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真是蠢货
A+ A-

罗媚香一脸悠闲地坐在客厅里,手里的咖啡杯冒着醇厚的香气。

“靳太太,人在哪呢?”

“在楼上吗?”

伴随着一道匆忙的脚步声,一个声音响起,光听声音就能感受到他的急迫。

一个肥头大耳,秃顶的男人走进来,随意地根罗媚香打了个招呼,就摸索着向楼梯走去。

“苏总,你着急什么,我们的合作还没……”

罗媚香走上前去,拦住了苏总,姣好的面容上带着温柔的笑容,也含着讨好。

苏总目光扫视着罗媚香,小眼睛里猥琐的光毫不掩饰,一双肥硕的手落在罗媚香纤细的手上,捏了捏。

“没问题,今天你这事做的不错,我回去就安排对靳氏投资。”

罗媚香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顿时脸上笑开了花,为苏总指了一个方向。

苏总迫不及待地绕过罗媚香,兴冲冲地朝着目的地奔去。

“老色痞!”

见苏总进了靳芽的房间,罗媚香的脸色霎时黑了,浓浓的厌恶溢于言表,咒骂着,深色的眸子落在自己刚刚被摸过的手上,心里膈应得慌,抽出一张湿纸巾,狠狠地擦着。

不过很快就释然了,望着那扇紧闭的大门,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房间里,橘色的的灯光笼罩在床上,美人静谧地躺在床上,仿佛是一道绝美的菜肴,对苏总有着极大的吸引。

“小美人,我可想死你了。”

从那日见过靳芽之后,他就一直想着能够一亲芳泽,本来以为她嫁入楼家自己就没机会了,没想到罗媚香竟然主动联系自己,他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时间不多,他可不能浪费,三两下就将自己的上衣脱了,坐到床边,刚摸到自己的皮带,蓦地发现原本躺在床上昏睡的女人,此刻乌黑透亮的眸子正炯炯有神地盯着自己。

“啊!”

一时不查,竟从床边摔了下去,坐在地上,狼狈至极。

“你怎么醒了,罗媚香不是说你……”

“说我什么,说我喝了***,得昏迷个两个小时?”靳芽冷笑着,眼里的凉意毫不掩饰,“你怎么就这么容易相信别人呢,有时候女人的嘴可比男人的更会欺骗人。”

靳芽缓缓起身,抬手整理自己的发丝,坐在床边,俯首望着面部狰狞的老男人,眼眸里流转着不屑。

很快苏总缓过神来,微微一笑,整个脸上的肉都颤抖着,爬了起来。

“就算你醒着又怎么样,你以为你逃得出去吗!”他一双魔爪向着靳芽伸去,“正好醒着更有情趣!”

“是吗?”靳芽没有躲,反而迎着走了过去,眼角的泪痣在橘色的灯光下更加魅惑,“那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好好,你这才上道!”苏总的小眼睛眯着,就见靳芽修长的手臂轻轻一挥,鼻尖萦绕着一股淡淡的香甜,“这是什么呀?”

“软骨散!”

靳芽声音软软的,软骨散说着仿佛在说棉花糖一般。

“软骨散啊!什么?软骨散?”

苏总原本还沉浸在靳芽的温柔乡里,觉得浑身上下都软了,突然意识到什么,想要推开靳芽,却脚底一软,自己向后倒去,摔在地上。

“软骨散,就是软骨散啊,只要一闻,全身的骨头都软了。”

靳芽脸上再不见刚刚的温柔,冷冷的视线扫过苏总,转身到了一旁,打开一个箱子。

“你想做什么?”

苏总有一个不好的预感,想逃,可却起不了身。

“送你一个礼物!”靳芽白嫩的手在箱子里翻找了几下,很快掏出两根巨大的肉骨头,“你看这个怎么样?”

两根鲜肉模糊的肉骨头突然出现在眼前,苏总生理性地反胃。

“不怎么样,离我远点!”

“怕什么呢,这可是我的宝贝的最爱,分给你,也不知道它乐不乐意!”

靳芽阴森森地讲着,仿佛地狱而来的恶魔。

“宝,宝贝?”

“对啊,我的大狼狗,这可是它最爱的东西了。”

靳芽不等苏总反应过来,一把将骨头塞进了他的裤子。

“宝贝,出来吧,快和你的好朋友一起玩玩。”

靳芽轻声呼唤了一句,一只巨大的狼狗从房间的角落窜了出来。

饿狼般的视线紧盯着苏总裤腰带上的骨头,舌头上沾着黏液,朝着他扑了过去。

强烈的求生欲使得苏总在最后关头爬了起来,狼狈的拖着自己的裤子,朝着门外飞奔而去。

“蠢货!”

靳芽目送着苏总离开,视线落到地上拖着的长长的一条湿漉漉的线,薄唇微启,伸手挥了挥,挥去鼻尖的一股子臊气。

“苏总你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

罗媚香正悠闲地品尝着咖啡,楼上突然一阵躁动,苏总就狼狈的出现在她的视线里,一种不安顿时弥漫在心头。

“罗媚香,你敢耍我,我要你好看!”

苏总一直被人捧着,就没这么狼狈过,一把推开罗媚香,留下一句话,很快离开。

“到底怎么了?”罗媚香吸了吸鼻子,眉间微蹙,“难不成?”

没做停留,罗媚香慌忙跑上楼去,猛的将靳芽的房间门打开。

“你怎么会?”

和想象中的画面不同,原本应该躺在床上的靳芽,此时此刻竟然在那里有条不紊的喝茶。

“怎么了吗?”

靳芽听见动静,回眸,视线对上罗媚香,毫不慌乱,竟还带着淡淡的微笑,恬静舒适,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倘若不是罗媚香看着苏总那么一副狼狈的模样,她真会觉得之前自己所做的是不是梦。

“你一直在跟我们演戏?”

事到如今,罗媚香也看出来了,这个乡下回来的贱人绝对不简单,之前一直在她们面前装腔作势。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就不和你绕弯子了。”脸皮撕破了,罗媚香也没有演戏的兴趣,“这个苏总对我们用处很大,既然他看上你,那你就得好好陪他,也算是报答我们靳家对你的养育之恩。你竟然还敢不知好歹,得罪了苏总,赶紧跟我去给苏总赔罪!”

“你们靳家?养育之恩?赔罪?”

靳芽就如同听到了个天大的笑话,嘲讽地望向罗媚香。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