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就是欺负你,怎么样?
A+ A-

“琴儿,你平日里照顾我的饮食起居面面俱到,只需告诉我你是怎么做的便可,剩下的我自己来。”

琴儿想不明白主子为何突然对他们下人做的事情,如此的感兴趣,但见命令不敢违抗。

她答应下来:“是。”

接下来的一整日,从梳头发到穿衣吃饭,张希洛跟着学了个七七八八。过程麻烦多多,不过也能勉强自己一个人整理出门了。

“王爷可回来了?”张希洛伸手捻起衣服上的毛屑,一边问道。

琴儿摇摇头,“奴婢这几日都跟在您身边,从未过问王爷的行程,小姐若是想知道的话,奴婢这就去帮您问。”

“不了,公衙的事情繁忙许是耽搁了。”

看着镜子里是一张素净的脸,只有巴掌大小。柳叶眉顺着眼尾的幅度轻轻垂下来,一双水灵灵的眼睛,高挺的鼻梁,淡红色的嘴唇,使得张希洛温柔娴静又十分动人。

可这不是她要的。

张希洛拿了眉笔加长了眼尾,在鼻梁处加了阴影,口脂换成了较为艳丽的红色,几下功夫就让她整个人从浮柳变成了牡丹,气质里多分几分明艳。

“王妃可真是什么都一学就会,连妆容都能随心意来画了。”

说到这里,琴儿不禁疑惑:“可是小姐,您以前不是不喜欢这样的打扮么。您还说那样过于扎眼了。”

“那是以前。”张希洛淡淡道:“琴儿,你要明白这世上什么人都有可能会变,包括我。咱们今后在这府里要擦亮眼睛,切不可什么人的话都信,明白吗?”

琴儿稀里糊涂地点头:“是,王妃。”

她的主子成亲之后,可真是变了许多呀,竟说些让人费脑子的话。

张希洛叫来那日在洗房里找出鞭子的下人,给了他几两银子去街上办事。谁知回来的时候竟是哭哭啼啼的。

张希洛把他叫到跟前来,问:“二宝,怎么回事?”

二宝抹了一把鼻涕,支支吾吾回道:“王妃,小的在街上不小心撞见一个女子,她叫人把小的给打了一顿,还说要上门找咱们王府的麻烦。可小的真不是故意的,当时街上有马车横行,大家都躲着,小的也跟着往一边躲,谁知就不小心撞她。”

府上上下的下人都着统一服饰,外面有点眼力价的人都看得出来,一般人根本不敢招惹,能说出要亲自找上门这种话,身份也不会低。

许是知道犯了大事,二宝根本不敢抬头看张希洛。

“那人长什么模样?”张希洛十分淡定。

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了,这也算不得什么事。

二宝愁着眉,想了想,说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描述出来的内容让人无法联想。索性这人主动找上门来了。

王府门口闹哄哄的,张希洛闻声过去查看,一见来人不禁笑了。

“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太子殿下的红人啊。府上的下人不懂事冲撞了你,姑娘可别介意。”

“原来是丞相家的小姐啊,民女还以为是谁身边的下人这般不知礼数。”林清浅仰着下巴,人比张希洛矮些,为了不败下风只得仰着头说话。

张希洛掩嘴咯咯笑了两声,再抬眼和林清浅对视。

“本王妃的下人做什么都是对的,今儿他就算是把你撞翻在地你也得受着!”

“你!”林清浅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这个人,“民女虽是贱命,可也是太子殿下身边的人,王妃如此轻贱民女,真的一点都不顾及和殿下的情分?”

情分二字,解释可多了。

张希洛冷脸道:“林姑娘的嘴可真是毒的,我不过就是想让一个身份低微的歌姬认识到自己的身份,怎会与太子殿下扯上关系?莫不是姑娘觉得轻贱了你就是轻贱了太子殿下?难道你和太子殿下的身份一样尊贵无比?”

“民女可没这么说。”林清浅咬牙。

从进太子殿的那一日起,林清浅就爱上了太子。他们情投意合,本是天生的一对,奈何丞相家大业大,权利滔天,能帮太子得到天下。自己不得不被藏在了阴影里,把心仪之人拱手让给张希洛,从此不能见天日。没想到这个女人不知检点,前脚和太子定了终身,后脚就反悔,如今还敢亲口提起,简直好不要脸。

林清浅指甲掐进肉里,瞪着眼睛不甘心地看着张希洛,脸上的表情逐渐扭曲。

“不甘心吗?不甘心也没有办法,今儿就是要欺负你!”张希洛对着守卫使了个眼色。守卫接收到命令,架起林清浅就往外走。

在一阵惊叫声中,林清浅就这么轰出去了。

琴儿暗暗对主人钦佩不已,真是太帅了!

夜深了,邢书宇才从公衙里回来。

张希洛早就让琴儿去门口等着了,自己守在炉子前面守着,汤罐里飘出阵阵香气。得知人回来的时候,她才把罐子里的东西盛进碗里,端去了暖阁。

邢书宇坐在案前,埋头处理公务。张希洛悄悄走过去,把汤碗放在邢书宇眼前。

“王爷,这是解乏的汤药,您要不要喝一碗?”

“你怎么来了?”说是汤药,邢书宇却问道一股沁人心脾的草木香。

“妾身听说王爷最近出门在外公务十分繁忙,所以就亲自去熬了一剂汤药给您解乏呢。这个汤药是家父亲手研制出来的,很管用。”

邢书宇迟疑。表面上他们是夫妻,可是私底下并未圆房,关系最多也只能说相敬如宾。这突然来的汤药,很难不让人觉得是在讨厌献媚。

不过……倒也还可以?

“好,等会儿就喝。”

张希洛见邢书宇又继续低头看着他的小册子,磨磨蹭蹭地不愿意离开,主动坐到了对面。

邢书抬头看了一眼,问:“怎么了?”

张希洛等的就是这句话,脱口而出:“上次您不是说察哈尔部的使臣进宫了吗?妾身早前在父亲口中听闻有一个乌日赫的察哈尔部将领,英勇无比,想亲眼见见。不知道这次有没有跟着其他使臣一起进宫。”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