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乌日赫活下来了
A+ A-

邢书宇眉头微微一皱。

“王爷,您在听妾身讲话吗?”张希洛等了好一会儿没等来邢书宇的回答,还看见他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

心道:来得不是时候,白天任务太重,晚上还要看文献,哪还有空回答自己的问题。

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回应。

“那妾身就不打扰王爷了。”张希洛动了动身子,打算离开。

“他没进宫,在驿站。”邢书宇合上册子,看着对面得姑娘,端起案上的汤,喝了一口。

真好喝。

张希洛放下心来,笑道:“王爷英明!”

邢书宇擦了擦嘴角,好奇道:“我直说他在驿站,你从何看出英明的?”

“王爷自然是最英明的,做什么决定妾身都觉得好。”张希洛眼角眉梢都带着喜悦。

邢书宇端着瓷碗的手加了点力度,有一种被哄骗又被宠爱的感觉,对他来说格外受用。

心里泛起了涟漪,脸上也丝毫没有表现出一点波澜。

嘴上道:“那使臣途中身染重病,不宜进宫。我只知道纸屑,你若是还想知道点其他的,自己改日去公衙看他的宗卷吧。还有,以后想问什么就问吧,何故三番两次讨好。”

“王爷,妾身有个提议,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邢书宇点头,“讲。”

“听说乌日赫最受察哈尔部首领的器重,若是好端端的来,闭着眼睛回去,免不了他们要和我们大燊产生过节。依妾身所言,不如王爷今早带人去驿站把乌日赫治好,也好同皇上和察哈尔部都有个交代。”

进宫的使臣都和皇上见了面,邢书宇今日去公衙的路上临时被召进宫参加宴会。提及乌日赫的病情,皇上甚为上心。张希洛不用说,他也会带御医去驿站治好乌日赫。

只是宫宴结束太阳已经落山,公衙里又临时出了命案,这才只能暂且放了一放。

“劳烦你挂心,我早有这个打算。”邢书宇把碗里的汤一饮而尽,有还想喝一碗的打算。

“那就好,王爷早点歇息,妾身这就先下去了。”张希洛彻底安下心来,拿过碗就往外走。

邢书宇舔了舔,无奈摇摇头。

隔日,天边翻起白肚皮。张希洛早早起床把自己收拾妥当,去厨房熬了一碗香喷喷的小米粥,送到暖阁。

邢书宇那时还在更衣,见着张希洛殷勤地送来小米粥,不由笑了笑。

“你怎么也起这么早?”

“不早了,王爷都要去公衙处理公务,做妻子的理应要起的比您早服侍您用早膳。”

上一世张希洛一心喜欢着邢书俊,事事都为他着想。好几次邢书俊遇上麻烦,张希洛急得焦头烂额的时候,邢书宇都不计前嫌偷偷派人暗中相助。虽然邢书宇没明说,但她知道是邢书宇对自己有情,不忍看她伤心才出手。这份恩情她还没有来得及报就丧了命。

这一世,无论如何张希洛都要报恩。

对于怎么报恩这事,她一直在研究。画本子上白狐报恩是以身相许,所以她许了。只可惜不能像白狐那样做一个贤妻,因为仇恨已经占据了她整个灵魂,但表面上还是能尽可能将邢书宇照顾得周到些。

“在想什么?”

张希洛陷入回忆,不知道手里的碗是怎么到邢书宇手上的,听到问话看向他,微笑道:“在想王爷晌午在公衙吃得是什么,有没有吃好喝好,是不是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了呢?”

邢书宇眯眼,“这些难不成你还想一起分担政务,下厨做饭?”

张希洛仰着脸,道:“为何不能?”

“你可知道王爷一天的膳食不重样也有三十样菜色,又可知大燊有多少种字?”

张希洛愣了愣。

大燊主要除了汉人,还有好几个部落。光是文字就有四五种,京城中主要都是汉人,所以统一用的文字就是汉人最常用的那种。邢书宇在为升迁之前,一直在顺天府尹身边做事,所在的公衙便是顺天府。主要受理各类大案,这里面除了京城的,自然也还有另外十几个城池,部落文字少不了要看看。

张希洛差点把这个给忘了。

要命的是,她只会做药膳和粥。

“要不然……您就暂时多吃吃粥,大夫说对身体好呢。”

邢书宇不以为然,抬手盖住她的脑袋,“乖乖在家里等着我回来。”

说完,跟着官差出门了。

去公衙里报了道,邢书宇去宫里找了两个信得过的御医,去了驿站。

门口有些萧条。

守卫见着他们一队人过来,开了门,领着他们去了乌日赫床前。

御医仔细把脉以后,查看一番,脸色都不见好。

“王爷,他中的是毒。”

“毒?”邢书宇看了一眼床上唇色发黑的乌日赫,“有解吗?”

御医既没点头,也没摇头,撬开乌日赫的嘴查看,沉默一会儿叹口气道:“这毒不简单,是用曼陀罗花和紫藤炼制而成,人吃了会长时间造成昏睡,久治不愈最后在睡梦中断气。老臣只能暂时缓住他的心脉,两个时辰之内,他要是能醒便会渐渐痊愈,要是不能,华佗在世也没有办法。”

乌日赫在察哈尔部战功赫赫,名声都传到京城里了。谁有那个胆子去给他下毒?

为何又偏偏挑在这个时候?

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邢书宇警觉起来,感知周围的一切。很快就听见异动,是从头顶上传来的。

邢书宇抬头一看,迎面而来一柄剑,直冲他的脑门。邢书宇拔剑抵挡,同黑衣人交手。

几个回合下来,对方已经落了下风。邢书宇趁其精疲力竭之际,将人按在地上,踢掉他手里的剑。

“说吧,是谁派你来的?”

那人笑了笑,突然青筋暴起,全身抽搐,邢书宇伸手去撬他的嘴,已经来不及了。黑血从他嘴角流出来。

死了。

检查完黑衣人身上的东西,一无所获。邢书宇把目光集中到一边的剑。

长剑透亮如新,剑柄上刻着一个‘宇’字。

御医战战兢兢地开了药,邢书宇差人去城里抓药回来熬成汤,给乌日赫喝下。另外,邢书宇发现,除了他的手下,邢书俊和察哈尔部过来的随从,都不见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