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探讨交流
A+ A-

  “这位道友,在下薛易,敢问可是前往南阳郡城?”薛易自树冠徐徐而落,对着牛背上的小道士抱拳施礼道。

  

  嗯!梵剑瞳孔一缩,身为玄阶后期武者,此人来到身边自己毫无察觉。

  

  不过好在这个人并无恶意,若是存心想置我于死地,我怕是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梵剑在心里感叹,随即抱拳回礼说道:“小道梵剑,正是要折往南阳郡城,薛兄这是要我捎你一程?”

  

  薛易微笑着点了点头,他并不清楚先前在石室遇到的那人是否记住了他自己的模样,背着石盒有些显眼,与这小道士一同回到南阳郡城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只是不知道这小道士同不同意自己搭个顺风车。

  

  “好说好说,小事而已。”梵剑见薛易并无恶意,年龄与自己相仿,修为也很可能在自己之上,便生了交好之心,伸出右手,邀请薛易坐上牛背。

  

  大青牛体型硕大,足够二人并肩相坐,不过这头大青牛仍然对薛易存有警惕,蹬了蹬蹄子,才缓缓而行。

  

  这是哪家的娃儿?不仅修为达到了地阶初期,而且真元浑厚不弱于我年轻的时候。老道士一眼便看出了薛易的实力,颇为讶异。在脑海中飞速思索着哪个门派能教导出这样出色的弟子,然而却毫无头绪。

  

  难道是哪个隐秘门派培养的一代继承人?老道士梳理着自己的胡子,他现在不能现身,所以他的猜测便得不到验证了。

  

  沿着溪行,一路上两人互相交流了许多修炼上的问题。让梵剑感到吃惊的是,身旁这位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在剑道上的领悟与他的师父都可以比肩了。

  

  不光如此,梵剑作为道门的第二代继承人,自小便被着重栽培,灵丹妙药从来不缺,这才有了玄阶后期的修为。在薛易告诉了他自身的修为之后,他还是颇受打击了。

  

  原本梵剑以为薛易至多是玄阶后期大圆满的境界,却不曾想薛易居然早已达到地阶初期,这让他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抬起了头,看向薛易。

  

  薛易能感受到那一双漆黑的眼眸变得有些深邃,在那之中,有一道不甘屈服落后于人的火焰正在熊熊燃烧。

  

  之后两人探讨更盛,但凡梵剑有所问,薛易皆知无不言,倾囊相授。而梵剑也没有藏着掖着,将自己在易术天算上的感悟一并告知了薛易,还跟薛易说日后若是同其它道门中人交手定要小心此数。

  

  “梵兄,在易术天算上的造诣,不可谓不深,只是不知道将此术运用到实战中,会如何呢?”薛易似笑非笑地说道,他能感受到梵剑的不甘,之前他只是浅略学过道门对外公布的易术天算基础篇,还没领教过易术天算的厉害,正好借实战来磨炼自己。

  

  梵剑闻此,大笑道:“哈哈,既然如此,那就请指教了,薛兄!”

  

  话音刚落,二人几乎同时行动,互相对了一掌,各自飞向道路两旁。

  

  薛易落在一截树枝上面,为了公平起见,他将自身实力压制在了与梵剑相同的境界。

  

  “吃我一记鞭腿,梵兄!”薛易大呵一声,先发制人。施展了《燕子三抄水》,自空中落下,如春燕俯冲大地,右腿摩擦着空气,直击梵剑面门。

  

  梵剑凛然,先前两人对掌他便知道了薛易压制了修为,却还是被薛易身法的速度震撼到了。与同辈人交手,这一次,使他受益匪浅,也倍感压力。

  

  不过,梵剑可不会就此退缩,之前的交流让他有所领悟,薛易凛冽的攻击,他全当做是给他自己喂招。

  

  脚踩两仪四象步,梵剑施展出了师父教授于他的独特身法,结合易术天算,身子微微一侧,恰到好处地躲过了薛易这一腿。

  

  “嘭!”薛易踢碎了一旁碗口大的枫树,瞬间木屑飞天。

  

  大青牛退在一旁,看着这二人交手。暗中的老道士也是微微点头,梵剑这小子资质不差,就是懒了些,这次出游遇到了同辈中比他自己还强的人,绝非坏事。

  

  “好身法。”薛易还未落地,借着余力在另外一棵大树躯干上点了下,再次冲向了梵剑。

  

  薛易连轰出数拳,梵剑也不甘示弱,以掌相迎。二人腾空不断交手,衣襟猎猎作响,周围树木可算是遭了殃,或是开裂或是直接横飞出去。

  

  大雨也丝毫不影响二人对战的乐趣,只得见到阵阵水花扬起,颇为激烈。

  

  梵剑逐渐改变了招式,他清楚自己虽然身法速度不如薛易,却也能通过结合易术天算后的灵巧来弥补。

  

  “薛兄,你还是大意了!”梵剑再次躲过薛易凌厉的一拳,左手化作虎爪向着薛易后背爪去。

  

  不过,让梵剑失望的是,这只是一道残影。

  

  不好!梵内使用易术天算,懂得趋利避害,却还是着了薛易的道了。

“嘭!”一道身影倒飞而出,梵剑踉跄了几步后才稳住了身形。

“承让了,梵兄。”薛易来到梵剑身前,抱拳道。

梵剑挥了挥手,笑道:“无妨,薛兄实力让人钦佩。”

“李老头的身法!”老道士眼光毒辣,一下子就认出来薛易之前使出来的是《燕子三抄水》中的浮光掠影。“这小子有点儿意思……”

“不过为何薛兄不使出自己最为擅长的剑术,反而用拳脚呢?”梵剑有些疑惑,难道是薛易觉得自己还不值得他动用剑术?

梵剑的话到是让薛易哑口无言了,他也想用自己擅长的剑术啊。可惜目前保险起见,不能让石盒露面,毕竟这东西被各大门派认定为妖邪之物。为了避免尴尬,薛易笑道:“梵兄莫见怪,我并非是小瞧梵兄,倒是有难言之隐,暂时无法动用佩剑,只得日后有机会再切磋了。”

“既然这样,那我也就不强迫薛兄了。”梵剑也不是不通情理,既然薛易有难处,他也不必多问,这次的切磋,他成长了许多。能够结交到薛易这样的一位良师益友,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与梵剑一同步入南阳郡城后,薛易便向梵剑告知自己有些事情将要处理,先行离开了。而梵剑也没有挽留,只说到下次见面请薛易喝酒。

下次么?薛易孑然一人伫立在房檐上,看着那一人一牛离开的背影,喃喃道:“不知下次见面,若是认出了石盒你会不会动剑斩我?”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20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