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9章
A+ A-

待桌上碗筷收拾整齐之后,萧秋月指使顾闻风去洗锅,这大少爷一下子就不乐意了,自己从小到大都是下人好生伺候着,这事儿自己还真没干过,再说了为什么这粗活累活都要他顾闻风干,那边儿的江锦年就是摆设还是怎么的?

萧秋月看到这人一脸不情愿的样子便淡淡的说:“人家江锦年为什么不用刷锅洗碗,你心里没点儿数吗?人家天天给咱们做饭吃,你会做吗,你要是会,下次就让他刷碗。”顾闻风悻悻的走到后厨,这时萧秋月冲冬雪使了个眼色,指了指厨房,冬雪瞬间会意,点点头后便走进了厨房,萧秋月喃喃自语道:“冬雪啊,我只能帮到你这儿了,最后怎么样就是你俩的缘分和造化了。”

江锦年在一旁看的两个人挤眉弄眼的有些好笑,顾闻风顾大少,怕不是被人盯上了,他用手戳了戳一旁小声念经似的萧秋月说:“掌柜的,咱们什么时候开始啊?”

“啊?开始?开始什么?”萧秋月被猛地一戳有些脑子短路,她呆呆的看着江锦年,江锦年不禁笑出了声,这丫头怎么一受惊吓就变成这种样子,看上去傻傻的,但是可爱的紧,他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萧秋月的脑袋,嗯,发丝软软滑滑的很是舒服。

萧秋月看着在烛光下江锦年棱角分明的俊脸,嘴角上扬的样子简直就是让亿万少女沉醉的梦中情人啊,如果放到现代去,绝对是一个当红小鲜肉,这样的人放在茶馆真的是有些可惜了,不过因为他,自己的事业也是蒸蒸日上,如果他能一直待下去就好了,这样自己怕不是就彻底发家致富了。

就在萧秋月看着江锦年,心里还打着小算盘的时候,江锦年不经意的揉了揉她头发的动作,让萧秋月彻底死机,他的手好暖,萧秋月不知道为什么,就在他的手接触到自己发丝的那一瞬间,心跳好像都漏了一拍。

厨房里的两个人此时的气氛有些尴尬,毕竟不熟,而且姑娘主动过来帮忙,又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实在是让顾闻风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讲讲江湖吧,怕她觉得没意思,说点儿江湖趣事吧,又怕她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于是两个人一言不发的刷着本身就已经很干净的碗。

冬雪首先打破了沉默,她轻轻的说:“江大哥做的饭很好吃。”顾闻风点了点头,江锦年做菜好吃这个事儿这两天自己可是深有体会,没想到这个人剑法出众,做菜也这么好吃,冬雪看到顾闻风有了回应,便有些放开了,她笑着对顾闻风说:“那顾大哥会做菜吗?”

顾闻风闻言愣了一下,笑着摇了摇头:“做菜这方面,我是真的比不上江锦年。”冬雪来了兴致,感觉两个人似乎有共同语言了的样子,她放下手中的碗,看着顾闻风笑眯眯的说:“我会做菜啊,我做菜也特别好吃。”

顾闻风看着眼前笑着的少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点了点头说:“那你教我做菜吧。”看着冬雪一脸错愕的表情,他自知说的话有些过了,便尴尬的举了举手里的碗:“为了不洗碗。”冬雪看着他笨拙的解释不禁笑出了声:“好啊。”顾闻风扭过头去,心想“这姑娘笑起来可真好看。”

待冬雪和顾闻风去休息后,萧秋月带着江锦年走进了厨房,她准备好了食材后,围上围裙,做了一个加油的姿势,喊了一声:“萧秋月,showtime!”

江锦年愣了一下,原来这丫头叫萧秋月啊,不过她刚刚这说的是什么话啊,但是看着萧秋月已经开始揉起了面团,自己也不好再插话,便静静的站在她身边看着她的侧脸,这是萧秋月的一缕头发从耳边滑了下来,江锦年自然的伸出手给她重新别回耳边,萧秋月愣了一下,脸上红了起来,她想着若是以后江锦年也和现在一样站在自己身旁,为自己挽起滑落的发丝也是一种平淡的幸福吧。

今天的点心多,要做的准备也多,猪肉馅啊枣蓉啊还有豆沙馅,还好枣蓉和豆沙还有剩余,现在只调好猪肉馅就好。

猪肉馅是在下午时叫江锦年去集市上的猪肉摊子上买到的,还算新鲜,调出的味道应该也不会差,而在猪肉馅中除了加入平时的基础款调料,萧秋月还从中加入了蜂蜜,熟芝麻和白砂糖,这样让鲜肉月饼出来的味道更加独特鲜美。

在最后一种点心也放进了炉中,萧秋月用手背擦着脸上的汗珠长出了一口气:“好累。”说罢她看着江锦年调皮的眨了眨眼:“锦年,怎么样看了这么长的时间有没有学到些什么啊。”江锦年没说话,只是洗净手后按着自己刚才的印象做了个枣花酥出来,萧秋月看着这个点心倒是觉得挺像那么回事儿的。

等到所有的点心摆好端上桌后,已是快到子时,萧秋月调出一点秋梨膏用温水化开放在木桌上,一脸严肃的看着江锦年,等着他的评价。

麻饼表皮酥脆内馅柔软,枣泥菊花酥的味道传统中却带着新意,软糯醇厚的枣泥馅儿中包裹着蜜渍的菊花瓣让人欲罢不能,其他几样小点也让江锦年赞不绝口,但是最惊为天人的还是这秋梨膏。

他先是浅尝一口后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即顿顿顿的都喝了下去,本来看着这个颜色觉得有些怪异,却没想到可以如此好喝,江锦年看着萧秋月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仙女。

萧秋月有些得意的看着江锦年:“不知道这是什么了吧”她狡黠的眨了眨眼继续说道:“这叫秋梨膏,秋天喝这个化痰止咳,生津润肺,是一个非常好的饮料,我们家里一到立秋,马上就会供应上秋梨膏,这么算是我从小喝到大的东西,不过这里搞不到太多川贝,不然这个就不用限量供应了。”

江锦年愣愣的点了点头,果然是大户人家,这东西他原本听都没听说过,更别提说喝过了,这里面居然还有川贝,果然将军府中还是殷实啊。

看着萧秋月打起了哈欠,江锦年开口说:“时间不早了,早些休息吧。”萧秋月看着黑洞洞的楼梯口有些害怕,她怯怯的说:“我怕黑……”江锦年笑了笑:“不怕,有我呢。”萧秋月心底的少女心彻底炸开,这句话男友力也太强了吧,完了完了这是要沦陷。

江锦年拿起烛灯走在萧秋月的前面,到了楼梯口的时候,他扭头冲萧秋月说:“如果你害怕就抓着我的衣服。”说罢便走上了楼梯,萧秋月反应过来后连忙抓住江锦年的衣角,那上面似乎还有他的温度。

萧秋月进了房间,也不顾及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一日的劳累让她直接冲着床扑了过去,在江锦年放好烛灯后,萧秋月已经睡着了,他走过去给她盖好被子,毕竟这秋夜也是凉的很,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染上风寒,就在他给萧秋月掖好被角后准备抽手离开,萧秋月突然下意识的抓住了他的手,迷迷糊糊的嘟囔着:“你别走,我怕。”

这一握,在两个人的心底彻底泛起了涟漪。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