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考验
A+ A-

苏涛他来之前就已经把这些女孩子大概在学校的表现通过校方都了解了一遍,也了解到舒美美和颜佳是品学兼优的学生,而且在学校期间不经常参加交际类比赛,甚至跟男生都保持距离。

  但是舒美美在老师的评语当中还多了几条,这也是从她的老师的评语当中反映出来的,老师就是说她比较木讷,不知道她家真实的情况如何,如果有机会的话,希望鸿鹰集团对她一个栽培。

  而其他的同学,他们的老师对他们评价都是很高,除了品学兼优擅长交往之外,还经常参加出席学校的各种联谊比赛,有的还取得过奖项。

  苏涛其实并不在意这些,但是要多多少少了解一些,而且当天他们在海滩上女生和男同事一起游泳,有的朋友已经拍了录像发给他看,看到他面无表情,朋友也感觉到很是奇怪,因为苏涛一直以来周围身边美女不断,可是他似乎都不动情,而且他的年纪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却不着急谈朋友,这也是他家族一直催他的事情。

  他的朋友叫做欧阳宇,此人是一个幽默健谈之人,但是跟不熟悉的人就保持一副高冷的状态。

  “看来我们的苏涛经理,对这些东西都是不敏感的,看来新的一批女生又没有机会了,不知道哪一个人家的女孩才有这样的福分,能跟我们苏涛谈上恋爱。”

  他开玩笑的说,一边拿起了咖啡,走到窗前看着不远之处的海滩,女生们在告别之前的那几位被淘汰的女孩,那几位女孩哭哭啼啼的,非常的后悔,然后大家照了一些合照就分开了。

  “还真是不自量力,竟然把集团的照片大规模的发布在朋友圈,听人说有的还被转发了。”

  苏涛也走到了窗前双手插着裤兜,若有所思的看着前方说:“海伦为这件事情,还是有些生气的,但是这都是集团内部故意的,因为他们所去的地方也都是可以对外开放的,但是没有经过允许,拍照片其实是很不妥当。”

  “应该属于一种间接泄密吧,像这种胳膊肘朝外拐的性格怎么适合咱们集团呢?对了,倒是听说有一个人像间谍似的,她一直做着非常精细的工作,叫什么……?”

  “颜佳。”苏涛嘴角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他猜想为什么乐无瑕对她有意思。

  他放置桌面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回身却发现这个号码有些熟悉,原来正是舒美美打过来的:“是苏先生吗?今天我在面试的那个大厅里看见了你,你是也是来面试的吗?你应该是下一批的选手吧,但是你不要担忧,只要努力就应该能进入的,对了,如果我入选了集团,到时候发了工资,我会及时赔偿你的耳机钱的。”

  “这个女孩很有意思。”苏涛笑了。

  苏涛想把这美丽的误会延续下去,所以就没有告诉舒美美自己正是这一次训练的负责人之一。

  而其他的同学或多或少都在巴结负责人,他们有的打算买礼物,有的打算去想方设法的要微信,有的人也在猜苏涛和负责人的关系,因为他西装革履,然后又出现在负责人附近,要么就是来面试重要岗位的,要么就是负责人之一。

  其他的女孩子最近也在套近乎加他的微信,但是他却没有加,除了乐无瑕请他帮忙去加颜佳的微信,还有他因为有舒美美的号码,也添加了她的微信之外,其他的一概都没有加过。

  舒美美看过他的微信,但是他的朋友圈很少去晒鸿鹰集团的事情,有时候也是晒自己车内的一些玩偶之类的,所以她并不知道他和鸿鹰集团的具体关系,他也不想说,等到关键的时候他再告诉她。

  因为是“地狱化”训练,所以他们从别墅区的训练考核区暂时撤离住到了普通的民房里,而且是筒子楼。

  之所以称作为筒子楼,就是有很多家租户和他们一起共同居住,他们并没有单独给这些女孩租特别的公寓楼,所以这些女孩当看见小小的房间,比他们之前宿舍环境还不好的时候就有些嗤之以鼻,有的坚持不到两天就提前申请了,要做其他的岗位,因此就走了一半。

  还剩下一半,打算把这一周坚持下去。

  走的那一批有颜佳和舒美美的熟人,告诉她们先做普通的岗位,然后慢慢的往上爬也是可以的,何必要在这里受罪呢?

  这一周看起来这种环境是很难坚持的,而且马上到夏季了,到时候蚊虫叮咬恐怕都是难以忍受的,但是她们决定咬牙坚持下来。

  到了这天夜里的时候,没有想到他们所住的房子竟然还漏水,他们住的本就是阁楼,然后遭遇漏水,这一宿叮叮当当拿盆接着发出这种声音,舒美美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索性听起了音乐。

  过了一会儿听音乐也听腻了,就开始追剧,总之这一宿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起床一看发现原来她已经睡在了一个帐篷里,竟然是颜佳,用她的雨衣临时做成了一个帐篷搭在了她的上面,因此这一宿她可以安然入睡。

  而颜佳,因为在下铺所以也算还好,但是跟她提议,如果还是漏雨的话她可以睡上铺的,因为舒美美本来觉就轻。两个人来回推脱都让自己睡上铺,免得对方受凉。

  颜佳却说:“你从小家庭条件就不好,身子骨就弱,哪像我从小养尊处优的吃的又好,哪怕雨水浇在身上,我也不会感冒生病的,可你又不同意,就先这样睡吧,如果这阁楼实在是太不像样了,我可能会提出申请让他们过来修阁楼,也不知道他们选择房间的时候没有仔细看,还是这就是一场考验。”

  “不论如何先照顾好自己,我的雨衣带了两件,我今天晚上给你做一个大一点的帐篷,这样的话咱们两个人都能睡好,你翻来覆去自己睡不好,我在下铺还担忧。”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