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往事不再重演
A+ A-

“洛儿,你可知京城里有多少人?”邢书宇蹙眉道。

  整个京城,少说也有几百万人,别说让每个人都喝药,就说把这些方子都落实到每个人手上都很有难度。

  张希洛蕙质兰心,早就想好了对策,“王爷不用担心,只需将药方发下去即可,稍加手段就能让他们乖乖全部主动喝药。”

  邢书宇笑,“那你倒是说说是何种手段?”

  烛光下,张希洛凑到邢书宇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复又坐正。

  “好啊,本王倒是没想到洛儿竟然是这么心思缜密的人。”

  “臣妾就当王爷是在夸臣妾,暂时先谢过王爷了!”张希洛双手抱拳,模仿者民间侠士的动作。

  “也罢,照你这么说也不是件麻烦的事,本王去办便是。”邢书宇淡淡笑了笑,见外面天色以晚,这一天也着实有些累着了,便叫了外面的人进来。

  这一顿饭吃的有些久,门外站着的人已经等了许久,听见邢书宇的召唤片刻不耽搁,三五个人从外面急急走进来,动作利索地收拾碗筷。

  鲁嬷嬷在边上站着,指使他们干活。

  下人们个个儿都很害怕,尽管手上的动作十分麻利,脖子却一个比一个缩得短。鲁嬷嬷看似没说什么重话,甚至十分有度,眼睛却时不时显现出一些锐利来。

  张希洛送走了邢书宇,发现身边没人,想着是不是那丫头半路跟丢了,一路找回来。

  谁知都到了膳堂,还是没有见着人。

  琴儿做事十分谨慎,记性也好,来了王府就没走丢过,但这次确实没看见人。张希洛便只好当她是真的走丢了,改了道去了其他地方找。

  “动作都搞快一点!磨磨蹭蹭的搞什么呢!”

  烛光昏暗的房间里充斥着女人的的咒骂声,时不时夹着些鞭打声,在王府里这种规矩森严的地方显得格外刺耳张,尤其引人注意。

  张希洛停下脚步,朝着声音的来源处走去。

  隔得近了,那声音更加清晰:“说你呢,死丫头!”

  “啊!”

  一个更加尖细的女声传出来,张希洛听到立刻变了脸色,推开房门走进去。

  房间里蹲着大大小小十来人,全是丫鬟。每个人面前都放着一个木盆,里面装着水和盘子,表面上漂浮这一层油。周遭乱七八糟放着洗好的碗筷,地上到处流着油水,一股饭菜的馊味儿。实在是恶心人。

  张希洛就算上辈子什么都不顺,可是直到被杀之前,一直都是锦衣玉食的日子,哪里见过这么污秽的地方。

  可她没有立马捂住鼻子,而是快步走向一个丫鬟。

  “琴儿,你怎么在这里?”

  琴儿整个人恍恍惚惚的,听到问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琴儿?”张希洛晃了晃琴儿的肩膀。

  琴儿这才有了些反应,认清来人她忍不住哭出来,“小姐……呜呜……”

  “王妃,您实在不应该来这么脏的地方,怎么不在房里歇着?”鲁嬷嬷瞥了眼琴儿,低头微微皱着眉,目光乱飘。

  张希洛看着琴儿手背上的血痕,前世最后那段场景再一次涌现出来,只恨不得杀了那打人的罪魁祸首!

  她并为理鲁嬷嬷,只是双手捧着琴儿的脸,问道:“是谁打你的?”

  “王妃,都是下人不听话,互相嬉闹小打小闹给抓伤的。”鲁嬷嬷压低着声音,脸上带着笑意,一双小眼睛殷勤地看着刚进府的张希洛。

  “呜呜呜……”琴儿哭得越来越厉害,就是不肯说一个字。

  在外面时,屋子里就能听见鞭子抽打的动静,琴儿手上的伤痕正是鞭子打出来的。这些下人里,只有鲁嬷嬷年纪最大且现在还好好地站在这里,其他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伤。

  谁动的手明显的很。

  张希洛站起来,四处环视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任何鞭子。

  鲁嬷嬷弓着腰,继续道:“王妃,时候不早了,要不老奴就先送您回去歇息吧?”说着就要上手去扶。

  “嬷嬷,自打我进了这王府以来,可就没见着任何丫鬟小厮留过指甲。非要说他们是抓伤的,是不是太过牵强了些?”

  张希洛嫌恶地往一边挪了一步,眯着眼睛看着这个满口谎言的老妇人。

  鲁嬷嬷脸上装出来的笑意也收回了一大半,“王妃这是什么意思?老奴在这王爷府三十年,从来没有做过什么阳奉阴违的事情,您说话可是要讲证据的!”

  “我说过是您了吗?”

  鲁嬷嬷一愣,不知道是要哭还是要笑。

  张希洛拉起蹲在地上不知所措的琴儿,突然高声喊道:“来人!”

  不到片刻,外面陆陆续续进来了几十个家丁,把这不大的地方占满了。

  鲁嬷嬷这才开始惶恐,最后一丝伪装都卸下了,阴着脸道:“您这是要做什么?老奴可是这府上做实最妥当的,连——”

  “是不是连王爷都要敬您三分啊?”

  鲁嬷嬷吃惊于眼前这个年纪不大,却十分聪慧的女子能断出她要说的,瞪大了眼睛道:“您既然已经知道,为何还叫那么多人进来。”

  “我是王妃,你才是下人。主子要做什么还要考虑下人的感受吗?”

  张希洛不耐烦地瞥了一眼这个妇人,真是一眼都不想多看,挥手道:“你们今天要是谁从这里知道鞭子,或谁就能到本王妃跟前伺候。”

  这意思是谁找出了鞭子,谁就能立马晋升为贴身奴才,每月的工钱还有在府上的地位也会跟着往上涨。

  此话一出,家丁都迅速四散开来,在屋子里翻箱倒柜的找。

  “你们大可不必在意里面的东西,坏了本王妃也不会计较,重要的是把东西找出来!”

  鲁嬷嬷站不住了,跑过去扒拉他们,嘴里咒骂着:“你们这些贱奴才,给老身停下!”

  一个拉不开,就跑去拉另一个。

  “你们等着吧,老身这就去找王爷!他一定会治了你们的罪,非把你们这些人都给弄死不可!等着!都给我等着!”

  鲁嬷嬷除了权势比这些人大,力气哪里和这些人一样。拉来拉去,一个都没有成功。于是火急火燎地往门口走。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