薛易无论怎样也不能破坏它,他也尝试过去打开石棺,也是徒做无用功。

  

  有了!一人一棺算是僵持了许久,薛易突然想到了办法。既然破坏不了也打开不了,那就带走这口石棺,反正有避世可以压制住这种煞气。

  

  “起!”收起避世剑,薛易大呵一声,真元涌上双臂,抓着石棺的两个棱角,直接举起,甩到了那石门入口处。

  

  不好!薛易此时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自那口棺离开他二十丈的距离后,避世发散着的蓝色荧光愈发微弱,脚底的煞气潭水瞬间爆起,一道道手臂粗的水柱轰向薛易,快如闪电。

  

  尽管薛易反应已经足够快,展开《燕子三抄水》躲避着这几道黑色水柱,可仍然被其中一道擦中了左臂,流血不止。

  

  此时薛易有些后悔将那口石棺扔了出去,以至于让自已陷入被动。

  

  咬了咬牙,薛易迈着李老传授给他的身法飞速接近那口石棺,只有进入那二十丈的范围内自己才全安全。刚才挨的那记水柱可比先前的煞气飞刀危险多了,黑色水柱随便一道都能够击碎他的真元气罡。加上这些水柱数量密集,他就算使出浮光掠影也没有什么大用。

  

  “轰!~”让薛易更绝望的事发生了,那口石棺裂开了一道缝隙,其中涌出一股洪流径直朴向薛易,更阻断了薛易战略转移的路线。

  

  滔滔巨浪叠起,直接在薛易面前形成一堵黑色的水墙,在那水墙上还有无数道水柱向他袭来。

  

  薛易感觉自己确实所学甚浅,第一见到这种骚操作……走不出去,便可能是他最后次见到了……

  

  “另一半……”

  

  就在薛易不断地躲避着这些水柱时,一道极其沧桑的声音在他脑海响起让他不由得一惊。这间石室内除了薛易自己根本不存在其他人,难道是幻听?

  

  虽然无法接近那口石棺,但让薛易松了口气的是避世对于这种煞气的压制仍然存在,但只是没有原先那般明显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薛易踩着《燕子三抄水》一边躲避水柱一边思考着脱困的办法,此时的他真元消耗极快,而且在这煞气浓稠的不像话的石室内天地灵气完全被阻断,他更不能借《春芽呼吸法》来补充真元。

  

  随着时间的推移,薛易已经不知道轰散了多少黑色水柱,身上的伤也多了几许。

难道,自己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吗?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