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个受伤的男人
A+ A-

“你今天就住这,明天会有楼家人来接你。”

罗媚香临出房间门,瞥了女孩一眼,还不忘交代,“靳芽,这里可不是乡下,你最好别丢了靳家的脸。”

待到罗媚香出房门的那刻,被唤作靳芽的女孩眼神突然汇聚一处,尽显凌冽。

巴掌大的小脸被面纱遮住一半,隐了真容。

一双凤眼显于面纱之外,眸色漠然。左眼下的泪痣,更是将清冷气质烘托到极致。

九岁那年,母亲离世,后妈带着女儿上位做了正牌夫人。

她被丢在乡下,常年无人问津,直到前几日靳家来人要接她回靳家。

原因却是,靳家要将女儿嫁进楼家。

楼家,海城老牌的豪门之一。

只不过她要嫁的那位少爷,已经病入膏肓。据说,再活不过两年。

靳家疼爱的小女儿靳悠不愿意嫁,前者又不想失了这样一个攀龙附凤的机会,自然将主意打到她身上。

从乡下来到海城当日,嫁人的前一日,却被后妈要求住酒店。

她身上流着靳家人的血,却不是靳家人。

靳芽卸下身上笨重的行李,走到房门口。才刚刚打开一条缝,突然一股力使房门大开,扑面而来的是浓浓的血腥味。

入目是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闯进来,猩红着眸子推她一同撞在旁边的墙上。

然后,昏了过去。

片刻不等她查看男人的情况,几个黑衣人冲了进来,“老大,趁这孙子晕了,我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神不知鬼不觉地‘咔嚓’了他。”

“这不还站着个小美人呢,她可什么都看清楚了。”

对上为首黑衣人刀疤脸充满杀意的眸子,余光瞧见他们手中的武器,靳芽突然敛了眸子。声线颤抖,“我什么都没看见,不要......不要伤害我。”

声音软糯,楚楚可怜。虽瞧不见真容,但那双流露在外的眸子眼波流转,摄人心魄。

刀疤男常年在外逃命,很久没有见过这样勾人的女孩。一瞬间被迷了眼,当下就生了邪心。

他色眯眯地揉搓着双手,步步逼近,“美人,只要你把我们兄弟几个伺候舒服了,我们就放过你。”

靳芽缩在墙边,温声细语,惹人怜爱道:“我一定好好伺候你们,你们不要伤害我,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做什么都愿意?”

靳芽的微微颔首,让刀疤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直接扑了上去将她压在身下。

“老大,你先来哥几个给你把风。等你爽够了,再让我们哥几个爽爽。”

本就是夏天,衣衫单薄。刀疤男一时间觉得自己陷入了温柔乡,嘴角奸淫笑声流出,反手将刀别在腰后,伸手就想去拉扯靳芽的外衣。

但是他的手还没碰到他,一双纤细的手指绕上他的手腕。

抬眸那刻,女孩原本柔软的眸色消失,换来的是霸气冷冽。

“你......!”

刀疤男心口一惊,想伸手拿刀,但是靳芽快他一步。

隐于指尖的三根细针,尽数刺进他的脑袋里。

不给他反应的时间,直接没了意识。

“老大!”

几个黑衣人注意到房内的情况大惊,冲到靳芽面前。

手起刀没落,原本倒在地上的男人突然从地上起来。伸手打落黑衣人手中的武器。

身形流畅,一个接着一个,没多久就解决掉了全部黑衣人。

如行云流水一般,打斗过程让人眼花缭乱。

靳芽起身理好自己的衣衫,对于面前人她丝毫没有疑惑。

就在他闯进来的时候,她就知道他身上的血是别人的。接触的时候,她也探到他血脉平稳,可以说是毫发无损。

靳芽对上男人的眸子,丝毫不显惧色。

她没想到的是,罗媚香为了充面子特意给她安排了高档酒店,竟也能碰上这样的意外。

男人同样一身夜行衣,他那双阴冷狭长的眼眸,布满狠意。像夜里的蛇一般,闪烁这冰冷的光芒。

任谁和他对视久了,都觉得不自然,想要赶紧逃离。

就在这时,一个没有完全昏过去小弟突然从地上跳起来。

但是根本就来得及近男人的身,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被他狠厉一拳打倒在地上,再没了动静。

“老大,属下来迟了,甘心领罚。”

几个人冲进来恭敬请命,得到指使之后利落地善后。

“老大,这次行动保密,绝不能让任何人泄密。”

男人从抽出一条干净的帕子,有条不紊一根一根地擦拭手指。在这过程中迈着步子,走到靳芽面前。

他眼中的狠意退去,带着几分玩味,勾起靳芽的下巴捏住,“你说,我该如何处置你?”

靳芽被他大力控制住不得动弹,被迫抬眸对上他的视线。

可跟刚才直视那伙人不同,她这会儿眸中没有半分软糯,取而代之的是被戾气包裹的坚韧。

她心里清楚的很,惹上这档子事想要靠她自己全身而退是不可能的。

靳芽猛地伸手发力,挣脱男人的禁锢。

低眸正色,“大胆,我明天就要嫁给楼家大少爷。你们若是敢动我,最后吃不了兜着走!”

男人听后非但不见惧色,反而露出几分笑意。顺了眸子,打量眼前的女孩。

这是.......他的新娘?

“这是楼家媳妇都有的见面礼,若是明天楼家人接不到我,到时候一定会大力调查。如果你们因为惹上楼家,肯定会有更多麻烦。倒不如现在放了我,我一定不会报警,今天的事我也不会往外说。我们各自退一步,放过彼此,怎么样?”

她虽是楼家娶过去冲喜的,但是该有的礼数一个没少。这枚玉佩就是证明她身份的最好证据,是楼家特意定制了送上门的。

楼家虽然低调,但是其实力不凡。她就是在赌,堵这个男人不愿惹上楼家。

男人将女孩不屈不挠的模样收归眼底,满腹兴趣。

今日他潜伏调查,却不料遇上仇家报复,遇上她更是个意外。

看她不过也就20出头,虽然脸色已经显出了她的心虚,但是那双眸子却从未透出半分恐惧。

最关键的,她竟是他的新娘。

男人在女孩开口之前,敛了眸子,示意手下离开。

临行时他路过靳芽面前,侧目轻笑,留下一句,“我们很快还会见面的。”

  1. 第1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