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你这算家暴吗
A+ A-

“你要干什么?”

靳芽躲开楼笑愚的手,如同受惊的小鹿,抬头望着伸向自己的魔抓。

楼笑愚的手一顿,他有些懊恼,自己怎么就不受控制的伸了手,这到底是在做什么。

“嘴角有蛋糕。”楼笑愚收回手,随意地在身上拍了拍,“就算在家,吃东西也注意一点形象,沾的一嘴。”

“我嘴上有蛋糕?哪儿?”

靳芽拿起手机,对着屏幕一看,发现了嘴角的蛋糕,看了看四周没看见餐巾纸,伸出舌头一舔,将嘴角的蛋糕直接舔去。

“没了!”

“咳!”

楼笑愚一直绷着的脸有些裂痕,只觉得自己喉咙发紧,忍不住咳了一声,可这已经压制不住他的躁动,看向靳芽的眼神里多出了些异样的情绪。

莫名的烦躁袭上心头,楼笑愚烦躁地扯住自己的领带,转头上楼,离开了靳芽的视线。

“他这是怎么了?”靳芽意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回眸注意到楼老夫人看热闹的眼神,回想起楼笑愚刚刚看自己的眼神,顿时明白了楼笑愚刚刚的反常,脸突然红得就像是煮熟的龙虾。

正当靳芽羞涩之时,管家带着一位老者穿过客厅,朝着楼上楼笑愚的房间走去。

靳芽目送着他们离开,眼里有着疑惑。

“那是南渊先生。”看到靳芽的疑惑,楼老夫人出声解释。

“南渊先生!”

靳芽跟着说了一遍,顿时细长的眉头紧锁。

南渊先生是世界级的催眠大师,想来是被请来给楼笑愚治病的,这么看来,楼笑愚的病还要比自己想的要更加严重。

“我上去看看。”

靳芽越想越不放心,面前的蛋糕也没了吸引力,和楼老夫人说了声,便起身回了房间。

房门打开,入目一片狼藉,整个房间里能摔的,不能摔的,全都摔在了地上,甚至是南渊先生用来催眠的表也支离破碎。

很明显,南渊先生也失败了,此刻的他面容严肃,遇到了非常棘手的麻烦。

而此时此刻的楼笑愚坐在沙发上,大口大口地呼着气,手上青筋暴起,眼底一片赤红,额顶沾着几根被汗水沾湿的发丝。

“滚出去,都给我滚出去。”

楼笑愚控制不住自己,咬紧牙关,身体都在颤抖。

“怎么会这样?”

靳芽不是没见过楼笑愚发病的模样,可这一次,楼笑愚明显精神状态要比之前更差了。

“先出去吧!”

管家心疼的看了一眼楼笑愚,帮南渊先生收拾好东西,拉着靳悠一起离开了房间,将门关上。

“南渊先生,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

靳芽也顾不得什么礼貌,只想迅速了解楼笑愚的情况。

南渊先生理解她此刻的焦急,没有在意她的质问。

“楼先生现在的情况已经超出了我的控制范围。”南渊先生面容严肃,“之前我们还可以每月催眠楼先生一次,可以让他获得充分的休息,可现在这个办法行不通了,根本无法将他顺利催眠。”

南渊先生顿了顿,还是开口提醒:“如果情况不能变好,楼先生很可能时日不多了。”

“我要进去。”

靳芽有些待不住了,想要开门,可却发现门已经被管家锁上,伸手向管家拿钥匙。

这么多年,她遇到过无数次困难,可这还是第一次,她竟这么害怕死亡。

“不行。”管家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少夫人,少爷现在的情绪根本无法控制,倘若你进去,很有可能会受到伤害。”

“可我也不能让楼笑愚现在就一个人待在里面。”靳芽越来越着急,“睡眠障碍如果不能及时控制,到最后过于严重还有可能会分裂出第二人格。后果更加严重。”

“可是,现在南渊先生都没有办法,你进去还有什么用?”

管家见识过靳芽的能力,可他也不相信靳芽能够解决南渊先生都束手无策的事情。

“不管怎样,试一试,总还有希望,如果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时间每过一分钟靳芽的心就越慌张。

“好吧,如果一旦你控制不住,立刻叫我们,赶紧出来。”

抵不过靳芽的坚持,管家也抱着一线希望,终于打开了房间的大门。

靳芽不做犹豫,直接冲了进去。

楼笑愚坐在沙发上,背对着大门,原本好不容易压制下内心的暴动,耳边有传来一阵响声,回头望去,望着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顿时又狂躁起来。

“我不是说了滚出去吗,赶紧给我滚。”

“让我帮帮你吧!”

看惯了楼笑愚不可一世的模样,如今看着这般虚弱的楼笑愚,靳芽忍不住心疼。

“帮我?可笑,你不要太自以为是了。出去,我不想再重复第三遍了。”

楼笑愚随手抄起一旁的一个杯子,朝着靳芽身旁砸去。

玻璃杯触碰到雪白的墙壁,瞬间破碎,玻璃渣散落四处,灯光笼罩着,块块碎片闪烁着点点光亮,显得有些渗人。

“我倒是想要知道,如果你说了第三遍会发生什么?”

靳芽不惧缓缓向楼笑愚靠近,伸手想要抚顺楼笑愚头上被抓得杂乱的头发。

“我都说了给我滚开!”

楼笑愚暴躁地一甩,直接将靳芽甩了出去。

靳芽没有防备,面对突如其来的冲击,脚底不稳,直接摔了下去,额头狠狠地撞向桌角,下一秒她就感觉到额前有一股暖流悄然滴落。

“嘶!”

一瞬间的麻木后,靳芽感受到传来的疼痛,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发泄后的楼笑愚也渐渐冷静下来,注意到靳芽额顶的血条,充满了红血丝的眼睛更多了几分的懊恼。

他撑起自己发软的腿,拿出房间里常备的医药器材,放在茶几上,拉着靳悠坐了下来。

他熟练地将药物准备好,轻轻地为靳芽处理伤口。

“这就是第三遍的代价。”他嗓音沙哑,“我提醒过你,后果会很严重的。”

“你这算家暴吗?”

靳芽微微一笑,仿佛并没有在意额头的伤,反而和楼笑愚开起了玩笑,抬头盯着面前的男子。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