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乱世将起
A+ A-

  天是灰蒙蒙的,过了些时辰,豆大的雨滴倾盆而下。

  

  大青牛载着梵剑踩过一路的泥泞,颠簸着前行。至于梵剑倒是有些闲趣,撑着油纸伞,怀中还兜了几个酥饼,观赏着这一幅山林骤雨图。

  

  先前与那和尚对视了一眼让梵剑浑身不舒服,于是逛完了南阳郡城后不愿多待,出了城,便在这山林间消遣时间。

  

  暗中的老道士咬了咬牙,看来自己得找个时间好好鞭挞梵剑这个小子了,一旦自己不在身边,这小子就惰于修行。

  

  “哼!”大青牛能感受到老道士就在附近,也是从鼻孔里喷出了一股热气,摇了摇硕大的牛头。

  

  梵剑自然看到了大青牛的动作,咬了一口油纸半包着的酥饼。他与胯下这头笨牛同住多年,早就已经将其习性摸透了。

  

  吃完将那油纸一揉,扔到了那泥水里混淆着,梵剑才淡淡地说道:“我们道门讲究的是道法自然,万物应当顺应天地的规律,我只是顺应本心罢了。”

  

  大青牛翻了翻白眼,牛尾巴卷着一团雨水便往梵剑屁股上送。这小子懒得练功还找借口,真是该打。

  

  “你!”梵剑只觉得屁股一凉,却又不敢作声,默默地用真元烘干自己的屁股。没有办法,自己打不过这头笨牛,还得靠它代步。

  

  “来人止步!”一声呵斥,让大青牛停下了步子。

  

  梵剑起头一看,原是有一队兵士,把守前方的道路,那队兵士的身后便是勿忘山茂密的山林。

  

  “勿忘山近日妖魔作祟,我等奉南阳郡王之命,把守此地!”那领队的将士手持精铁长枪,目光死死的盯着面前这一人一牛,他能感受到这一人一牛体内滂湃的真元波动。稍有异动,身后的晶石***手便会将这一人一牛射成马蜂窝。

  

  梵剑挑了挑眉,下了牛背拱手道:“小道只是云游至此,不知详情,既然如此,那就不作打扰,这就离去。”说罢,便骑上大青牛原路折回,勿忘山这个名字,让他想起了很多东西。

  

  暗中的老道士看向勿忘山深处,眉头皱成川字,一言不发,也跟着梵剑离开。

  

  西楚元祯十二年,朝廷下令围剿魔道孽障顾羽,欲除去此子替天行道。明面上看着是这样,实则并非如此,只有极少数人了解到顾羽手里头的东西到底有多重要。

  

  结局已是注定的,顾羽虽在修炼邪法上颇有建树,领悟到了宗师的境界,却依旧不敌朝廷膝下鹰犬的人海战术,死在了自己妻子的怀中。

  

  其后顾羽手里头那件东西邪性大发,灭杀数百武修,被佛门高僧镇压于勿忘山深处……

  

  梵剑所了解的便只有这么多了,这还是他师父与师尊喝高了时偶然间他听到的。

  

  对于魔道这个概念,梵剑有自己的见解,率性所为不一定为魔。魔生于内心而并非外表,那顾羽在修炼邪法前后并未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反而是和他妻子一同帮百姓疏通水利,力尽其责。

  

  倘若是修炼功法体系不符合大流,便被认定为魔道邪法,这会不会太过于荒谬了些?

  

  梵剑望了望这乌漆嘛黑的天,西楚压制各大门派太久了,如今自己国家内部腐朽,不作对策反而是倒施逆行,对百姓增收赋税,压迫与剥削同在,怕是动乱将起。

  

  算了吧,这些不是自己一个人就能改变的局面,自己连同道门都有可能只是这乱世将起中的一朵浮萍罢了,随时都有可能倾覆……

  

  薛易踩在一棵三人合抱粗的参天大树的树冠之上,背后的石盒依旧是冷冰冰的。稍作歇息,用从衣襟上撕下来的布条将石盒裹上,才继续赶路。

  

  “咦?这道士有些意思,看样子是要到南阳郡城去,问问能不能稍我一程……”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