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19章
A+ A-

入夜,一只鸽子翅膀“扑棱棱”的声音惊醒了本身睡眠质量不好的萧秋月,她揉了揉眼睛,本来打算继续睡,但是窗户打开的“吱呀”声让她了无睡意。

萧秋月披上衣服,轻手轻脚的走到窗边打开了窗户,就在她伸出头的一瞬间,那个窗户“砰”的一声关住了,那正是云苓的房间。萧秋月心中有些疑惑,这大半夜的又是鸽子又是开窗户的,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萧秋月躺回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她现在最捉摸不透的是江锦年的态度,云苓的出现和那个中断的拥抱让萧秋月没法儿确定他对自己的感觉,可能他没那么喜欢自己?

有些公众号上天天都在说人在半夜不要做决定和在半夜想事情会越来越抑郁,现在看来确实是这个样子,萧秋月已经蔫巴巴给自己疯狂加戏了。

云苓此时从鸽子腿上的小筒里抽出了一张纸条,上书“萧将军入京复职,拉拢江锦年,择日下手,快。”看完后,她迅速撕毁了这张纸条,轻轻打开窗户,把鸽子放了出去,白鸽抖动着翅膀飞向了漆黑的夜幕中。

萧秋月心里和猫抓一样难受,这个云苓看起来好像不是要搞走江锦年这么简单,这两天她的表现看上去是一直贴着江锦年,营造出一副旧情人来相会的模样,但是说不出来哪里有些不太对。

江锦年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曲云苓是因为长大了吗,总觉得好像性格和原来不太一样,原本一个有些腼腆的女孩子,变得有些心机和外向了啊。

之后几日茶楼里一直都是相安无事,曲云苓继续作自己的,其他人也是该干嘛干嘛,直到有一天林翰生慢慢悠悠的溜达来了茶楼,他走到凤来楼的门口,习惯性的抬头看了一眼匾额,一只白鸽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扑棱棱”的飞了出来,林翰生皱了皱眉,也没有在意,拍了拍自己衣服的下摆,走了进去。

萧秋月一看到林翰生进来了,忙迎了上去:“林大人,今儿个想要吃点儿什么啊?”林翰生倒是没搭这话茬儿,他注意到了那个放了一张雕花木椅的台子便指了指说:“秋月,这是做什么的?”萧秋月顺着他的手看过去后笑着答应道:“哦,这是我们茶楼新来的评弹伶人用来演出的地方。”

林翰生一听便来了精神:“哦?你们这儿还有这等新奇玩意儿,什么时候能看到啊?”萧秋月想了想说:“倒也不用等太久,您边喝茶边等吧,一会儿她就上来了。”林翰生点点头,要了几个常吃的小点和一盘瓜子儿再加一壶碧螺春。

萧秋月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便转身走向了后厨,林翰生看着萧秋月远去的背影不由得点了点头,萧瀚城这个老家伙也是可以的,本身以为是宠女儿宠的没谱儿,没想到挖掘出了这丫头这方面的天分,也算是成功吧。

萧秋月掀开后厨的帘子就看到了云苓围着江锦年不知道在叽叽喳喳的说一些什么,江锦年的神色并不像是那种温柔和宠溺,不知道为什么还带着一丝尴尬的神色。

萧秋月看到他的态度就明白自己已经赢了大半,她走过去拍拍云苓的肩膀说:“云苓妹妹……”话音还没落,就见到云苓像是一只受惊了的小奶猫一样“刷”的一下躲到了江锦年的身后,速度之快让人咋舌。

江锦年和萧秋月同时皱了皱眉,可这两个人的心理活动是完全不一样的,萧秋月看着一脸惊恐趴在江锦年背上的云苓就有些来气,到底是谁给她的胆子,趴在自己男人的背上,还那么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江锦年则是觉得有些不大对劲,这个轻功算得上是非常优秀的了,但是曲云苓她对轻功这方面是一窍不通,更别说是这样又轻快还又稳的躲到自己身后。

曲云苓的变化太过剧烈,导致江锦年有些怀疑,这个到底是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曲云苓,可是那只碧玉簪却又让他不得不相信。

萧秋月捏了捏拳头挤出微笑冲云苓说:“云苓妹妹,该候场了呢。”这下曲云苓才从江锦年背后走出来,笑了一下说:“我还以为是谁呢,那好的,我马上就去。”说完后便走了出去,

就在萧秋月刚打算转身离开时,江锦年从她身后一把抱住了她,江锦年把头埋在萧秋月的颈窝里喃喃的说:“秋月你为什么不理我,我也好想你啊。”萧秋月转过身抬头看着江锦年的眼睛,一脸认真:“我和云苓,你究竟会选择哪个?”

江锦年看着萧秋月没有说话,她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半截,果然他还是喜欢云苓吗?萧秋月苦笑了一下,本来以为自己收获了爱情,结果呢,全都是骗人的,她扭过头准备自己去消化这个事情的时候,一只大手拉住了她的手腕:“不要走。”江锦年闷闷的说:“秋月你别走。”

萧秋月刚想反驳他的时候,江锦年先说了出来:“我喜欢的是你,现在是你,未来也是你,我想和你一起开茶楼做点心,生好多好多孩子,带他们一起出去玩儿。”

听到这里,萧秋月的眼泪不住的流了下来,把这几日的不满和难过全部丢在了眼泪里,她扑进江锦年的怀中捶打着他的胸口,眼泪汪汪的说:“为什么,你为什么不早说,你知道我这几天有多难受吗?”江锦年有些不知所措,他抱着萧秋月,任由她锤自己的胸口,等看她冷静一些后,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这个曲云苓,不太对劲。”

萧秋月看着他一时间不知道说一些什么,虽然自己也觉得不太对,但是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她呆呆的看着江锦年,一脸智障的样子惹得他笑出了声。

江锦年揉了揉她的脑袋,一脸宠溺的说:“你呀,真是个小笨蛋,她刚刚的那个轻功就把自己暴露了一些,据我所知,曲家人对武功没什么研究,只对医和毒最上手,尤其是曲云苓,她对轻功可以说是一窍不通,但是这次她躲到我身后的速度,可以说是一个武林高手才有的速度。”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