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章
A+ A-

萧秋月有些哭笑不得,我刚来没一天,我哪儿知道你是谁,我除了知道自己姓萧名字没变京城有个茶楼我爹很厉害之外,我什么都不知道。

那个姑娘看着萧秋月一脸似笑非笑的样子心里有些毛毛的,于是她怯怯的说:“秋月姐姐我是冬雪啊。”萧秋月想了想“冬雪?”自己没有听过,她便依旧保持着刚才的表情一言不发。

冬雪一下子就急了:“秋月姐姐你不是说带我一起去茶楼的吗,我爹娘都同意了,让我跟着你啊。”萧秋月明白了,这姑娘就是未来的店小二啊,她笑着说:“对,看来你爹娘是让你跟着我谋出路,求发展啊。”

冬雪虽然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不过只要是萧秋月说出来的总归就是对的,她对萧秋月是无条件的支持,就这样坐着晃晃悠悠的马车两个人踏上了去京城茶馆的致富路程。

随着距离京城越来越近,萧秋月的心也忍不住激动起来,虽说自己不是属于这里的人,但是好奇心还是有的,活生生的古代京城就在自己面前,任谁都会兴奋起来的吧。

直到二人站在茶楼下,萧秋月长大了嘴巴,这个外表和隐约看到的里面的装修怎么和自己家的凤来楼一模一样?她摇了摇头,总觉得这是一个梦吧,一来就专业对口,现在这个茶楼又和自己家这么像,让她不由得有些怀疑,不过萧秋月也没怎么在意,只是把这个当做一个巧合。

冬雪看着萧秋月一脸对自己不怎么搭理的样子,断定她是失忆了,只不过萧家不说,自己便开始给她介绍起了这里的情况,冬雪一脸认真的说:“这里呢是乾正国,国号圣德,而且现在的皇上圣明,整个国家也是治理的也是国泰民安,只有江湖上偶尔有些纷争,只要不出太大乱子朝廷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萧秋月听着这个江湖倒是有些意思,便饶有兴趣的问了起来:“这个江湖就是那种武林高手吗?”冬雪点了点头:“对啊,而且江家的飘渺剑法和顾家的折玉笛是最厉害的。”

这一路上萧秋月在冬雪的嘴里把这个地方也了解了七七八八,冬雪坐在车上想努力的给萧秋月回忆起这儿,便一直在讲关于这里的事情。

到了茶楼,二人下了马车,原来的茶楼掌柜正在门口笑嘻嘻的看着两个人,在一番客套后萧秋月缓步走进这家带着浓郁熟悉气息的茶楼,她走到了柜台前深呼吸了一下后,笑着对外面的原掌柜说:“这里打牌匾的地方在哪儿?”

第二天,凤来楼的牌子带着一朵绸制大红花稳稳的落在了茶楼的门框上,萧秋月随着鞭炮的“噼啪”声,心里感慨万千,总觉得是命运想再给自己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再说自己不管在哪儿,再怎么样,也绝对不会砸了自己家的招牌。

萧秋月站在牌匾下,心里暗暗发誓,不论如何,这家茶楼势必要成为京城第一茶楼!自己一个人做点心,收账,先资本积累起来,这样再去雇人发展壮大自己的品牌,虽然累,但是萧秋月不以为然,毕竟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第一天的营业萧秋月就用出了自己原来常用的销售技巧“新店开业买一送一”。这一下子就吸引了不少人前来围观。

一群人围在门口看着牌子指指点点,嘴里也窃窃私语着:“怎么?还真有这种好事?”“不会是骗我们的吧?”

萧秋月看着大家有兴趣,但是却没一个敢上前去买东西就有些坐不住了,她走出来对门外的人们扬声说:“各位父老乡亲大家好,我是这家凤来楼的掌柜,今日小店开门迎客就给大家搞搞活动,只要是来店内购买点心,都是买一送一的,喝茶也有优惠券和积分卡相送。”

有些人他搞不明白这个优惠券和积分券是什么东西,有个人不解的问道:“这个什么积分啊优惠啊都是什么意思啊。”

萧秋月笑了下,耐心的给众人解释了一番,好不容易看大家搞懂了,便继续推销产品,但是依旧没有人走上前来。

众人没有见过这等好事,自然是要观望一番,先看看哪个人是个吃螃蟹的,之后自己好看里面有没有猫腻。

就在场面越来越尴尬的时候,一个中年男子走了出来,一身锦衣华服一看就是身价不菲的人。

人群有些喧闹了起来:“这不是林大人吗?”“林大人要来买这家的点心?”“您可真别说,只要京城有新茶馆,林大人准要来喝一壶。”萧秋月见到有人登门便笑着迎上去:“这位客官要买点心呢,还是喝茶?”

林翰生看着笑眯眯的萧秋月心里直觉得这姑娘笑得和猫一样,看起来可爱,但是似乎也暗藏着一些小心思,他不动声色的说:“喝茶。”

萧秋月连忙把林翰生让进店内,亲自过去询问对方要来点儿什么,林翰生也没多说,直接就来了一句:“把最好的茶给我来一壶,对了,茶点一样来一块。”

萧秋月心底暗喜“这可是来了一条大鱼。”她笑眯眯的招呼冬雪去给林翰生端茶和茶果来。

“妙,妙啊!姑娘你的点心怎么如此美味?”这一声惊呼吓到了外面看热闹的众人,他们心里直痒痒,看来这个点心是真的不错,连林老爷这样的人都赞不绝口,自己过会儿定是要买两个尝尝。

萧秋月毕恭毕敬的说:“这位客官,这点心是我家的祖传秘方,口味独特,芳香馥郁,是佐茶佳品的。”林翰生嚼着蛋黄酥连连点头,蛋黄酥色泽金黄可人,精致小巧却,金黄色的蛋液完美的覆盖上了整个点心,上面的芝麻不仅让其外表不再单调,更是增加了一种迷人的香气,而且味道醇厚,外脆内软,蛋黄的味道居然和里面独特的馅料一配合便大放异彩,属实是人间美味,茶汤一配,更是让人欲罢不能。

在吃过一轮什么蛋黄酥,奶香酥,蛋黄流沙包后,林翰生心满意足的笑了一下,奶香酥奶味浓郁,酥脆可口,流沙包面皮白嫩柔软,内馅甜而不腻,这家茶馆自己可是认定了,之后怕不是要成为常客有空就来了。

付过帐后,林翰生出去还又扭头看了看这茶楼牌子:“凤来楼,好名字啊。”说罢便登上马车回到府中,手里还拿着送了一份的点心和几张萧秋月所说的优惠券和积分卡。

这周围人一看,不得了,绝对不得了,这朝中官员不仅赞不绝口,还扭头又看了看牌子,这家茶楼的点心绝对不会错,这么一想,众人纷纷走进茶楼,搞得萧秋月和冬雪忙都忙不过来,萧秋月虽然累的感觉这个身体都快不是自己的他,可是还是满脸笑容的招呼客人,毕竟谁会和钱过不去呢?

入夜时分,萧秋月和冬雪累的直接瘫在了床上,今天的入账真是首战告捷,萧秋月摸着怀里的柜台钥匙,笑得和一个傻子一样,冬雪有气无力的对萧秋月说:“秋月,你说明天还会这么多人吗?”

萧秋月一翻身,盯着冬雪的眼睛说:“咱们现在是在资本积累阶段,积累结束,就可以稍微轻松一些了。”冬雪听不懂什么资本积累,她只想知道怎么轻松,萧秋月看出来了她的心思,狡黠的眨了眨眼:“咱们限流。”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