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16章
A+ A-

中场休息结束之后,冬雪左找右找都找不到云苓,这让她有些着急了,就在她准备去后厨告诉萧秋月的时候,正正好好的看到了现在门边的云苓,此时的云苓脸上尽是悲伤的神色,两行清泪顺着脸颊缓缓落下,冬雪轻轻的叫了一声云苓的名字,她猛地抬起头看到了冬雪,急忙把脸上的泪痕擦干。

冬雪有些担心的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问:“云苓,你这是……”云苓勉强的挤出了一个笑容,她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她开口轻轻的说:“冬雪,是该上台了吗?”冬雪点点头,但是还是有一点担心云苓的状态,云苓看出了冬雪担忧的神色,她笑了笑说:“不碍事的。”说罢抱着琵琶走上了台子。

云苓的步伐很决绝,她的背影居然也带着一丝绝望的哀伤,她头也不回的走上了台,走向了一个万众瞩目的位置,冬雪的心居然也莫名的跟着疼了一下。

看着云苓蒙着面纱恢复了刚刚那种清冷中带着些许娇媚的神情开始唱了起来,可是这个唱段听的冬雪心里很不舒服,台上的云苓没有了刚才的那种仙气,身上似乎压着乌云一样,淡淡的哀愁弥漫到了每个人的心里,她轻启朱唇,缓缓的唱了起来:“西湖今日重又临,往事思量痛彻心。风风雨雨同船渡,一见衷情许汉文。难得官人情意好,相敬相怜是倍相亲。那知好花偏遇无情雨,明月偏逢万里云。”唱着唱着,只见眼泪已经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此时台下的人都屏住了呼吸,云苓顿了顿后,声音有些哽咽,但是还是继续唱了起来:“到如今花已落月不明,不堪回首旧时情,我恨只恨出家人专管人家事,拆散鸳鸯的法海僧。”

在唱到最后的“法海僧”的时候萧秋月正好啃着豆沙包从后厨出来,云苓有意无意的看了她一眼,这个“僧”字唱的有些破了音,可是更显得凄切,萧秋月不明所以的看着台下的茶客为什么一个个的看起来这么紧张又难过的,好一阵子之后,台下爆发出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萧秋月可能在吃东西的时候智商都会下线那么一小会儿,要是放在之前,她完全能听出来这最后一句她明显能感觉到时冲着自己来的,可是今天她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智商也被丢进了豆沙包里彻底吃掉了,还笑嘻嘻的去找云苓聊天,可冬雪和顾闻风把今天的曲子和那个眼神给记在了心里。

待客人渐渐散去后,萧秋月坐在柜台里整理着账目,看着今日的营业额萧秋月满意的点了点头,此时厨房的香味传了出来,萧秋月耸了耸鼻子,麻溜的把账本和钱放好锁上后,还不忘揪一揪锁子,看没什么问题后就悄咪咪的溜进了厨房。

看到江锦年的背影后便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突然一下抱住了他的后腰,萧秋月原本以为会吓到他,可是江锦年却只是回头看着她笑了笑,萧秋月松开了手,刚准备问他为什么没给自己一些反应,便听到江锦年说了两个字:“抱着。”

萧秋月愣了一下后依旧叉腰不动弹:“哇,我说你怎么这么凶了,别以为你今天亲了我就能管我了,要记住我是你老板诶!”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江锦年还是那两个字:“抱着。”萧秋月哼哼唧唧不太情愿的又抱住了江锦年的后腰,她轻轻的把头靠在他的背上,江锦年身上清爽的味道钻进了她的鼻孔里,萧秋月深吸一口气,眯着眼笑了起来,心里满满的都是安全感。

江锦年挥动着锅铲,脸上的笑容止也止不住,这个小丫头,忘了自己是做什么的了吗,她的脚步声,他早就记熟了。

萧秋月被锅里的香味馋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她从江锦年身后探出脑袋踮起脚尖看着锅里到底在做什么。

炒的有些微微泛着焦黄的鸡肉丁裹着一层薄薄的辣椒面,干辣椒段也被油煸的泛起了油光,姜片和蒜被爆的焦香,一粒粒小小的花椒在锅里被锅铲炒的飞了起来,虽说味道有些冲鼻子但是它独有的香味也刺激着萧秋月的鼻腔。

“啊……阿嚏!”萧秋月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打完喷嚏后拍了拍胸口,还好还好,没有冲着锅,江锦年看她一脸惊慌之后又放松的表情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真是一个小笨蛋,不过那也是他江锦年的小笨蛋,在别人面前,指不定有多凶呢。

最后江锦年把一旁料酒和酱油适量倒入锅中,最后又加了一勺砂糖,鸡块的颜色马上就好看了起来,最后把一旁炸好的花生粒撒到锅中,开大火翻炒两下后便把菜盛到了一边的盘子中,萧秋月马上撒开了手跑到了盘子旁边,江锦年摸了摸她的头后,自己去灭了灶台的火,端着盘子带着萧秋月走了出去。

今天依旧是两个肉菜一个青菜,只不过青菜变成了白灼菜心,这年头菜芯在京城也算是一个稀罕东西,毕竟这个只有南方人才吃。

萧秋月看着桌上的辣子鸡丁一脸兴奋,这个可是自己原来最爱吃的菜,没想到江锦年居然会做,简直是太幸福了!

在菜都上了桌后,众人放下手里的活儿都围到了桌旁,看着一桌好菜冬雪脸上难以抑制的开心:“江大哥,你手艺也太好了吧,菜做的这么好吃,都让我吃胖了。”一旁的顾闻风听到了这句话,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怎么,他江锦年会的我顾少爷也会。

他清了清嗓子说:“这样的话明天我也给大家露两手,让大家尝尝我做的菜好不好吃。”听到这句话江锦年一个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顾闻风看着江锦年有些不悦的神色:“你笑什么笑,我也会做菜。”江锦年赶紧点了点头:“对对对,顾大少做菜特别好吃。”说完之后脸憋笑憋的通红,毕竟他顾大少曾经给猫做鱼把灶台点着了的事情可是被自己嘲笑了很长时间。

江锦年看着顾闻风,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和他之间不再那么针锋相对,他对自己也不再抱有敌意,回到了之前的感情。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