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17章
A+ A-

此时云苓缓步从楼上走下来,衣服也换成了一件水绿色缂丝长裙,上面的鱼儿在缂丝工艺下显得极为小巧玲珑,栩栩如生,料子的颜色也得云苓极为精致美丽,她看上去似乎没有怎么刻意去打扮,但是长发用造型简单碧玉簪随意的挽了一个髻,眉眼间褪去在台上偶尔闪过的娇媚,全是温柔的神色,这使得她看上去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标准的江南美人儿,柔软,美丽,惹人怜爱。

萧秋月看着云苓走下来不由得暗暗感叹,这世上竟有如此美丽精致的人。江锦年看到那只簪子,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难道是她?”顾闻风扭头看了一眼江锦年,嘴角动了动想说些什么,但是还是忍住了。

云苓上座后,大家都举起了筷子,云苓看着辣子鸡丁皱了皱眉头,掩了下口鼻,微微往后退了一下后夹起了一根菜芯慢慢的嚼着。

江锦年此时开口问了一句:“云苓姑娘,这支簪子是哪里得来的?”云苓愣了一下后,轻轻的摸了一下那支碧玉簪,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她喃喃的说:“这只簪子啊,是我儿时的心上人赠予我的”她顿了下后,看着江锦年一脸笑意的说:“定情信物。”

这一句话把江锦年给说愣住了,一旁的顾闻风此时也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一脸震惊的看着江锦年,萧秋月此时似乎看出了一些什么,她低下头默默的拣了一粒炒的焦黄的花生放入嘴中,酥脆醇香的味道本应该让人觉得愉悦,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花生竟然有一丝苦味,萧秋月心里想着“这花生,怕不是炒焦了吧。”

云苓有意无意的说了一句:“今天这菜也不知道是哪位做的,我吃不得辣,可这儿还有白灼菜芯,这菜芯在南方常见,可是在北方倒是挺稀罕,真是有心了。”听到这句话,萧秋月的脸色沉了下来,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出来云苓在这儿说什么,就刚刚说那个什么定情信物,江锦年和顾闻风的表情自己又是看不到,当她是瞎了吗。

萧秋月抬眼看了一眼云苓,心里已经七七八八有了点儿底,这个云苓怕不是来者不善,看起来像是要来把江锦年搞走,可是这个簪子和儿时心上人给的定情信物这种话让她有些拿不准注意。

一旁的冬雪感受到了桌上的低压,尴尬的笑了两声:“各位为什么不怎么动筷子啊,江大哥今天做的菜是真的好吃极了。”在说到江大哥这三个字儿的时候,云苓看了一眼江锦年,眼神里满是温柔和一眼万年的想念。

冬雪一看这个事儿更不对了,便选择闭嘴安静吃饭。萧秋月倒是不动声色的观察着江锦年变幻莫测的表情,行了,这两个人之间准有事儿,她萧秋月也不能轻举妄动,如果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样和泼妇有什么区别,而且江锦年怕不是也要嫌弃自己。

萧秋月笑着站起身来冲着云苓说:“云苓妹妹,要尝尝汤吗,锦年特意煲的菌菇鸡汤,是很滋补的,健脾养胃,增强体质,而且味道也好的很呢。”这话一出口“锦年”这个亲密的称呼让云苓愣了一下,自己原本都是唤他江哥哥,这个萧秋月一上来就是直接叫他“锦年”,下一步是不是就要叫相公了?

云苓笑了一下,既然这样,自己也就顺杆爬,倒也显得乖巧可爱,她点了点头,递出了自己的碗,轻轻柔柔的说:“那就劳烦姐姐了。”这一餐吃的真的是硝烟四起,冬雪全程是兢兢战战的,生怕这两个人一言不合就用瓷碗丢到对方的脸上。

入夜,萧秋月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她睡不着,再说了发生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睡得着。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胸口就像是被重击了一下后闷闷钝钝的疼,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是彻底爱上他了吗,而且,自己也许成为了那两个人情感之间的阻隔?

萧秋月不知道江锦年和云苓这两个人之间发生过什么,但是今日云苓的眼神和江锦年躲闪的神色让萧秋月愈发的心痛,看来这是旧情人找上了门啊。

后院的房中,江锦年正烦躁的踱来踱去,顾闻风侧躺在床上,用一只手撑着脑袋看着江锦年,过了好一阵子,江锦年还是在走来走去,顾闻风被烦的要命,他有些不耐烦的说:“我说,江锦年,你麻不麻烦啊,一直走来走去的,曲云苓找上门来了,你这儿又有了萧秋月,你看这就是报应啊。”说着,顾闻风从床上跳下来,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一个桃酥,吧唧吧唧的吃了起来。

江锦年一听就不乐意了,什么叫报应啊,他走过去盯着吃的正欢的顾闻风说:“你这个报应是什么意思?”顾闻风瞪了江锦年一眼说:“还不是因为你药死了我的猫?猫通灵性的,会复仇!复仇!”

江锦年有些哭笑不得,这个顾闻风在外面看着清清冷冷的,怎么到自己这里就和一个小孩子一样,他摇了摇头说:“大哥啊,你的猫真的不是我药死的。”顾闻风一脸你撒谎的表情看着江锦年,江锦年也是没辙了。

突然顾闻风想起了什么一样,有些犹豫的说:“这曲云苓……家里不是早就被灭门了吗?”江锦年停下脚步点了点头,曲家确实是被灭门有些年月了,按道理来说,这曲云苓也应该是死了,可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之后又出现在了京城。

曲家是江南一带有名的书香门第,中医世家,表面上看起来是悬壶济世,而内里是把毒用的出神入化,在江湖上也稳稳的占据着一席地位,当年江家和曲家私交甚好,两家甚至已经指腹为婚,在江锦年十岁的时候曲云苓也已经会在他屁股后面跟着跑了,一口一个“江哥哥”叫的也是甜甜蜜蜜的,江锦年对这个小妹妹也是照顾有加,两个小小的人儿之间也有了一些朦胧的感情。直到江家有一日突然搬离姑苏城,江锦年偷偷拿了江夫人的一只碧玉簪,在话别时塞在了曲云苓的手中。

当时的江锦年看着曲云苓大大的眼睛,认真的说了一句:“云苓,这是咱俩的定情信物,等我来找你。”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