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20章
A+ A-

听到这句话,萧秋月不由得愣住了,难道此云苓非彼云苓?那她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就在萧秋月愣神的时候,冬雪一脸焦急的走进了后厨,看见了萧秋月后急急忙忙的说:“掌柜的,林大人在外面正找你呢。”

萧秋月一拍脑门,自己怎么能把这个事儿给忘了呢,她急忙端着托盘走出了后厨,刚一到林翰生的旁边,就看到他有些不满的神色:“秋月你这是怎么回事?”萧秋月连忙把东西摆好在桌上,刚刚想开口解释的时候,清脆悦耳的琵琶声响了起来。

“雨打梨花深闭门,燕泥已尽落花尘。小红娘递简西厢去,东阁筵开为压惊。特请你有恩有义心中客,回避了无是无非廊下僧。相公啊,想你恭敬不如从命好,请先生切勿负高情……”这一段被云苓唱的是柔肠百转,一双眼睛更是勾人魂魄,就连萧秋月也不由得痴了。

萧秋月趁着林翰生眯着眼睛听曲儿的时候偷偷溜回了后厨,扒在门框上露出一个小脑袋头上还顶着帘子,闭上眼睛静静地听着云苓的歌喉,心中不由得想到:这云苓唱得也太好听了吧,在我们原来那个地方,这长相再加上这声音,怎么说也能是一个当红流量小花,说不定上了热搜还得找自己分流。

萧秋月眯着眼睛想“你说人比人怎么就那么地不堪呢,我要有云苓的本事,江锦年这小子不得对本姑娘死心塌地,让他倒洗脚水就倒洗脚水,还得让他天天做饭给我吃。”

待今日的演出结束,秋萧月不由得走近云苓,用手轻轻的拍了拍云苓的香肩,一脸兴奋的看着云苓:“云苓妹妹,你能教教姐姐这个琵琶怎么弹的呗,你放心,姐姐交学费,只要这个月把姐姐教会了,这个月姐姐付你双倍工资,你意下如何?”

云苓本在弹完一曲之后,心中不由得有些伤感的情绪涌现,眼帘垂了下去,好似在回忆着往事,情绪正酝酿到位打算去个江锦年叙旧情,却不想被人生生打断了,回头望去,就看到萧秋月满是期待的神色。听完萧秋月的话后,不由得扑一声笑了出来:“姐姐想学尽管吩咐妹妹便是,不用这么客气。”说完便把座位让了个空,似乎是在邀请萧秋月坐下来。

虽说云苓表面上显得客客气气的样子,其实心里有些嫌弃,就这个毛毛躁躁还天天呆在后厨的人,哪里有资格去碰这琵琶,再说,她的态度突然的亲昵起来,说不定有什么问题。

萧秋月一看云苓这样回答她,心道这云苓妹妹可真是好说话,这要是有人假扮的,那她该多不要脸呢,顶着曲云苓的样子和自己抢男人,呸。不过她萧秋月可不怕,当年不知道她在微博上撕了多少个不要脸的绿茶和白莲花,她这雪亮的眼睛还鉴定不出一个绿茶?

想完萧秋月便直接坐了下来,小手一抬,便揽住了苓云的肩膀,熟练的像是男人逛青楼搂姑娘一样,这让云苓有些不舒服了,正在她别扭的时候,萧秋月发话了:“哎呀,妹妹你既然不说话那就真的决定了吧,我们那地方讲究的就是一个钱字,亲兄弟明算账听过没?教会我绝对就有你好处的。”

苓云被这萧秋月的一顿抽象话输出搞得人有点懵,缓过神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萧秋月用着好奇的眼光打量着自己手上的琵琶,还止不住地用手摸了摸琵琶弦,嘴里念念叨叨的也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苓云看着身旁这人这幅模样,眼里不禁涌起了怒气,真是一届俗人,但苓云掩饰的很快,怒意很快便消了下去,眼珠子一转,一丝狡黠从苓云眼底浮现。

萧秋月此时正看着苓云手上的琵琶出了神,边摸边在心里感叹道:“你说要是没来这之前学学这些乐器该多好,不说江锦年,古代多少风流公子该拜倒在本姑娘的石榴裙下。”

“姐姐。”

“怎么了妹妹?”

“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么?”

“那可不,赶紧冲,我今天要学会小星星。”

云苓有些发愣,这又是什么曲子,自己怎么没听说过:“这个小星星是什么曲子?姐姐你自己写的么?”

萧秋月自知失言,忙打了个哈哈蒙混过去:“啊……不是,我就随口一说。”

云苓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拿起琵琶给她做起了示范:“姐姐你看好了,琵琶应该是竖抱,左手按弦,右手五指弹奏……”

江锦年靠在门框上,看着眼前的这两人的现场教学,不由得皱了皱眉:“这丫头,能学会琵琶么?”

想到刚才云苓的眼神,江锦年不由得心头一颤,他认识的云苓可不会有那么多的小心思,虽然眼前这个“云苓”说话方式和语气不相上下,琵琶的技艺也做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但她的眼神永远不会骗人,以他对云苓的了解,眼前这人……

入夜,萧秋月偷偷带着一坛酒上了房顶,今天云苓教她的琵琶可太难学了,对于这种生来只听儿歌的人,她连哆来咪发都能唱不准,更何况要学琵琶。唉,造化弄人啊,这琵琶没学会,以后怎么让江锦年这小子给我做酥肉呢,正想着,却发现眼前的房檐上似乎站着个黑影。

“护……”刚到嘴边的护驾被那道黑影拿手给堵了回去。

“凭你刚才那句话我便可上报朝廷诛你九族。”江锦年看着萧秋月惊恐的眼神,眼里是止不住的寒意。

“呼……”萧秋月正为自己的花容月貌没有被贼人糟蹋而长吁了一口气,不过想想,如果这个江锦年喜欢这种调调以后自己可以给他来一套,皮鞭安排什么的,她也不是没有在教育片上看过……

江锦年看着眼前这的可人惊魂未定的样子,嘴角不禁挂起一丝弧度,脱下身上的外衣,披在萧秋月身上:“你说话虽然不着调,但也挺可爱的,以后这种话不要乱说,要不然纵使你逃到九天之上,他们都不会放过你。”说完往萧秋月旁边看了一眼,刚才这丫头上来的时候,似乎手里带着什么东西?那是一坛酒吗?

“看什么看啊,本姑娘花容月貌不需要你眼神证明奥小老弟,让你吓老娘,这个月工资扣一半!除非你给本姑娘做一个月的酥肉吃。哼!”萧秋月看着江锦年的目光落在她的手上,连忙把手里的酒坛往身后藏了藏。放了一通狠话后,萧秋月刚才紧张的情绪也逐渐放松了下来,蹲下身子把手中的酒坛放到身后,把自己缩在了江锦年的怀里,嗯……可比什么古龙水好闻多了,这个大男人居然是奶香的体味。

江锦年看着萧秋月像个小狗一样闻着自己的外衣,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男用胭脂那么好闻?上次他去集市那胭脂店老板拉着他聊了好久,硬是把这罐男士胭脂试用品送给了江锦年,本来江锦年想直接丢进城外的那条护城河里,但想到顾闻风那小子最近和萧秋月讲的话是越来越多,自尊心作祟便偷偷涂了一点在外衣上,看萧秋月这反映,这样看来下次得买多几瓶了,这丫头刚才说要扣自己工钱……想了想,江锦年开口道:“明天开始给你做酥肉,晚饭要是来晚了,怕不是渣都见不到,全都得被顾闻风这个小子吃了。”说完脚上一动,起落之间消失在房顶。

萧秋月嘟着小嘴看着江锦年消失的背影:“不就是会爬树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跟个猴似的。”说完便敲开了酒坛的封泥,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20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