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3章
A+ A-

萧秋月有些疲惫的揉了揉手腕,看到笼屉里还剩下的几个豆沙包,便随手拿了一个出来塞到嘴里懒懒的嚼着,虽然已经凉掉了,不过依旧是面皮柔软,豆沙细腻。如果放在原来,自己定是要拍图发微博,顺便儿抱怨一下生活不易。

正在她准备咽下去的时候厨房的帘子猛然被掀开了,钻进来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姑娘,这一下可把萧秋月下了一个够呛,“咳咳咳”的咳嗽了起来,这可把那姑娘吓了一跳,连忙跑出去倒了一杯茶。

“冬雪,你干嘛啊,是要吓死我然后继承凤来楼吗?”在喝完冬雪递过来的茶水后,萧秋月顺了顺气便开口说道。

冬雪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掌柜的,我,我没那个意思。”萧秋月悻悻的看了她一眼,学着她的语气哼唧了一句:“我,我没那个意思。”说罢就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冬雪一看萧秋月出去了,一下子就着急了,紧跟着就走了出去:“掌柜的,掌柜的。”萧秋月看了一眼身后涨红了脸的冬雪有些没好气的说:“你这是叫魂儿呢?什么事,快说。”

冬雪轻轻地说:“掌柜的,我想家了。”萧秋月听到家字后有些微微恍神,自己不知不觉已经离家有一段日子了,不能说不想家,可这茶楼的生意才刚刚起来,自己是不能走的呀。

一旁的冬雪不知怎么的,一时间想家想出了神,竟然“呜呜”的哭出声来,萧秋月被搞得没了主意,只得上去好言相劝,可是这只能让冬雪哭的愈发厉害,萧秋月无奈的摇了摇头说:“给你放几天假,你别哭了,吵得我头疼。”

冬雪一听这个马上就止住了哭声,一把抱住萧秋月,声音里还带着一丝哭腔:“秋月你可太好了。”萧秋月突然板起脸拍了一下冬雪:“你叫我什么?”冬雪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秋,秋月啊。”

萧秋月有些无奈:“不是说了吗,要叫我掌柜的。”冬雪松开了萧秋月脸上满是不解的神情:“现在又没客人在了呀。”萧秋月一拍脑袋:“可不是吗,都给我整蒙了。”说罢拍了拍冬雪的肩膀说:“以后有人就叫我掌柜的,有牌面儿。”

入夜时分萧秋月窝在被窝里看着从窗子里透过来的光亮微微叹了口气,冬雪口口声声的说想家,这自己也想家啊,穿越过来也有挺长时间的了,也不知道自己家里怎么样了,来了这个地方全靠着自己原来的记忆和手艺撑着这家茶楼,而且这凤来楼的名字也是原来自家的老字号,现在用着也算是一个念想,每个月也定时去给这边的家里存些钱,虽说不多但也能体现出自己的一份儿孝心。

萧秋月翻了个身,她有些不敢睡,因为只要一闭眼,她似乎就会被自己生前那一场车祸的噩梦吞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体的缘故,自己每次做梦都是在第三视角,想着想着,一阵困意袭来,萧秋月抱着枕头,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嘀——嘀——”刺耳的鸣笛声再次响了起来,梦中的萧秋月站在一旁一动也不能动,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车被飞驰而来的货车撞得支离破碎,她想扑过去,想大声的叫喊,想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可她像是被下了咒一般,如同木偶。

血腥味逐渐的蔓延开来,鲜血顺着车窗上的碎玻璃蔓延下来,在柏油路上开出刺目的花,很快碎玻璃被染红,花也怒放了起来。

救护车的鸣笛混杂着人们窸窸窣窣的讲话声,警灯晃得让人睁不开眼,突然人们似乎发现了呆立着的萧秋月,一个人走了过来,两个人走了过来,一群人陆陆续续的围住了萧秋月,他们刚开始在窃窃私语着什么,可是说话声渐渐的大了起来,直到震耳欲聋。

“啊!!!”萧秋月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模背后,亵衣早已被浸的透湿,窗外的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她有些惊魂未定的站起身来,准备下楼到厨房里去倒一杯热茶给自己定定神。

就在萧秋月走进厨房的时候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让她慌了神,“会不会是老鼠?”萧秋月一边想着一边拿起一旁的扫把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

在离那个窸窣声越来越近的时候,萧秋月看到一大团黑影蹲在灶台旁吭哧吭哧的吃着什么,她早就被这个大黑影吓得脸色发白,什么也没想,就紧闭着眼睛狠狠的打了下去:“耗子精!去死吧!”

“诶呦喂!”

萧秋月被这一声整得有些发蒙,愣愣的说了一句:“这,耗子精还会说人话?”那个大黑影被这句话气的够呛:“你说谁耗子精呢?”萧秋月摇了摇头,迫使自己赶快冷静下来,这耗子精还会说人话,那更不能留了,出去为害一方怎么办。

萧秋月二话没说操起扫帚对这个“耗子精”劈头盖脸的打了过去:“你这个妖孽,叫你危害一方百姓,今天就让我来代替月亮消灭你!”

“耗子精”这时沉不住气了,这毫无章法的就朝自己打过来,一时间都招架不住,萧秋月还在给自己壮胆子一样的大喊大叫:“怎么了小老弟?被我这是打自闭了?怎么不说人话和我互动了?”

“你闭嘴!”微微带着愠怒的男声从“耗子精”的嘴里发出,他在萧秋月愣神的功夫时,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到了她面前:“你仔细看看,我是”一句话还没说完,在看到萧秋月惊恐的小脸时,江锦年的怒火突然没来由的消散了。

萧秋月此时满眼含泪,脸色苍白,唇瓣有些干,但是依然掩盖不了它粉嫩莹润的色泽,眼中的泪更像是含了盈盈秋水一般惹人怜爱,而她身上原本披着的单衣早已被抖落了下来,空留着素白的亵衣在身上薄薄的裹着。

一种没来由的心疼迅速笼罩了江锦年,他抿着嘴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女孩子看起来太瘦弱了,得多吃点肉补一补,要是跟了自己,那得天天好吃好喝往胖养,身体好了就能多生几个孩子。

萧秋月此时观察着愣在自己眼前的男子,一双剑眉星目,面色如玉,唇若桃瓣,身上的气质也是器宇不凡,定是一个修炼多年的老妖精,她心里盘算了一下后偷偷向后挪了一下,摸到了盐罐,就在江锦年愣神的时候,萧秋月心一横,狠狠的抓出来一大把盐闭着眼猛地一下撒到自己身前的那个身影上。

“耗子精!去死吧!”喊完后她偷偷睁开了一条缝,眼前的男子并没有消失,而是被自己的盐撒了一头一脸。

江锦年恨恨的吐了几口唾沫,对萧秋月的好感顿时烟消云散,在把粗盐粒从嘴上弄掉后,他盯着萧秋月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你看好了,老子是人。”

江锦年现在心情极差,那个顾家大少爷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非说自己的猫被他给药死了,开什么玩笑,他江锦年天天这么忙,哪儿来的空去药他的猫?好嘛,现在自己又被盐撒了一头一脸,真是让人处于崩溃的边缘。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