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大功告成
A+ A-

邢书宇不太认同张希洛所说的话。

皇上每月都会被各宫皇子下发例钱,且并不算少数,另外还有十几匹精良的布匹。所有奴才也都是皇上从宫里精挑细选出来分配给他的。

平时需要花银子的地方,只有菜钱,开支比起皇上发下来的例钱来说就是小巫见大巫。

加上他不怎么玩乐更花不了什么银子,如今王爷府每年都有一部分稳固的存银,数量十分可观。

只是张希洛的话也不无道理,乌日赫性情豪爽,嫉恶如仇,有仇必报。当然也是一个滴水之恩就要涌泉相报的人。

邢书宇虽之前没见过乌日赫,也早就和张希洛一样对他有所了解,甚至能从文献上看到更清楚。

如此拒绝了他的好意,只怕隔不了几日乌日赫当真要来。

皇上忌讳的便是皇子私下与大臣私下结党,若是知道了父子二人恐生间隙,关系不复从前。

邢书宇思索再三,道:“那就留一箱便可,其他的退回去。”

张希洛吐血,眉头一缩,泪珠子就要下来了。

“王爷,现在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妾身还在呢。往后要是再添个子嗣,日常开支可就了不得了。要请奶娘,大点还要吃饭穿戴,请夫子进府里教授课业,哪一样不花银子。别看一样很好,可加起来就多了,更何况您贵为王爷,得开枝散叶,不能只生一个。妾身——”

“行了。”

邢书宇听着这一顿妙语连珠似的解释,忍不住打断她。

他们还没行夫妻之理呢。

“王妃嫁入府中还不过几日,操心得未免太多了些,日后的事情便先放一放,过好眼下日后再遇到什么困难,我自会想办法。”

眼见着邢书宇脑子转不过弯,还当真只收一箱金子,张希洛就有些愁,趴在塌边想计策。

她十分了解邢书宇这个人。

性格孤僻,不爱说话,但是记性特别好,爱读书,拿着一根竹竿就能杀人于无形。称得上是文韬武略。

幼时还在宫中和邢书俊一起玩儿的时候,就见过邢书宇好几次。每次都一个人要么呆呆地坐在亭子里读书,要么就跟着别人练武,从来不加入他们。

说是不爱和人一起玩儿,可见着落水的小太监也会第一个从下去救人。救完了还不让别人知道,担心小太监被嬷嬷责罚,是个心地善良的人。

不,应该说是个十成十的傻子。

明明自己还是个屁大点的孩子,力气没多大,心却大的很。这宫里人多,就算他不救也会有其他人救,就他一个人非要逞英雄。

后来嫁给邢书俊很久之后的某一天,邢书宇突然表达了自己的心意,说要带她走,说邢书俊狼子野心不是真心带她,说她恐有危险。

张希洛拒绝了,还道邢书宇疯了。如今想来是她疯了。

十六岁的年纪,情窦初开。邢书俊又惯会甜言蜜语,她一头扎进这段感情里,对别人的爱意一点也无法感同身受。此后多年,亦是如此。

终是错过了邢书宇。

不过她加入邢书俊就进了宫,和邢书宇本就少得可怜的交际又少了,最后几年几乎没有了。

那么这个人大概是她未嫁人时,寥寥几次接触下来,这才喜欢上她的。

思绪飘远了,张希洛内心的魔魅又开始作祟,不过她确定这个时候邢书宇应该就已经是喜欢自己的了。

若是喜欢,必然是见不得她受一点委屈。

张希洛把嘴一撇,哭得更大声了,泪眼婆娑地看着邢书宇,开始了她的表演。

“还未加入王府时,爹爹时常身子不适,有一次竟然见了血,母亲偶尔也头晕。他们本来年纪大了,做女儿的应当时常留在身边尽孝,可现在嫁了人,便不能回去了。他们身子不好,妾身还有个年幼的弟妹最大的也才十三岁。相府上下百十余人,全靠爹爹一个人的俸禄,这几年国库吃紧了些,他的俸禄不过刚好能让他们吃饱饭。妾身说到底一介女流,还得王爷养着。府上这开支也不小,若是日后有朝一日也……”

张希洛吸了吸鼻子,掩嘴抽噎。

“若是日后,还要找娘家要银子,那妾身不如死了算了。”

说完越哭越伤心,手里的手绢都能拧出水来了。

邢书宇听完张希洛的话,几乎脱口而出:

“你嫁与我,便是这里的王妃。我作为王爷,有一口吃的,便有你一口,你不必如此忧心。”

张希洛抖着肩,更加委屈地抹泪。

“王爷可想的轻巧,这以后万一遇上大事,要花大量银子的时候,你又怎么办?”

事情可大可小,现在的邢书宇安于职守,没什么野心。可张希洛要把邢书俊从太子的位置上拉下来,那其他人就得补上这个空缺。

比起其他才德平庸的皇子,邢书宇才是最适合做太子继承大统的人。

所以张希洛不仅要报仇,她还要邢书宇做太子!

日后要想和朝廷大臣建立良好的关系,有的是花银子的地方。

府上的出入账都是多年跟在身边的心腹,比较信得过,邢书宇嫌少去看。

张希洛嫁过来了,就是她管,日后要是有一天如她所说,连自家的王妃都要养不起了。

那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邢书宇无奈摇摇头,兀自笑了笑,走到张希洛身后,拍拍她的肩。

“好,我答应你便是。”没想到有一天他也有提前为银子发愁的时候。

张希洛一听这话,眼眶里的泪水转瞬消失不见,站起来开心地抱住邢书宇。

“我就知道你是最疼爱我的。”说完,张希洛一愣。

入府那日太过局促,一时忘了规矩也就算了。这一激动,规矩又给抛之脑后了。

她改口道:“妾身的意思是,王爷的好,妾身会谨记于心。”

张希洛就跟只猫儿一样,挠得人心痒痒,邢书宇忍不住抬手摸摸她的头顶。

无声地笑了。

大燊有律例,凡女子嫁人十日后,皆要回门。

相府热闹得很。

早在三日前,整个府里上上下下全都重新整修了一番,原本严肃的丞相府现在焕然一新,一派喜庆,就等着新婚夫妇回门呢。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