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7章
A+ A-

不知道为什么,今日的凤来楼比往天还要忙碌,萧秋月一边把点心放好在精致的小碟子里,一边抱怨着自己快累断了胳膊腿儿,萧秋月看到江锦年进来拿干果点心时,叫住他,说自己要去大堂转转,问问今天的点心合不合口味,说罢,也不等江锦年叫自己,便直接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萧秋月转来转去,发现了一个问题,这茶楼里的富家小姐比往日可多出了不止一倍,这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萧秋月看着有一桌还算面善的小姐们,便走了过去,想问个究竟。

萧秋月笑脸盈盈的走向那一桌富家小姐,过去寒暄了两句后装作一脸不解的样子问:“各位小姐,我这里有个问题想问一下,为什么今日这各个府上的小姐愿意赏脸来我们茶楼啊。”其中一位用袖子掩着嘴笑了出来,正好此时江锦年端着点心走了过来,在摆放好后冲小姐们点了一下头:“各位小姐请慢用,还有什么需要再找我。”说罢又匆匆离去,毕竟还有好几桌客人等着呢。

就在江锦年走了之后,那位小姐冲萧秋月眨了眨眼:“别人我不清楚,我们过来就是为了多看那个店小二两眼。”萧秋月有些茫然,这么大个儿一个人,有什么好看的,满大街都是,男人随手一抓都是一把。

另一个小姐看出来了她不解的神色,笑着说:“掌柜的,你不觉得这个店小二格外的不同吗?”萧秋月下意识的回了一句:“就一个人啊,除了有点高,也没什么不同。”那个小姐摇了摇头:“这个小二看上去可是一个真真的美男子呢,这气质也不是一般人可比拟的,像是大侠!”

这句话点醒了萧秋月,似乎确实是这个样子,从第一次遇见的那天,即便是夜里,也能感觉到是一个俊美异常的男子,而且昨日深夜,他似乎是从窗子里跳进来的,难道,他会轻功?不会真是个江湖大侠吧,萧秋月谢过那一桌小姐后便回到厨房,只要江锦年一进来,就会被她盯着看,这眼神看的江锦年背后直发寒。

看了看今天的点心没有剩余后,叫江锦年把门口的牌子搬了回来,萧秋月趴在柜台里想着,既然今日的各位富家小姐是为了看他专门过来,那以后也会因为江锦年而来,女人啊,只要看上了一个男人还不敢讲的话,只能采取迂回战术,去单位门口蹲人。

既然如此,自己的营业额岂不是也会蒸蒸日上吗。想到这里萧秋月忍不住笑了出来,江锦年啊江锦年,你就是我的活招牌,人形大立牌,形象代言,我的摇钱树!

一旁收拾桌子的江锦年狠狠的打了几个喷嚏,他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心想“看来是天冷了,得多加衣服了。”

今天的萧秋月躲在柜台笑呵呵的数着今天所赚到的钱,数了一遍又一遍,虽然自己又做点心又收账的有些累,但是这钱来的多痛快啊,感觉离京城第一茶楼的名号又近了一步。萧秋月此时沉浸在自己的想法里,连江锦年叫她吃饭都没听到。

江锦年看自己不管叫几声都没人应,只有嘿嘿的傻笑声从柜台后传出来,江锦年有些不放心的走了过去,看到自家掌柜的瘫在柜台上抱着散乱的银票露出一脸智障的笑容,这个场景一度成为两人婚后江锦年用来反击萧秋月的有力武器。

此时萧秋月看到了憋着笑的江锦年有些尴尬,她整理好自己的银票认认真真的记好了今天的账后,把银票小心翼翼的锁在了柜子里,最后还拽了拽那把铜锁。

江锦年看着萧秋月爱财如命的样子只觉得可爱,看她锁好银票后便开口问道:“掌柜的,再不吃饭,饭菜可就要凉了。”萧秋月的嗅觉此时才反应过来,满屋子饭菜香味让她的肚子“咕噜”的响了一声。

这一响不要紧,直接让江锦年笑出了声,萧秋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后走向了桌旁,自己拉了一把椅子一声不吭的吃了起来,这一下子可吓到了江锦年,自己不会把她惹生气了吧,可是他江锦年长了这么大还真没见过哪个姑娘家的肚子会叫。

萧秋月感受到了江锦年的目光,嘴里塞满了吃的含含糊糊的说:“没见过美女吃饭啊,你再不过来吃饿死你。”说罢还真的不理江锦年了,一门心思的嚼着饭菜。

又到了每天令人发寒的睡觉时光,萧秋月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连安神香都安排上了,就不信今天睡不好,点上香后萧秋月改好了香炉的盖子,躺在了床上,想了想她把姿势变成了童话故事书上的睡美人的姿势,伴随着生活要有仪式感的想法和安神香传出来的淡淡的香气,萧秋月沉沉的睡着了。

楼上的萧秋月睡的沉,可是楼下的小院子可就不一样了,就在江锦年准备就寝时,却传来了敲门声,这大半夜的,能有谁啊,江锦年有些生气,累了一天,难道连个好觉都不让人睡吗。他打开门后,站在那里的人让自己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江大侠,最近剑还有练吗?”那人倒是无视了江锦年的错愕,自顾自的走了进来。江锦年关上房门,低声喝道:“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那人坐在木桌旁,轻轻一吹气,把跳的正欢的火苗吹得只剩青烟,窗外的月光打到那人的脸上,清秀面容上的那双眸子却透出隐隐的邪气,他笑了笑说:“我顾闻风想知道你在哪里还不容易?前几日你被我追到这条街上之后就不见了踪影,没想到啊”顾闻风轻轻地叹了口气:“江湖上的新秀居然窝在一个茶馆里,给人做店小二,丢人。”

江锦年额上的青筋爆了起来:“你说什么?”顾闻风丝毫不怕:“我说你丢人,给你们江家丢人。”

江锦年一拳打了过去,顾闻风侧身一夺避开了他的拳头:“既然如此,我也陪你比划两下。”说罢,两人从屋内打到了屋外,原本安静的深夜变得有些吵闹,打碎东西的声音不绝于耳。

此时的萧秋月从一个精致女孩的浅睡眠中被吵了醒来,作为一个有些低血压的人,萧秋月的起床气比其他人来的更加气势汹汹,她披上单衣咬牙切齿的走下楼去,看看这个江锦年又给自己惹了什么幺蛾子。

这不下楼还好,一下楼就听到后院叮呤咣啷的,她走过去一看,两个男人此时打的不亦乐乎,自己好好的后院被整得稀碎,萧秋月的心态直接崩了,她深吸一口气,用出了自己最大的音量:“你们疯了!是要死吗!”

这一嗓子直接喊懵了这两个人,可能是声音太大,顾闻风和江锦年的脑子一时有些隐隐作痛,顾闻风此时有些错愕,难道这就是江湖上失传已久的狮吼功?

萧秋月一双眸子瞪得溜圆,她一手插着腰一手指着两个人:“你们两个!这么能耐怎么不上天啊?我是不是应该掌声送给社会大哥,啊?跑我这里打什么打,我这个不要钱的啊。”萧秋月骂的有些头疼,她揉了揉太阳穴冷静了一下,这么骂人也不是个办法,她冷着一张脸看着顾闻风说:“选吧,要么十根金条,要么卖身给我打工。”

顾闻风想了想:“我没什么钱,只是在这里遇见了老朋友,便切磋一下,在下愿意给您,嗯,打工。”顾闻风说出打工两个字觉得有些怪怪的,说不上来哪里有些不太对劲。

“明天把卖身契给我签了。”说罢萧秋月回到了楼上,准备继续精致下去,这大半夜,折腾的容易长皱纹。

江锦年看着顾闻风,觉得有些好笑:“你这又是为何,顾大少不会十根金条都拿不出来吧。”顾闻风笑的一脸人畜无害:“不,我只是想和你待在一起,这样我迟早都能收拾得了你,你做的事儿我可是不会忘了的。”

江锦年心里疯狂哀嚎“大哥啊,把你家猫给药死的真的不是我啊。”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