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10章
A+ A-

清晨的阳光透过雕花木窗隐隐的打在萧秋月的脸上,她微微皱了皱眉,觉得有些刺眼,突然她感觉到一直大手轻轻的捂上了她的眼睛,她第一反应是惊恐,可是那只手的温度却让她觉得温暖又安心,萧秋月眨了眨眼睛,就听到一个刚刚睡醒有些慵懒沙哑的男声:“醒了?”萧秋月轻轻的“嗯”了一声,嘴角不自觉的有些上扬。

江锦年把手从萧秋月的眼睛上拿开时,不适应光照的她又皱起了眉头,江锦年连忙又捂上了她的眼睛,萧秋月哼哼唧唧的说:“不行不行,这样下去容易赖床,锦年你把手拿开吧。”江锦年看她那么累,还巴不得她能多睡一会儿,可是听到萧秋月那么说也只能慢慢抬起手让她适应光线。

在萧秋月睁开眼睛后,第一眼就看到了江锦年冲自己笑眯眯的样子,为了掩饰自己的害羞,萧秋月装作凶巴巴的样子盯着江锦年:“我都要换衣服了,你还不出去啊?”江锦年点了点头,走出了房间,萧秋月在梳洗过后也走到了楼下。

冬雪这时神神秘秘的走了过来:“掌柜的,听说昨天江大哥……”萧秋月一下子就打断了她的话:“别乱说啊,昨天太晚太累了,我怕黑,让他把我送上去的。”冬雪一脸你撒谎的表情看着她:“可他昨天没回去睡啊。”萧秋月脸腾的红了起来,结结巴巴的说:“我,我不是,他就陪了陪我,我怕黑,太累就睡着了。”

冬雪觉得有些奇怪:“既然你们两个互相喜欢,为什么不在一起呢?”萧秋月叹了口气说:“可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这样不能在一起的吧。”冬雪更听不懂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是什么?”这一句话可是惊到了萧秋月:“你们这是能自由恋爱的?”冬雪虽然没听懂,但是她还是接了一下话茬:“只要是门当户对就没什么问题。”萧秋月的心里突然雀跃了一下,既然没有这一层束缚,自己大概也能安心和江锦年自由恋爱了。

她哼着小调走进了厨房,今天开始用了新的点心餐单,自己也要赶快做出来一些。

萧秋月现在原料摆放整齐的灶台旁严肃的系上围裙,她闭着眼睛让纷繁复杂的思绪沉静下来,在长长呼出一口气后,她睁开了眼,眼睛里不再是那种平时的狡黠,而是一种沉稳和自信。

去核的红枣和红小豆此时在蒸笼里已经散发出了香甜的气息,白雾似的蒸汽在微风的吹拂下宛如袅袅婷婷的少女,萧秋月在面盆中舀出几碗面粉,又加了一些盐后慢慢加入冷水开始搅拌,看着成了型后盖上湿润的笼布便开始醒发面团。

在醒发面团的时候,红枣和红小豆早已被蒸的软烂,顾闻风顺着香味走进了厨房:“掌柜的,这什么啊,这么香。”萧秋月看了一眼顾闻风耸着鼻子闻来闻去的样子被逗乐了:“这是蒸好的红枣和红豆啦。”顾闻风坐到一旁的板凳上,看着萧秋月把笼屉从灶台上端下来,可能是笼屉太重,萧秋月脚下一个不稳差点儿摔倒,好在顾闻风眼疾手快的扶住了萧秋月没让那香气扑鼻的枣子掉到地上。

萧秋月此时惊出一身冷汗,如果刚才要是摔倒了,自己的腰怕是就不用要了,在萧秋月站稳之后便抽身又坐回了凳子上,这两个人此时都不知道的是江锦年在刚才就在门帘后看着他们两个,要不是他知道那是萧秋月脚下不稳顾闻风出手相助的话,他就直接冲进去摁着顾闻风打了。

此时的顾闻风坐在板凳上看着萧秋月慢慢的捣着枣蓉和豆沙,他带着一丝神秘的表情低声说道:“昨天江锦年没回来睡,你说他是不是去迎春……”在顾闻风还没说完的时候,江锦年咳嗽了两声走了进来,萧秋月停下手中的活计饶有兴趣的说:“迎春楼,什么迎春楼啊。”

江锦年忙出声说道:“秋月,你别听他瞎讲。”萧秋月做了一个闭嘴的手势,笑眯眯的扭过头看着顾闻风,此时的江锦年真是想生吞活剥了那个一脸坏笑的人。

顾闻风清了清嗓子,绘声绘色的说了起来:“这个迎春楼啊,是京城最好的一个青楼,里面的头牌叫隐月儿,是个冷美人,但是舞姿和歌喉是尤为动人,江锦年可是喜欢得紧呢,原来天天都念念叨叨这个隐月儿,我当时和他去了一次,诶呦喂,这身段儿,这水灵儿……”萧秋月此时捣完了枣蓉和豆馅,那个面团便成了出气筒,手劲大到让二人有些咋舌,江锦年满脑子都是“不愧是将门虎女,一定是习武之人,我俩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萧秋月满脸笑容的听完顾闻风讲的花边新闻,便让他出去干活儿,在他走到江锦年的面前时,笑着冲他眨了眨眼,江锦年还没来得及发作,就被萧秋月叫了过去,她一边揉着面团一边轻描淡写的说:“这隐月儿挺好的啊。”江锦年连忙否认:“不不不,没有没有,不是这样的。”萧秋月看了他一眼,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她走过去站在他的对面抬起头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江锦年,我喜欢你。”这一句话惊住了江锦年,他从未见过哪家女子主动和心上人表露心声的,就在他愣神的时候萧秋月又开口说:“从第一面见到你就知道你和常人不同,而且在我噩梦的时候你毫不犹豫的冲了上来,在我怕黑的时候给我依靠,在我被阳光刺到眼睛的时候你为我遮住强光。”她仰着脖子认真的看着他:“我本来孤身一人,但是你的出现让我有了久违的安全感,没有你我就会很慌张,所以,公子,你愿与我共度余生吗?”

江锦年低头看着这个认认真真和自己表白心迹的小人儿,心里涌起了一丝莫名的情绪,他肩负江湖,不知道能不能给她她想要的未来,不过将门之女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若是家中实在不许,自己和她一起经营这个茶楼也罢,他俯身抱住萧秋月,在她耳边轻轻的说出:“愿意。”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