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1章
A+ A-

初夏的风已经带着一丝缠倦的热气缓缓吹来,此时的冰西瓜,WI-FI和空调已经成了人类社会必须的保命神器,今天的萧秋月依旧瘫坐在凤来楼的后厨刷着手机。

萧秋月是糕点世家萧家的嫡系传人,虽然从小就展现出了极高的天赋,但是在学会家里的手艺之后的某天突然迷上了网络,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抽象话少女,她脑子也算转的比较溜,很快便在微博上成为了有名的混淆视听第一人,八百万水军头子。

现在的萧秋月哪怕不靠家中的糕点铺也能用自己水军头子的力量过得舒坦,可是迫于家中的压力,还是每天都得到店报道,而且在老爷子的监督下做出一套时令点心才能放回家。

家里的长辈看着萧秋月一副懒懒散散只知道玩手机的样子无不叹息,有些人也名利暗里嘲讽几句,可是萧秋月是谁啊,比说话谁能怼过她?再说了,自己的手艺又没落下,甚至在总店还搞出了秋月每日限定点心,不多,就一批,买到就有,买不到只能拜拜了您内。

这么一来,萧秋月还把凤来楼搞成了网红店,天天一群人在店门口排队,就为了买到秋月限定款,她力排众议顺便儿还给店变成了茶楼,这么一来,去凤来楼的人更多了,毕竟只有总店是茶楼啊,古风又是正流行,哪有不火的道理。

就在萧秋月准备起身换衣服时,手机的微博提示音叮叮叮的响了起来,她随手拢了一下头发后拿起手机一看,她的眼睛“刷”的一下亮了起来,是个大活儿。

最近有个爆火的小花因为插足他人恋情被爆了出来,现在小花的工作室找到了她,希望可以分流一下言论,报酬嘛,好商量的很。

这可是第一次有流量小花的工作室来委托自己,除了算是对萧秋月能力的认可,而且也是一个大赚一笔的机会,萧秋月当然不会放走这条大鱼,就这样在三分钟后,八百万水军正式上线,疯狂分流,顷刻间这个小花在微博热搜上消失的无影无踪。

萧秋月轻哼一声,看了一眼银行发给自己的短信满意的笑了笑,毕竟这个数额还是很不错的。

时间已经不早了,萧秋月甩了甩车钥匙推开门走了出去,不知道为什么见天的天空不同以往,似乎格外的好看,落日余晖的橘色和还未黑透的天空的蓝色相交在一起,几朵云轻快的飘过,让萧秋月心情大好。

略带清凉的风从车窗偷偷溜了进来,萧秋月单手把披散的秀发凌乱的挽到耳后,此时她一边开车一边思考“今天回家到底吃一些什么呢?要不还是点外卖吧,吃点儿炸鸡来几罐冰可乐,想想就很爽。”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几分钟之后,炸鸡和可乐永远的离她而去。

“嘀——嘀——”几声尖锐的鸣笛狠狠的刺穿了萧秋月的耳膜,此时一辆大车就像失控了一样朝自己撞来,萧秋月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大车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她下意识的抬起手臂护住自己的面部,一阵猛烈的撞击,萧秋月觉得浑身剧痛,就像是骨头全部断掉一样戳着自己的皮肉和内脏。

她清晰的感觉到血液从自己的身体里流出来,温热,又带着特殊的味道,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围起了整个现场,窃窃私语着,萧秋月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直到眼前的世界彻底变成虚无。

“秋月,秋月!”一阵急促的呼喊让萧秋月有些头疼,她睁开眼睛便看到了一个焦急的妇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那名妇人看到萧秋月醒来后忙抹净了脸上的泪痕:“秋月啊,你可算醒了。”

萧秋月看了看四周的陈设心里一惊,自己不会是穿越了吧,可能是打开方式不对,萧秋月选择闭上眼睛,那个妇人看到萧秋月一言不发的又合上眼,哭喊的更加激烈了,此后萧秋月一度认为这时在给自己号丧。

萧秋月被吵得有些头疼,她睁开了眼睛看了看那个妇人,妇人愣了一下。一把抱住萧秋月,此时萧秋月的心态有些崩,完全是“我是谁?我在哪儿?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的状态,她在妇人的怀中艰难的打量了一下这个屋子,苏绣的屏风和紫檀梳妆台让萧秋月吃了一惊,这床都是官宦人家才能用到的金丝楠木,这人家太真实了吧,这么有钱的吗,就连铜镜都显得格外贵气。

过了好一会儿,那名妇人才放开了萧秋月,就在她刚想开口询问一些事情的时候,不料那名妇人倒是先开口了。

“秋月啊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好不容易你爹答应你去京城让你自己开个茶楼,你怎么就不小心被马车给撞了呢?你知道娘有多心疼你吗?”那个妇人一边抹泪一边说着。

萧秋月被这连珠炮一般的话给说蒙了,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女孩儿敢情是被马车给撞了。自己才得以有个栖身之所啊,而且正好还和自己是一个名字,可这开茶楼?是什么情况,现在穿越都搞专业对口了吗?

萧秋月忍不住问了一句:“您说的那个茶楼,是怎么回事?”妇人有些惊讶,但是看在自己闺女脑子可能被撞坏了的份儿上还是出言解释了一下:“你不是一直嚷嚷着要去京城开茶楼吗?咱们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但是家底还是有的,你爹拗不过你,就给你盘下了一座茶楼。”萧秋月的眼角不自觉的抽了抽,这还叫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这简直都要富可敌国了好吧,自己身上这个亵衣都是蚕丝啊,香炉里的熏香一闻就是上好的沉香。

最让萧秋月震惊的是给自己盘下一家茶楼是怎么个情况现在的穿越都讲究专业对口了吗?妇人看萧秋月像是没什么事儿的样子擦干了眼泪说:“既然没什么事儿,你就今天和你爹爹说一下,明天就启程上路吧。”

这么一搞萧秋月是彻底的蒙了,不是,这是搞我呢吧,什么情报都拿不到,直接赶我走啊,刚刚你哭的梨花带雨的现在怎么不认人了呢?

就在萧夫人起身准备走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扭头冲萧秋月说:“既然明天就走了,今天就给你践行一下吧。”说罢便走出门去,留下一脸茫然的萧秋月,心想这个姑娘是不是亲生的。

入夜,萧府里热热闹闹的,大家都知道了萧府的大小姐要去京城开茶楼,有些人对此嗤之以鼻,有些人担心自家小姐会在外惹麻烦,毕竟这个大小姐的脾气是真的暴躁。

此时的花厅里摆上了三桌酒席,各种山珍海味样样俱全,桌上还有萧秋月尤其爱吃的松鼠鱼,看上去色泽鲜亮红润,汤汁浓稠,鱼肉看的也是外酥里嫩的样子,闻起来香气扑鼻,让人胃口大开。

而萧秋月从自己的闺房走到花厅差点儿还迷了路,萧秋月觉得自己这怕不是成了一个玛丽苏,家里有钱,长得还不差,就差几个死心塌地的美男了。

在自己落座后,萧秋月看到了一个不怒自威的中年男子冲自己快步走了过来:“秋月啊,爹爹可担心死你了,你要是出点儿什么意外,你可让爹爹怎么办啊。”说着还抹了抹眼睛,萧秋月抖了一下,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女儿奴?

这一餐饭吃下来,萧秋月除了从只言片语里听出来家里似乎是在京城有权有势,但是最近家父却告病还乡,说是想享受一下天伦之乐,可是近日有消息称,说是皇上想再把萧瀚城再请回宫中,毕竟其武艺高强为人正直,对朝廷也是忠心耿耿,这次的还乡怕不是当今圣上给的一个假期而已。

一餐饭吃毕,萧瀚城和萧夫人在正厅嘱咐着萧秋月去京城要注意些什么,而且萧瀚城表示自己之后也许会重回京城,到时候有什么事情秋月也方便找自己。

萧秋月这一天过得极为茫然,原本以为自己玛丽苏的生活就要开始,结果自己第二天就要去京城,感觉自己穿越和别人穿越是两码事吧,不过自己在这里多见见世面也好,万一自己能干出一番事业呢?

在被安顿好后,萧秋月换好衣服舒舒服服的躺在被窝里,按着自己走一步算一步的性格,慢慢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家里的亲属和一些仆人在大门口送别萧秋月,那名妇人还含泪挥了挥帕子,萧秋月掀开帘子挥了挥手后便不再看这家人,就在她觉得要走的时候,车上突然上来了一个姑娘,给萧秋月吓了一跳:“你谁啊?”

那个女孩子有些疑惑的看着萧秋月:“秋月姐姐你不记得我了吗?”

  1. 第1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