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18章
A+ A-

在江家离开了姑苏城不久之后便得到消息,曲家便被离奇的灭了满门,这个事情在整个武林引起了轩然大波,没有一个人能想到如此强大的曲家会发生这种事情。

在江锦年得知曲家的灭门之灾后整个人和疯了一样的要回姑苏城,要手刃那个灭了曲家的仇人,江家人每次都是不动声色的将他拦下,江夫人当时看着自己的儿子哭的满脸通红的时候,淡淡的说了一句:“锦年,如果你想要保护自己爱的女人,就要学好本事,只有这样才能在危急时刻护她周全。”

江锦年从此把这句话记在了心中,心性也变了,每天都是沉默着像发疯了一样的挥剑,在书房里啃着晦涩难懂的秘籍,跟着家父一起练习,在这样高强度的学习中,江锦年的剑法可以说是突飞猛进。

江家的长辈们见状,觉得这个孩子是个可塑之才,也是个嫡长子,家主之位也是非他莫属了,便给江锦年五年时间闯荡江湖,之后回到江家来继承家主之位。

江锦年本身也只是单纯的给自己来制造一些江湖声望,只是没想到自己却栽在了这家茶楼,遇见了萧秋月,这一来江锦年觉得自己怕不是这辈子都要栽在这个茶楼了。只是他没想到的是,曲云苓,她回来了。

顾闻风看着江锦年从刚开始的烦躁到一脸愁容,最后面无表情,心里有些发慌。他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江锦年,你打算怎么办啊。”

江锦年唠嗑顾闻风一眼抿了抿嘴,没有说话,顾闻风被这个眼神看的有些背后发凉,便直接钻进被窝嘟囔了一句:“我睡了啊……自己想吧,这事儿迟早你也得有个结果。”

就在顾闻风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的时候,江锦年轻轻的说了一句:“只能顺其自然了。”顾闻风哼唧了一声,翻了个身睡着了。

第二天,茶楼里的气氛看起来不是很好,虽然看上去依旧是一直亲亲热热的样子,但是却是暗潮涌动。

萧秋月也一反常态的没有再和江锦年进行一些日常亲亲密密的小互动,语气也有些疏离,江锦年心里有些空落落的,云苓这天倒是性质高涨,除了唱的是越来越好,偶尔还在后厨还帮帮忙,一有空就围着江锦年打转,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萧秋月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但是什么也没说,只是一味地躲着江锦年,倒是天茗阁的柳三娘耐不住好奇,想要来看看萧秋月这个小茶馆子到底有什么能耐,让这么多人心甘情愿的一头扎在里面。

约莫到了云苓唱曲儿的时候,柳三娘溜溜哒哒的来了凤来楼,看着台上的云苓倒觉得这姑娘也是清秀可人,虽说这什么评弹自己听不太懂,但是调儿还挺不错。

柳三娘心下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既然因为这姑娘便有如此多的人来这个凤来楼喝茶,若是我给她挖过去,那效果怕不是极好的。想到这里,柳三娘看了一眼台上的云苓,心里不禁已经想到自己日后盆满钵满的日子了。

待云苓这一场唱毕,福了福身抱着琵琶下台后,一旁的柳三娘满脸笑意的迎了上去,她一开始并没有说明来意,而是随意的问了一些关于评弹的一些问题,柳三娘觉得差不多了的时候,便说出了自己的主要诉求:“云苓妹妹,我看你今天唱的评弹实在是好听的紧,要不去我们天茗阁吧,待遇绝对要比这里好。”

云苓听到这句话,浅浅的笑了一下,柔声说:“柳姐姐这就不必了,我在凤来楼呆的习惯,也不想再换地方了。”她余光看到一边走过来的萧秋月后,稍稍提高了一点声音:“再说,我还有心上人在这里。”

萧秋月的身形顿了一下但是她没说什么,径直走了过去。云苓轻哼一声,江锦年心里还是有自己曲云苓这个位置的,她萧秋月只不过是个替代品而已,在这儿装什么蒜。

萧秋月自己的心里也有一个小算盘,现在就让这个云苓尽管作,自己先按兵不动,这样下去江锦年迟早也会觉得云苓烦人的。

柳三娘看着萧秋月一言不发的走过去,心生一计,她怜爱的看着云苓说:“云苓妹妹,这里的掌柜的是不是对你不好呀,你要是不喜欢她,就尽管说,直接就来姐姐这里。”云苓只是礼貌的笑了一下后便转身走开,留柳三娘一个人尴尬的站在那儿。

周围一圈人看着柳三娘指指点点:“这不是天茗阁掌柜的吗,挖墙脚来了?”:“可不是嘛,刚刚拉着人家云苓姑娘一直在说。”:“啧啧啧,真是没法儿说。”如果眼神可以比作刀子的话,那柳三娘此时觉得自己在被人用眼神一刀刀的凌迟,她尴尬的快步走出了凤来楼的门,朝着门口狠狠地啐了一口:“狗东西,不识抬举。”说罢头也不回的走向了天茗阁。

萧秋月转身回了后厨,一抬眼就看到了靠在锅台旁的江锦年,他低着头看不出是什么表情,萧秋月没有做声,她绕过江锦年,伸手去拿秋梨膏,可是手腕被江锦年一把抓住:“你为什么躲着我?”他的声音闷闷的,带着一丝难过和悲伤。

萧秋月甩开他的手,冷冷的说:“这位公子,男女授受不亲。”江锦年一听这话愣住了,他转身搂住了萧秋月,喃喃的说:“阿月,阿月你为什么不理我,你是不要我了吗?”他声音委屈的像是一个丢了心爱玩具的小孩。

萧秋月淡淡的说:“曲云苓,是你的爱人吧。”她的声音里听不出一丝的情绪,这让江锦年更加着急,他刚要解释,便被萧秋月直接打断了:“你先别说话,既然旧情人找过来了,那我应该不当你俩的绊脚石了。”

这时云苓“正好”走了进来,甜甜蜜蜜的叫了一声:“锦年哥哥,你这是在做什么呀?”江锦年条件反射般的撒开了手,萧秋月转过身冲云苓笑了笑便直接走了出去。

自己已经想开了,云苓对于江锦年来说只是一个过去式,自己萧秋月才是江锦年最爱的那个人,他对云苓的感情现在应该也是愧疚罢了,再说既然这妮子打算和自己来硬的抢男人,那从明天开始她萧秋月也要让云苓明白明白什么叫控评,什么叫微博八百万水军头子的厉害。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