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6章
A+ A-

不一会儿江锦年端出了两盘菜出来,小炒肉色泽鲜亮,青红尖椒特有的香味完美的被挥发出来,配着辣酱的浓郁香气,可把萧秋月的馋虫瞬间被勾了起来,脑子也不晕了,四肢也不软了,一个白灼菜心正好也去油解腻,酱汁还略微带着一丝甜味儿,萧秋月此时就眼冒精光的盯着那两盘菜,江锦年一度认为她会把盘子一并带着吃下去。

江锦年在把菜放在桌上后,转身去厨房取了两个馒头和碗筷出来,萧秋月正准备伸手先抓一片肉片,不料江锦年的出现让自己有些尴尬,她缩回了手,又以最初的姿势趴在了桌上。

江锦年自认武林中的女孩子大多都很豪气,但是这种有些粗野做法的女性自己倒是第一次见,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觉得这种做法很适合她,有些顽皮可爱,任是其他任何一个女性这样,他都会觉得粗俗不堪。

江锦年在摆好碗筷后,萧秋月迫不及待的夹起了一筷子肉放进嘴里愉快的嚼了起来:“哇,锦年,想不到你手艺这么好啊。”萧秋月嘴里塞满了东西,说话也含含糊糊的,江锦年倒是别的没听清,就俩字儿“锦年”听的格外清楚。

如此亲密的称呼让江锦年有些不知所措,这丫头未免也太大胆了一些,难道她对其他男人也是称呼的这么亲密吗?想到这里江锦年不由的有一丝妒意。

萧秋月还在一边往嘴里塞东西一边不停的夸赞江锦年的手艺,却没有发现他的脸越来越黑:“够了!”一声怒吼搞得萧秋月手一不稳一筷子肉掉到了桌面上,她顿时不高兴了起来:“姓江的!你疯了!”江锦年这才发现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了,他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在萧秋月的怒视下有些小声的说:“掌柜的一般称呼男子都是如此亲昵的吗?”

萧秋月愣了愣,搞不懂这人在想什么,长得这么好看怎么感觉像是个傻子:“什么亲昵比亲昵的?你在说什么梦话?”江锦年有些不理解的说:“掌柜的刚刚直接叫我锦年,就是一个亲昵的称呼了啊。”

萧秋月一拍脑袋,自己怎么忘了这个茬,现在是古代,不比现代,对男子这样称呼就是显得太过亲昵了,她笑着对江锦年说:“我怎么忘了这件事了呢,这个是我家乡的习俗,叫自己的小老弟都是这么叫的。”

江锦年打量了一下萧秋月:“这么说掌柜的不是本地人?”萧秋月点了点头:“对,我的家乡叫中国。”

“中国。”江锦年反复咀嚼着这两个字,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萧秋月看江锦年想不出这是哪里,便耸耸肩拿起了馒头吃了起来:“你就别想了,这个地方很远的,我也想那里,可是我回不去了。”

“为什么回不去?家乡哪有回不去的道理?”江锦年追问道,萧秋月沉默了一下,看向从木板透过来的光,叹了口气:“你不懂。”她随即换上了一副快乐的面孔,冲江锦年说:“我告诉你啊,你要是在中国这么对我讲话,你第二天怕不就会被我弟兄人肉出来,然后被我的八百万水军连喷三天三夜让你没法做人。”

这一席话直接镇住了江锦年,这丫头的来头可不简单,八百万水军头子,那得是个将军才能有的兵力,怪不得她今天早上会显露出那种眼神。这家回不了,怕不是和家里闹了矛盾?难道是个世家大族的千金小姐?如此一来,娶她过门的话家里必然会高兴的。

在一旁啃着馒头的萧秋月并没有感受到江锦年越来越复杂的眼神和他越来越跑偏的想法,此时萧秋月的心里只有两个字“真香”。

入夜时分,又到了每天都让自己最头疼的睡觉时光,别人睡觉是休息,她萧秋月睡觉简直是酷刑,是折磨。最近的梦越来越逼真了,她似乎都能感受到梦中那些人冲自己脸上呼来的气息,不是热气,而是那种冷的彻骨的寒。

可是人不能不睡觉啊,今天的萧秋月依旧心情复杂的铺好了床,躺了上去,自己已经做好了要原地爆炸的准备。

此时的江锦年躺在后院的屋中思考人生,既然这个丫头是中国将军的女儿,为什么会来到乾正的京城开茶馆呢?难道是被家中赶出来的?或者说是被逼婚所以才不敢回去?江锦年自己点了点头,觉得第二个想法还是比较可靠的,毕竟只有逃婚才会走得这么远吧。

窗外的月光如同一滩湖水一般柔柔的洒在茶楼上,也漫进了萧秋月的窗子和小小的后院里,秋蝉有一声没一声的懒散的叫着,虫鸣也不似往日热闹,就在江锦年迷迷糊糊的睡着时,一声惊叫让他一下子没了睡意。

“完了,掌柜的是不是被家人发现要绑回去逼婚了?”这么想着,江锦年用轻功直接踏上了萧秋月的窗沿,他猛地打开窗户,左右观察着,并没有什么人入侵的痕迹,倒是萧秋月缩在被窝里哭的梨花带雨。

江锦年快步走到萧秋月的身边,刚想问发生了什么,就被萧秋月一把抱住,一时间让他有些手足无措,萧秋月一边哭一边喃喃自语:“又是车祸,又是他们,为什么,就算在那里死了我都不得安宁吗?”江锦年此时放松了僵硬的手臂,抱住了哭的瑟瑟发抖的萧秋月轻声安慰道:“不哭不哭,我这不是来了吗?”萧秋月在江锦年的怀里渐渐止住了哭声,看着她稍微好了一些后便端来一杯水,服侍她饮下。

就在江锦年准备回到自己的小院时,被萧秋月直接叫住:“江锦年!你别走,我害怕。”可是这哪儿有在未婚女子闺房留宿的道理啊,江锦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萧秋月马上换上了一副恶狠狠的样子:“你要是不陪我,我就扣你工钱。”

这句话搞得江锦年哭笑不得,他看着虽然嘴硬,但是眼睛里满是期盼神色的萧秋月没有办法,值得下楼拿上自己的被褥枕头上了楼。

看着江锦年在自己屋里的地板上安顿好后,萧秋月满足的闭上了眼睛,嘴角偷偷的翘了起来:“晚安。”她小声说道。

此时的江锦年躺在地板上盘算着明天该如何问她的一些身世,渐渐地眼皮越来越沉,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