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演一场戏
A+ A-

靳芽扫了眼管家,没有接话,只是将楼笑愚扶到一边的沙发上。

才开口询问道:“感觉是不是好了点?”

刚才她只扎了他一针,穴道刺入不深,他身体强健,自然很快就能清醒过来。

楼笑愚微微睁开了眼,腥红眼睛静静的盯着她,没有说话。

见他醒了,管家松了口气。

“少爷,给您药。”

管家本是来送药的,却不料在门口听到那么大动静,惊得他竟失了礼仪。

靳芽扫了眼他手里那泛着浓重草药味道的药丸,伸手接过来,又放到鼻子下方闻了闻。

片刻,直接丢到一边的垃圾桶里。

管家顿时大惊失色。

“那可是给少爷吃的药!”

“别这么看着我,我是为你家少爷好。”

靳芽淡然开口,转身盯着坐在沙发上的楼笑愚。

他气息不稳,胸膛剧烈的上下起伏着,呼吸粗重,眼底的猩红还在进一步扩散,看上去十分可怕。

“谈谈吧。”

靳芽声音清冷,指尖轻轻捻着银针,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我能给你治病,睡眠障碍而已,我能先让你睡一觉。”

楼笑愚看了眼她,没应声。

他的睡眠障碍很严重,找了很多名医,用了很多药都没用,每天能睡到自然醒,已经成了奢望。

甚至有医生断言,这样熬下去,他坚持不了两年就会猝死。

这也是他病入膏肓的由来。

靳芽转动银针,淡然看了眼他,弯腰在他耳边轻轻开口。

“睡吧,我给你治病,不过也有条件,我们有名无实,你不能强迫我。”

话音落地,她手中的银针狠狠刺入楼笑愚的额头。

不等管家惊呼出声,她已经将银针收起来。

而楼笑愚更是没有回复,身子缓缓倒在了沙发上,已经发出轻微的鼾声。

管家震惊的看了眼靳芽,老老实实的垂着手询问。

“少奶奶,我该做什么?”

多少名医都不能让少爷睡着,而靳芽能。

就这一点,就足以让她在楼家过的风生水起。

靳芽指了指门口。

“出去。”

管家没多问,低着头出门。

靳芽看着他将门带上,打了个呵欠,和衣躺在床上,沉沉的闭上眼。

她的呼吸绵软悠长,慢慢陷入梦乡。

没过多大功夫,原本躺在沙发上的楼笑愚睁开了眼睛。

视线有一瞬间的模糊,翻身从床上坐起,惊疑不定的看了看周围。

他竟然睡着了。

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这样睡一觉了。

听到旁边传来靳芽的呼吸声,楼笑愚蹙眉走到她身边。

少女很好看,曲线玲珑有致,肌肤白皙滑嫩,就这样静静的躺着,像是睡美人一般,让他忍不住伸出了手。

手指,在距离她脸庞还有几厘米的时候顿住。

不能吵醒她。

楼笑愚收回手,视线顺着她的脸庞下移,在她脖子上的红痕处顿住。

他刚才发病的时候,没控制好,伤到了她。

他眼底闪过一抹心疼。

低低的男人叹息声响起,在房间中轻轻回荡。

次日。

“咚咚”的敲门声将靳芽从沉睡中唤醒。

她揉揉眼睛,翻身起床。

沙发上空荡荡的,楼笑愚已经不在了。

“少奶奶,您起身了么?”

门外传来管家恭敬的声音,靳芽答应了声,洗漱下出门。

楼老夫人正在一楼的大厅中坐着,楼笑愚也在。

见靳芽过来,楼老夫人笑眯眯的指了指桌子上的粥。

“来,这是我专门让厨房给你准备的,尝尝合不合口味。”

“谢谢老夫人。”

靳芽乖巧答应,端起粥碗尝了一勺。

红枣粳米粥熬煮的香甜软糯,这粥难得的很合她的口味。

她接连喝了两勺,碗里很快见底。

看她喜欢喝,楼老夫人心情越发好,笑容更加灿烂。

“喝了这粥,你也能早点给我添一对重孙子,最好儿女双全,凑成一个好字。”

靳芽差点噎住。

合着这碗粥是这个意思?

她有点喝不下去了。

盯着她泛红的脸颊,楼笑愚的唇角轻轻上翘。

就在这时,喜嬷嬷拿着喜帕下来,递给楼老夫人。

“老夫人,您过目。”

靳芽心底一慌,却在看到喜帕上那斑斑点点的血迹时,眉头紧皱。

哪儿来的血?

旁边的楼笑愚凑过来,声音轻柔在她耳边扫过。

“我找人做的,还不谢谢我。”

“扯平了。”

靳芽回给他三个字,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退,拉开点距离。

她让他睡个好觉,他帮她伪造喜帕,谁也不欠谁。

可惜,她低估了楼笑愚的无耻程度。

“怎么能算扯平,我还没和你真正洞房,以后就算你不是处,我也没地方说理去。”

楼笑愚再次贴了上来,呼出的热气在她耳边扫过,带来酥麻的触感。

“说实话,你还是不是原装货?”

靳芽的眸底一沉,瞪了一眼身旁的男人。

两人这般亲密,楼老夫人在旁边看着,笑的合不拢嘴。

“你们小两口感情好就行,奶奶果然没看错,看来能早早添个重孙子了。”

楼笑愚慵懒一笑,睨着身边的靳芽。

“我们都年轻,正是生养孩子的最佳时候。”

老夫人听了欢喜,又差人给楼笑愚也盛上一碗。

楼笑愚笑容散漫无耻,却狠狠的撞进了靳芽的心。

靳芽手指一顿,忍不住舀了一勺红枣粥,想也不想就往他嘴里塞去,“不用,他吃我这碗就好。”

管家连忙阻止。

“少奶奶,少爷有洁癖,从来不吃……”

剩下的话,被管家咽了回去,眼睁睁看着他家少爷吃下那口粥。

“真好吃。”

“都给你。”

靳芽刚要将粥碗塞给他,旁边的楼老夫人笑着摇头。

“好了,丫头,我让厨房再给他盛一碗。”

老夫人发了话,靳芽不再胡闹,乖乖将剩下的粥吃完。

楼笑愚唇角的弧度再次扩大。

他们两个用的一个勺子,四舍五入算来,也算是接过吻。

吃过早饭后,靳芽看向楼老夫人。

“老夫人,我想回去一趟。”

“去吧,让笑愚陪你。”

碍不过楼老夫人的热情,靳芽只得跟着楼笑愚出门。

她没上车,站在车前看着他。

“我一个人回去就行。”

“我陪你。”

楼笑愚扫了眼她,“答应过你,就会做到。”

靳芽顿了顿,钻上了车。

他答应在老夫人面前演戏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