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守护者的血液!
A+ A-

  古玉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安,让三营兵马在勿忘山附近驻扎后便亲自探入勿忘山,周围的将士见之以为壮。

  

  “噗通!”几头凶兽载到在地上,耳鼻口悉数有黑色煞气窜出。这些煞气流入古玉口中,被古玉炼化后归为己用。谁也没有料到,南阳郡赫赫有名的少年将军,居然借煞气来修武。

  

  怎么回事?古玉感受到从那几头凶兽体内吸收的煞气浓度极为稀薄,在这随时都可能有煞气洪流席卷的勿忘山内,这种现象根本不可能存在。

  

  勿忘山内,但凡是有生命的皆被煞气浸染,路边随便抓只兔子体内的煞气都比这几头凶兽浓稠。不应该啊!古玉双眼盯着一个方向,那是深渊的位置。

  

  不好的感觉在古玉心头蔓延,加快了前行的速度。

  

  ……

  

  石室内,薛易面色凛然。若不是,他身法非比寻常加之有避世的佑护,怕早就身消道陨了。

  

  “这个地方,怕是地阶中期武修也难以逃脱。”薛易看着面前这堵“巨墙”不禁感叹,但随后右臂撕裂般的疼痛让他清醒了些。现在,还不是抒情的时候。

  

  薛易在那千疮百孔的石壁上左右移动,一边躲避煞气水柱的进攻,一边找寻机会,随时准备好逃出去。

  

  数道成年男子手臂粗细的水柱上涌下窜,时而分散对薛易进行攻击,时而聚拢成水桶粗,震山裂石。

  

  机会!薛易施展浮光掠影,留下一道残影来吸引那道三人合抱粗的煞气水柱,本体则是向着那堵“巨墙”冲了过去。

  

  正因为那道水柱的原因,“巨墙”出现了一处薄弱点,透过那处薄弱点,薛易几乎都能够看到那口石棺了。

  

  “给我开!”薛易大呵一声,整个身子犹如离弦之箭般激射而出。避世在前,煞气皆散。薛易使出刺剑式,迫使真元凝聚于避世剑尖处。

  

  “嘭!”那处薄弱点一与避世剑尖接触,便炸裂开来,形成一个直径一丈多的圆洞。

  

  成了!薛易心中一喜,借势向着那口圆洞钻去。

  

  圆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绕是薛易也有些担忧自己会不会被卡住,一但脱不了困,他就只有被耗死。而且薛易处于半空中,借不了力,无法施展浮光掠影,可谓是进退两难。

  

  就在薛易即将通过那处圆洞时,两道手臂粗的水柱自薛易下方涌现,直击薛易小腹。

  

  不好,这诡异的煞气意识太强,想似有人在操纵般!薛易在半空中努力调整身体的位置,丹田内的真元已不足原先的五分之一,一但被击中,便可能会真的死在这里!

  

  “噗!”尽管薛易已经将半个身子侧开,但还是被那两道水柱其中的一道击中了小腹,嘴角溢出鲜血,倒飞而去。

  

  要死了吗?薛易能感受到那道水柱带来的巨大冲击,那是远超地阶中期的力量,自己的丹田已经布满了蛛网般的裂痕。

  

  “别以为地阶初期就有多了不起,你才是刚踏上这条道路罢了,别轻视这个世界……”老头子当时说的模模糊糊,然而现在薛易才明白了老头子的告诫。

  

  “咳咳!”薛易倒飞着,嘴中不断地咳出猩红的血液,有不少都喷洒在了右手避世的剑柄上。

  

  不,我还不能死!我没见过自己父母!我还没有完善自己的剑!我还没有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薛易在心底怒吼着,握紧避世,在半空中努力想保持平衡。

  

  盯着那逐渐缩小的圆洞,薛易突兀间有了办法。

  

  感知到薛易未死,又是一道手臂粗的水柱自薛易下方窜出,轰向薛易面部。

  

  “噗!”薛易以左臂格挡住了这一下,再次喷出一口鲜血。随之传来的,则是他骨裂的声音。

  

  “就是现在!”薛易瞥见了身后的石壁,借着刚才那股冲劲在那石壁上点了两下,改变了那股冲劲的方向。全力施展《燕子三抄水》,将自身速度提升到极致向着那处已经不足碗口大小的圆洞奔去。

  

  又是数道水柱涌现,直接封死了薛易前方的路线。

  

  刺剑式!又挨了两道煞气水柱的冲击,薛易忍受着丹田裂缝正不断扩大带来的剧痛,将能调动的全部真元汇向右臂,化为一股强烈的狂风萦绕在避世剑身。

  

  “去!”薛易低呵一声,避世脱手化作一道流光,向着那碗口大的圆洞刺去。

  

  避世,靠你了……薛易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只感觉自己身体落入了那潭煞气汇聚的池水中,无尽的黑暗向自己涌来,就连丹田都因为裂缝的原因而不断浸入煞气。

  

  “噗嗤!”避世带着那股狂风再次将圆洞撕裂开来,穿透而出,剑身蓝色荧光乍现,那煞气凝聚的水墙瞬间瓦解。

  

  “叮!~”金石交错声响起,避世剑不偏不倚的击中了那口石棺,溅起一团火花,几滴薛易的鲜血不经意间撒到了石棺表面。

  

  只见那些薛易的血液逐渐融入到石棺中,泛起金色的涟漪,荡漾开来。

  

  “守护者的液……而另一半也在……”石棺中传出一道苍老的声音,给人一种历经了千万年岁月的感觉。这道声音好似是先前薛易听到的那句话,却也有所不同。

  

  让人惊讶的是,石棺此刻不断地缩小,裂开的缝隙更是如同鲸鱼吸水般将整个石室内的煞气凝聚成的液体包括避世剑尽数收纳其中。

  

  不过两息时间石棺便缩小成一长八寸二尺的石盒,宛如剑匣一般,其实说是剑匣也不为过,毕竟薛易的避世剑都被这石盒给收了进去。

  

  整个石室没了煞气化成的水潭感觉都宽敞了些许,只剩得薛易孑然一人躺在那干涸的池子中。

  

  “必须保住守护者的血脉……”那石盒内再次传来一阵苍老言语后,竟浮空向着昏死的薛易飞来,落在一旁,释放出一丝丝煞气,缓慢修复着薛易丹田的裂缝。

  

  ……

  

  古玉看着深渊下那稀薄得快要消散的煞气,脸色铁清。他敢肯定,绝对是有人动了些下面的东西,说不定那人还问曾离开。

  

  吹响特殊的笛声,古玉唤来一队云梯卫,他还没突破到地阶,贸然跳下去,即是送死。

  

  不过一想到那煞气的诡异,古玉也就释然了。那人就算得到到了那东西,也不可能全身而退,顾羽先祖留下的东西,不是这么好拿的……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