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5章
A+ A-

萧秋月闻言后,直接走到了江锦年的身前,冷冷地说:“你说什么?”江锦年看着眼前这个丫头收起了昨日狡黠可爱的样子,变得冷冰冰的,一时间让他有些搞不懂这个人,难道她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种浅显,只是一个有些可爱的小财迷。

萧秋月看他没什么反应,便直接拽着他的衣袖往外拖:“既然这样,你就随我去趟官府吧。”江锦年一下子慌了,如果去了官府,被关进大牢可怎么办,这样自己的名声不就毁了吗,而且还是因为深夜闯到一个茶馆偷吃了人家的豆包,这让自己的脸往哪儿放啊。

萧秋月一个小女子怎么能拖动一个正在思考的武林中人啊,自己是又拖又拽,连吃奶的劲儿都使了出来,咬牙切齿的样子让冬雪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

萧秋月此时才发觉自己有些失态,她有些尴尬的撒开了手,瞪了一眼一旁笑的正欢的冬雪,恶狠狠的冲着江锦年说:“你今天不签了这个,我就再告你强暴我!利用社会舆论!用群众的口水淹死你!”

江锦年的脸“腾”的一下子红了起来,昨天的个身着亵衣,眼中带泪楚楚可怜的萧秋月一下子就浮现在了自己的脑海里,他甩了甩头,想把脑子里的那个影子赶走,可这个在萧秋月的眼里就不一样了,她觉得这个是对她一种公然的挑衅。

就在萧秋月准备用垃圾话怒喷江锦年的时候,江锦年倒是先发话了:“这位小姐,你看这样,我现在多赔你一些钱,你呢,别让我做这么长时间的工,你看怎样?”一听到钱,萧秋月脸上的神色略微有些缓和,但是她还是装作一脸老娘不差钱的表情漫不经心的说:“你打算赔多少呀?”

江锦年伸出一根手指,萧秋月不屑的笑了一下:“一两银子就想打发我?你当我是要饭的吗?”江锦年摇了摇头,萧秋月想了想准备狮子大开口一下:“一百两?”江锦年现在完全是抱着破财消灾的态度来对待此事,他缓缓开口:“一根金条。”

萧秋月顿时有些沉不住气了,一根金条,这是什么概念,这可是京城第一茶楼才能见识到的东西啊,萧秋月深呼吸了一下,这可是一条大鱼,可不能跑了。

江锦年的算盘可是打错了,原本以为这一根金条可以让自己少干几年,没想到更是被这个丫头摁住了。

萧秋月转过身去,抑制住自己内心的狂喜,依旧用平淡的语气说:“你觉得我像是这么爱财的人吗?”江锦年默默的点了点头,这颤抖的肩膀,一看就是在偷着笑吧,这可是没有被萧秋月看到,不然估计会引来一顿他听不懂的怒喷。

萧秋月又转回身来,此时的她已经管理好了自己的表情,一脸淡然的说:“一根金条也不是不可以,勉强给你去掉半年的日子吧。”这句话让江锦年大跌眼镜,一根金条只能免半年,这未免也太黑了吧。

可是仔细一想,自己现在在被仇家追杀,来这个地方避避难倒也不失为一个明智的选择,大不了到时候另找个借口偷偷溜走。

江锦年走到柜台后面,拿起了那个“卖身契”改掉了日期后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后,走回了萧秋月的面前:“那以后我就要叫你掌柜的了。”

清晨的阳光打在了江锦年的身后,此时的他像是披上了一层圣光一般,面容也比昨日显得格外俊美,眉宇间的英气也让人痴迷,萧秋月不由得有些恍神。

冬雪的一声:“掌柜我走了。”才拉回了萧秋月的思绪,此时的江锦年还笑眯眯的看着萧秋月,她红着脸应了一句冬雪的话后便转过身进了厨房,江锦年冲冬雪点点头:“这位小姐路上小心。”冬雪扭过头对着江锦年笑了笑:“叫我冬雪就行了。”说罢走出了茶楼。

萧秋月此时在厨房揉着面团,脑子里却是江锦年的面容,她狠狠的揉了几下面团,心想“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一个魔鬼。”

就在各种点心都做成半成品时,萧秋月走了出来,让江锦年去开门迎客,顺便挂出来今日特供的海报,江锦年哪儿见过这种营销方式,不由得有些奇怪,刚想问为什么时,萧秋月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一般:“你不要太多话啊我告诉你,该干嘛干嘛,快去干活。”

随着时间的流逝,客人一点点的多了起来,其中还不乏一些富家公子和小姐,此时的萧秋月是忙的团团转,既要去看点心,又要去算账,江锦年看在眼里不由得有些心疼。

就在江锦年准备去送点心的时候,萧秋月叫住了他:“这是最后一桌了啊。”江锦年有些不解这正是人们出来闲谈喝茶的好时候,怎么说也不应该这个时候关门啊。

萧秋月有些头疼,自己这个意识半会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这种饥饿营销是各大网红店的首选营销模式啊,专供特供限时供应更是可以刺激人们的消费欲望。

她冲江锦年摆了摆手:“别摆出一副痴呆的表情看着我,晚上吃饭再和你讲。”江锦年点了点头之后便走出了厨房,萧秋月一下子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地上,她心里疯狂默念“太累了,创业实在是太累了。”自己天天忙得团团转,感觉都快散架了。

萧秋月一边揉着手腕,一边暗地里咒骂着那个把自己撞死的司机,如果不是他,自己现在估计在自家“百年老店,宫廷秘方”的牌子下自拍发微博呢,“配文一定要是今天又是辛苦的一天【哭哭】”,其实自己只是在店里和咸鱼一样摊着刷微博而已,而自己作为八百万水军头子,下面必定是无数点赞,。

在放好挡住店门的最后一块门板后,萧秋月彻底瘫在了大堂的桌子上,她有气无力的冲着江锦年招了招手说:“今天晚饭就自己解决吧,我实在是累得不行。”江锦年看着萧秋月这个样子实在是心疼的不得了:“掌柜的,要不,今天我带您去洪福楼吃顿饭?”萧秋月现在哪有这个力气,她趴在桌上把头扭向一边:“累,不想动,没胃口。”

江锦年抿了抿嘴,转身走向了厨房,不大一会儿,饭菜的香味传了出来,萧秋月耸了耸鼻子心想“这也太香了吧。”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