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女儿该有女儿的贡献
A+ A-

楼笑愚被靳芽逗笑,嘴角上扬。

“知道我会家暴,你就不要进来了。”楼笑愚为靳芽收拾好伤口,将医疗包收拾好,转身走开,“赶紧出去吧!”

“不要!”靳芽猛地起身,跟在楼笑愚身后,从背后抱住楼笑愚,“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待在这里,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

楼笑愚身体僵硬如一根木头,完全没有回应。

“起码让我陪着你,好吗?”

靳芽以为楼笑愚没有回应就是在拒绝自己,将他抱得更紧。

楼笑愚愣了一会儿,转身,反手将靳芽搂紧怀里,恨不得想要将她揉入自己的身体里。

“轻点!”靳芽被勒得喘不过气,挣脱了一下。

楼笑愚稍稍松开了些,将脑袋埋在靳芽的脖颈之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淡淡的香气萦绕在鼻尖,楼笑愚逐渐冷静下来,眼底的赤红也慢慢消失了。

感受到禁锢自己的双臂越来越放松,靳芽也松了一口气。

朱色的唇张开,狠狠地在楼笑愚的肩膀上咬了一口。

“嗯!”

虽然这点疼痛对楼笑愚来说根本就像是在挠痒痒,但他还是忍不住哼了一声。

“这是对你刚刚家暴的报复。”

靳芽傲娇地讲着,声音里有着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娇气。

“用的什么香水?”

楼笑愚带着笑意,鼻尖的香气不似之前那些女人刺鼻的味道,反而让他心安。

两人的身体紧紧地靠在一起,依偎在楼笑愚的怀里,靳芽根本看不见楼笑愚此刻的表情,听着他的问题,靳芽原本有些恍惚的神色霎时清醒了。

“你是不是想要泡我?”

楼笑愚此刻已经站直了身子,下巴抵着靳芽的额头,听了靳芽的问题并没有回答,薄唇却慢慢贴上了靳芽额前的创口贴。

感受到额前的湿润,靳芽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瞬间通电了一般,酥酥麻麻地。

楼笑愚并没有就此止住,唇瓣一寸寸下移,吻过眉眼,吻过鼻尖。

房间里清冷的氛围瞬间变得暧昧,两人的呼吸都相对急促了些许。

楼笑愚闭上眼眸,向着靳芽柔软的唇贴了上去。

就在这时,靳芽的眸子突然睁开,闪过一道伶俐的光,一根银针出现在之间,细长的手臂微微一抬。

银针刺入楼笑愚的穴道,刚要贴上的唇顿住,眼前高大的身子缓缓倒了下去,搂着她的双臂却依旧没有松开。

靳芽支撑着将楼笑愚扶到床上,倒了下去。

抬头望着男人棱角分明的脸,靳芽发现他睡得并不是很安稳,不同于平日的犀利,昏睡中的他看着竟那么脆弱。

视线落在楼笑愚禁闭的唇上,靳芽的心再次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

刚刚他想做什么?亲她吗?

自己刚刚竟然没有一开始就推开他,这是怎么了?

“楼笑愚,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靳芽轻声呢喃着,不知道是在问楼笑愚,还是在问自己。

面对不确定的感情,靳芽不敢随意猜测,很快柄去心头的悸动冷静下来。

“诶呦!”

靳芽想起身,却发现楼笑愚即便是此刻睡着了依旧搂着自己,而且自己竟然还挣脱不开。

她尝试着轻轻掰开楼笑愚的手,要不是确定自己的针没有扎错,她真怀疑楼笑愚是不是在耍自己。

见楼笑愚睡得极不安稳的面容,靳芽还是心软了,如果再挣扎,估计会弄醒他,只得作罢。

“算了!”

放弃挣扎后的靳芽就这么躺在楼笑愚的怀里,莫名的,她竟然觉得有那么些安心,竟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出现了困意,眼皮也渐渐耷拉下来。

“~~~”

寂静的房间里突然响起一道手机铃声,瞬间赶走了靳芽的困意。

靳芽睁开眼睛,先是看了看楼笑愚,见他没有被吵醒,这才放心,伸手拿过手机。

手机屏上的备注亮起,靳芽的脸上多出了几分无奈了。

看来是有人告了状,这位来兴师问罪了。

“喂,爸。”

靳芽接通电话,放在耳边,放轻了声音。

“靳芽,你到底对苏总做了什么?”靳青山的声音传来,十分暴躁,“你实在是太不懂事了,不就让你陪一下苏总吗,你竟然还坏事,现在好了,苏总都不愿意投资了。你现在立刻去跟苏总道歉,不管用什么方法,都得给我把苏总哄好。”

靳青山没给靳芽说话的机会,话语如同炮弹一样。

虽然早已了解这个父亲对待自己的态度,可此刻听着他这么无情的话,靳芽的心还是忍不住一痛。

“用女儿陪睡换来的投资你也要吗?”

靳芽冷笑着反问,真觉得自己很可悲。

“作为靳家的女儿,为我们靳家做点事情不是应该的吗?”

靳青山还没有声音,罗媚香的尖酸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既然作为靳家的女儿需要为靳家做出牺牲,那为什么一定要是我呢,怎么不送你的亲生女儿去,不是更能体会你对靳家的付出吗?”

罗媚香除了有靳悠这个女儿,还有另一个大女儿,这个女儿可谓是这俩人的心头宝。

这个大女儿完全继承了家里的医学基因,在医学上有着十分显赫的成绩,给靳家脸上增了不少光。

“靳芽,你什么意思,你凭什么和我女儿比。”

提到自己的女儿,罗媚香一下子爆炸,小心翼翼地瞟了靳青山一眼,见靳青山没有对自己不满,立刻拉着他的胳膊。

“青山,她在诋毁我们的女儿,我们那么优秀的女儿怎么能这么做呢?”

靳青山原本听着靳芽的话,心里开始也有点不是滋味,可罗媚香提起两人那个优秀的女儿,他很快做出了选择。

“行了,不用说了,我现在可不是来寻求你的意见的。”靳青山冷着语气,“我是来通知你,明天晚上去酒吧,不管怎样,一定要把苏总伺候好。”

“好。”

靳芽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很累,已经心知肚明的事情,她还在这里说什么呢,淡淡的开口,有气无力。

双目无神地盯着头顶的灯,整个人都仿佛被抽干了似的。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