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13章
A+ A-

晚上吃饭时萧秋月闷闷不乐的用筷子戳着碗里的米饭,就连江锦年专门做的红烧肉都没有碰一下,冬雪担心的看着萧秋月,这样不吃不喝也不是个事儿啊,她夹起一筷子肉放进萧秋月的碗中,轻声对她说:“秋月,你这样是不行的,你得好好吃饭才能想出好办法呀,不然饿着肚子怎么能好好对付那个什么柳三娘。”说着,她还翻了一个白眼:“这女人,看着就不是什么好鸟。”

萧秋月被冬雪给逗乐了,自己茶楼的人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下班就开始秋月秋月的喊自己,嘻嘻哈哈的完全没有平时叫自己掌柜时的样子。

萧秋月嚼着红烧肉,看着三个人吵吵闹闹的样子一瞬间觉得这样的日子也是很幸福的,原来自己总是一个人,父母工作时常不在家,家里其他人也天天忙忙碌碌的,几乎自己从小就是一个人长大,孤独都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一样的存在,只有网络和手机是自己最忠实的存在,现在有了这么一群可爱的朋友,还有自己的心上人,萧秋月的心中被填的满满当当的,全是幸福。

入夜,萧秋月坐在院子里看着天上的星星,这古时候的星星就是和现代大都市的不一样,又大又亮,那种光可以披在身上一样,满天繁星煞是好看,此时江锦年走了过来,他看着萧秋月看着天空发呆的样子有些可爱,便没有打扰她,悄悄的在她身旁坐了下来。

萧秋月感受到了他坐在自己身边,但是并没有说话,两人静静的坐着,天上的月光洒在二人身上,就像是给两人披上了一层轻纱,秋虫的叫声也愈加的微弱,可这样也算是平添了一种氛围,萧秋月在月下显得格外的好看,江锦年不由得看痴了,这时萧秋月将头轻轻的靠在了他的肩上,江锦年一下子僵住了,萧秋月身上的香气笼罩了江锦年,让他一时反应不过来。

其实在这儿还不止这两个人,顾闻风和冬雪此时正悄咪咪的躲在小院儿的门后看着他俩,顾闻风小声说道:“你看,我就说嘛,这两个人就是看对眼了。”冬雪有些不服气:“怎么可能,我们掌柜的只是累了想靠着江大哥而已!”顾闻风有些无奈,这个丫头怎么这么不解风情,这明显就是两个人好上了,头都靠在肩膀上了,还说什么休息。就在两个人小声争论的时候,萧秋月和江锦年那里却有了一个实质性的进展。

萧秋月转过头看着江锦年,微风拂过她的脸庞,吹乱了一头青丝,江锦年伸手去帮她别在耳后,可是他的手停在了萧秋月的脸庞,她的肌肤就像婴儿一样柔嫩白皙,两个人的脸贴的很近很近,就连呼出的热气都可以扑在对方的脸上,萧秋月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般的闭上了眼睛。

江锦年此时心脏紧张的都快要跳出来,面前的少女睫毛轻颤,樱唇微微张开,湿润粉嫩的嘴唇像是在邀请自己来品尝一番,这对于自己来说是极大的诱惑,但是自己不能亲上去,姑娘家还没有出阁,自己就做出这种事情是不符合江湖道义的,这只有在大婚当日才能品尝这美好的少女。

萧秋月见那么久都没有动静,心里有些不太满意,这可是自己的初吻,给他算是便宜他的,可这个木头在这里愣什么啊,就这么想着,她皱了一下眉头迅速的亲上了江锦年的唇,只是轻轻的碰了一下后便急急的离开了他的唇,江锦年被这么一搞,脸“噌”的一下子就红了起来,门口看着的那两个人也有些脸红,顾闻风结结巴巴的说:“这……这还真的亲上了啊。”冬雪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自家掌柜的什么时候这么……奔放了。

萧秋月脸红红的看着江锦年,眼中似乎含着汪汪的一泓秋水,眼波流转的样子让江锦年在那一刻对她彻底的死心塌地,成为了萧秋月的裙下之臣,萧秋月看着江锦年伸出指尖轻抚了一下他的唇瓣说:“锦年,今日我吻了你,那你就是我的人了,今后你只能对我一个人好,只能爱我一个,听到了没有?”

江锦年轻轻的点了点头,这江湖大侠也成为了爱情的俘虏,这个操作看的门后两个人一愣一愣的,这也太刺激了吧,就在冬雪还没回过神的时候,顾闻风低头看了一眼这个目瞪口呆的小丫头,觉得她现在的样子可爱极了。忍不住笑了一下,冬雪恰好抬头看到了笑着的顾闻风,在月光下这个清冷的人儿也显得温柔了起来。

这时的萧瀚城和林翰生正在喝酒,两个人说起了以前的事情,说到有趣的地方两个大男人哈哈大笑,不过要是此时的萧瀚城知道自己家的宝贝女儿亲了一个臭小子,他怕不是会冲过去把江锦年直接给剁了。

第二日对面的天茗阁的鞭炮声响彻了整个集市,昨天柳三娘放出来的宫廷御厨的事儿,搞得好多人都跑到了天茗阁那里,萧秋月这边除了几个零星的老顾客之外,都没有什么人,四个人也是懒懒散散的坐在大堂思考人生,此时一个明显不是北方口音的女声打断了众人的思绪:“请问,这里招唱评弹的人吗?”

萧秋月这一听乐坏了,这可是想什么来什么,她抬头一看,一个典型的江南美人亭亭玉立的站在众人面前,瓜子脸柳叶儿眉,鼻梁高挺,樱桃小口,身着一身淡绿色长裙,一头青丝随意的挽了一个髻,怀中抱着一把琵琶,更显得皮肤白皙楚楚动人,这一下让萧秋月看的有些傻眼,这也太漂亮了吧,放到现代绝对是一等一的流量小花级别的啊。

她笑着站起身来,对那个姑娘说:“对,我呢这里正在招评弹伶人,敢问姑娘芳名是。”那个姑娘微微颔首,柔柔的说道:“小女子云苓。”萧秋月看着云苓心生怜爱,忙让她坐下讲话,云苓坐在椅子上,小心翼翼的放下手中的琵琶,给众人讲了起来:“我是江南一个小镇商人家的女儿,因为家父在外经商得罪了人,家中只有我一人逃了出来,现在只有这手中的琵琶是家里的物件儿了,到了京城后想用自己这个评弹来养活自己,便找到了你们茶楼。”

这一席话听的众人是男默女泪,萧秋月擦了擦眼睛,看着云苓说:“好,从今往后,你就在我们凤来楼吧,正好我们也却一个评弹伶人。”云苓点了点头,嘴角勾起了一摸微笑,顾闻风却不留痕迹的皱了皱眉,这事儿似乎不太简单。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