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看上他了?
A+ A-

车子离开楼家。

路上车内很静,静中透着几分尴尬。

楼笑愚专心开着车,而靳芽的目光一直打量在男人身上。

这是她来到楼家,第一次好好看这个男人。

长指自然搭在方向盘上,衬衣那颗特殊定制的袖扣,彰显着贵气。

手腕处的钢表,不时折射阳光,也象征了他的身份。

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靳芽不清楚,也查不到什么蛛丝马迹。

但是结合上次的相遇,她能猜到,这个人绝非仅是楼家少爷那么简单。

靳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一时间竟忘了移开目光,甚至连倒车镜里男人的视线也没有意识到。

直到她耳边突然响起一道男声,“怎么?喜欢这块表?”

靳芽猛地回神,摇了摇头,收回视线。

“喜欢的话,过几天差人选几只女士的表,这款不适合你。”

靳芽抬眸,对上楼笑愚倒车镜中的视线,显然他是误会了。

“不用了,我们只是表面夫妻,演好戏我不会要不属于我的东西。”

闻声,楼笑愚落在倒车镜里的目光,多在靳芽身上停留了一会儿。

楼家盛名在外,这些年多少女人想攀附楼家。

靳芽,绝对是个例外。

楼笑愚勾了勾唇,带着试探,“情侣款,可是很多人想得到的。”

车子恰时驶入靳家大院,靳芽只是瞥了他一眼,缓缓开口,“楼少爷大可以去找想要手表的人,车子停在门口就好,我可以自己进去。”

话音落,楼笑愚的笑容非但没减,甚至眼角的笑意更浓。

带着玩味,落在靳芽眼中,直直印在她心里。

她刚刚那句话,像是在吃醋?

靳芽被他盯得很是不自然,仿若仅是一个眼神,自己的心中所想就被他窥探了一般。

她没再理会他,而是打开车门就想下车。

不过她只是探了个身子,就被腰间的一股大力拉了回来。

不等她反应过来,耳边便传来一阵笑声。

靳芽低头,这才意识到安全带。

伸手去解,竟然没有解开。

恍然间,一个黑影靠近。楼笑愚倾过身子,替她解开。

“你用了什么香水?”

香水?

靳芽回神摇了摇头,“我从不用香水。”

两人还保持着靠近的姿势,楼笑愚的手只是按下了开关,并没有松开。

这股香气,其实他在昨天就闻到了。

只不过是在他入睡之前,并没有太多的记忆。

这会儿鼻尖满是少女身上的体香萦绕,很是好闻。

楼笑愚这些年最厌恶的就是女人身上的香水味,人工制作的香味,只让他觉得恶心。

但是靳芽不一样,甚至让他有些沉迷。

靳芽耐不住男人这副目光,伸手推开他的手,解开安全带。

就在她抬头的那一瞬间,楼笑愚低头。

唇角柔软的触感,让两人身形均是一滞。

靳芽忽闪着睫羽,瞳孔猛然放大。

这可是她的初吻!

虽然中间隔着面纱,但是......

靳芽定了神,眼眸里是愤怒,大力推开他,“登徒子!”

楼笑愚不怒反笑,又往前凑了凑,“要不,我让你亲回来?”

靳芽瞪了她一眼,没有接话,拉开副驾驶的门就下了车。

不过她仅走了几步,身后的男人就追了上来,叫住她。

“手机。”

靳芽对上他的视线,着实不想跟他多交流,所以没二话就把手机递了过去。

待到她再拿回手机时,只见通讯录多了一串号码。

见他神色满意,靳芽耐着性子扯了一抹笑,“楼先生慢走,再见。”

“我待会要去公司,晚点来接你。记住,我叫楼笑愚。”

靳芽刚想拒绝,但是对方根本没有给她机会,仅是留了个背影。

两人在靳家门口互动,恰好这幕落在二楼靳悠的眼中。

尤其是那辆豪车,整个海城都找不出来几辆同款。

靳悠迅速下了楼,不过她赶到的时候,车子已经离开。

她当即拉下了脸,眸光充满了轻蔑,“靳芽回门就你自己?楼家就这么不待见你?”

靳芽抬眸,想了想,淡然开口,“司机送我就走了。”

“司机?靳芽你自己找了个小白脸,竟然好意思说是司机!”

小白脸?

楼笑愚?

靳芽当下就露出一抹笑意,本以为她把楼笑愚说成司机已经够过分了。

没想到,竟有人把他跟小白脸划等号。

真不知道楼笑愚知道了会怎么想。

“你看上他了?”

靳芽真的误打误撞说中了她的心思,她脸色一红,依旧咄咄逼人,“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人尽可夫!”

说这话时,靳悠心中是气愤的。

她想不明白,靳芽这种乡巴佬为什么会勾搭上那样的男人。

虽然她没有细看,但是男人举手投足透着的是贵气,成熟又透着内敛。

尤其是他的样貌,只是远远的看,她就可以断言,这是她碰见的最好看的男人。

靳悠越想越是气愤,双眸火光中烧,恨不得让靳芽化为灰烬。

“我去见爷爷了。”

靳芽没心思理会她,绕过她直接进了别墅,现在她只想见到爷爷。

靳老爷子昏迷已经有年数了,早就被海城各大名医放弃,在家也只是维持基本生命罢了。

于靳家人而言,老爷子是累赘。但是对靳芽来讲,老爷子是除了妈妈,对她最好的人。

妈妈去世当天,她莫名昏倒,醒来靳家大乱。所有人都围着她指责,说她推爷爷下楼,是害人凶手。

就是这件事让她被送到乡下,无论如何解释都没人听,所有人都认定是她害了爷爷。

爷爷至此昏迷不醒,靳青山在罗媚香的撺掇之下,只是顾及面子请了普通医生,从未仔细治疗。

后来她才了解到,自己一直敬重的父亲在她离家当日,迎后妈罗媚香进门。

而她的后妈早已生了女儿,生活比正妻还要富贵。

这次她回来,一定要查清真相,更要治好爷爷。

见房间没人,靳芽没有过多思绪。

她给老爷子把脉之后,拿出随身携带的针灸包,取出银针。

几根银针刺进老爷子的穴位,还不等她拔出来,耳边响起一道苛责声,“靳芽,你又想害爷爷!”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