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十三王妃
A+ A-

苏公公所说的当日下聘的话并不假,仅一个时辰后,十三王府的聘礼便到了,一同到来的还有皇上的额外赏赐。

“相府女张氏,慧静贤淑,德才兼怀,着封乐安县主,钦此!”

十余车马和宫人浩浩荡荡地停在丞相府外,比起方才邢书俊带来的车马,不仅毫不逊色,还引来了更多的人侧目讨论。

领头的公公宣读完圣旨,丞相等人跪地接旨后,身后的人们更是纷纷议论起来。

“丞相府的千金封县主了!听说也马上要嫁给大皇子了!”

“大皇子?怪不得如此阵仗!”

人们在丞相府外议论纷纷,都以为张希洛是与大皇子喜结连理,可到了第二日,身着红袍,骑高头大马前来迎亲的,却是十三王爷邢书宇。

前一天下聘,第二天便迎娶,还是嫁入皇家的亲事,这在本朝似乎还无前例,让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但如此仓促的婚事,却并没有让人觉得丞相府的千金是被怠慢了。

八抬大轿迎亲,十二喜娘随行,还有前一日那气派十足的聘礼,都是京中的名门贵女们也未必都能得到的。

张希洛穿着丞相夫人亲手缝制的大红嫁衣,由琴儿和喜娘挽着来到前厅,邢书宇也早已到了。

直到拜别了丞相和夫人,坐上了喜轿,张希洛才感觉有了些许真实感。

重生的第二天她就嫁了人,比前世嫁人足足要早了一年。可她和邢书宇之间,似乎还没有熟悉到能够自然地住在同一屋檐下,睡在同一卧榻上。

她昨日只想着要彻底消除邢书俊娶她的一切可能性,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最好的办法就是立刻定下与另一个人的亲事。

做出决定之时她并不扭捏,但如今真的坐在喜轿中了,她又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过于冲动了些?

“小姐,王府到了。”琴儿的声音从马车外传来,将张希洛从思绪中唤回来。

张希洛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呼出来。

既来之则安之,她最初的计划就是阻止邢书俊被立为太子,更要阻止他加害于丞相府,现下就走一步是一步吧!

打定主意,张希洛便起身出了轿子,在身旁人的搀扶下,跨过了十三王爷府的门槛。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

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喜娘和嬷嬷将张希洛带到房里便一一退出去了,只到听到房间里除了她的呼吸声之外再无其他声响了,张希洛才掀起了自己的盖头,开始打量起自己所在的房间来。

房间很是宽敞,但陈设却算不得豪华,字画也并无几张,看起来简单得很,却也不觉简陋。

倒是很像邢书宇的房间。

“房间可还喜欢?”

张希洛正打量着,准备起身在房间里转转时,冷不丁听得自己身旁传来一道男声,条件发射般地一抖,刚离开椅子的屁股又往下一坐,然后便立刻感到自己的脚踝处传来了清晰的痛感。

张希洛还顾不得疼痛,立刻抬起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便看见邢书宇从床边的桌旁站起来,皱着眉头朝她走来。

“怎么这么不小心?”

“你怎么在这儿?”

两人同属开口,又同时顿住,空气里突然充斥着异样的尴尬气息。

“我还以为这房间没人呢。”张希洛扭过头,伸手揉着崴疼了的脚踝,压下想要呲牙咧嘴的心情,嘟哝一句:“在房间里也不出声,装鬼呢。”

“我看看。”邢书宇蹲下身来靠近她,伸手便想要查看她脚踝的伤势,见张希洛还坐在地上,干脆一把将她抱起来,往床边的方向走。

突如其来地被凌空抱起,张希洛心下一惊,下意识地伸手挽住邢书宇的肩膀:“你干嘛?”

“邢书宇,我受伤了!”见邢书宇抱着她往床的方向走,张希洛登时全身都僵硬起来。

虽然他们已经是夫妻,但是…她还没做好准备呢!

而且她刚刚还把脚给崴了!

邢书宇不说话,将张希洛放在床边,便倾身蹲下,脱掉她的鞋靴。

张希洛双手在身旁一撑,立即往床里面缩,眼神警惕地盯着邢书宇:“我受伤了!”

不是吧,他虽然知道邢书宇不像有时在人前表现出来的那般温和可欺,可是,她都受伤了,他难道还要……

“受伤了,不上药么?”张希洛正在心底拼命腹诽邢书宇,却见邢书宇不知从何处取来了一个小药箱,正诧异地看着刚刚和他拉开一段距离的张希洛。

“啊?”张希洛眨眨眼睛:“你是要…给我上药?”

她会错意了?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邢书宇站直,双手在胸前环抱着,看向张希洛的眼神饶有趣味,好像正在看着什么令人发笑的东西一般。

张希洛觉得自己的脸颊在一瞬间就烫了起来:“啊…我是没想到,十三王爷你还会…还会给人上药啊?呵呵呵…”

说话间,张希洛乖乖地将自己的屁股往外挪,规规矩矩地坐回了床边。

邢书宇俯下身来,拿出药箱里的药酒,不轻不重地给张希洛按着脚踝。

他的掌心带着温热,清凉的药酒也变得温热起来。在他轻柔的动作下,张希洛觉得脚踝的痛感正在一点点消失。

“今晚你睡床。”邢书宇停下动作,起身将药酒放回小药箱里,忽然道。

“嗯?”张希洛反应过来,抬头看他:“那你呢?”

邢书宇看出她刚才在担心什么了。

他打算和她分房睡吗?

虽然这是她刚刚就打算说出来的话,但怎么说这也是大婚之日,邢书宇真的愿意么?

“我睡暖阁。”邢书宇目光朝窗旁的暖阁扫了一眼。

“要不我睡暖阁吧,你睡床。”张希洛顺着邢书宇的目光朝暖阁看了一眼,发现那暖阁算不上宽敞,把茶桌挪走也不过约一丈的距离。邢书宇的个头高,要是在暖阁睡,怕是睡不舒服。

邢书宇没再多说,走到屏风后脱去外衣,便径自坐在了暖阁上。

张希洛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来。要是她再坚持让邢书宇睡床,让邢书宇误会了怎么办?

算了算了,就这样吧!

张希洛把所有念头都抛之脑后,也脱下自己的外衣在床上躺下来,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等次日醒来,看到丫鬟嬷嬷们揶揄的神情时,张希洛忽然觉得,邢书宇可能是故意的!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