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恼人的亲戚
A+ A-

还有张佩斯这家伙,才认识多久啊,这就胳膊肘往外拐?

吐了口气,张希洛也给邢书宇夹了一块红烧鲫鱼。

“多谢王爷的好意,妾身这就给您也夹一块儿。”

张佩斯盯着鱼肉,挪不开眼,邢书宇把鱼刺理出来,冲张佩斯抬抬下巴。

张佩斯人小鬼大,什么都明白,反应过来邢书宇这是要给自己吃,拿起筷子就将鱼肉送进了嘴里。

嘴里弥漫着肉香,张佩斯吃开心了还咯咯笑。

丞相府平时的菜式也多,不过比不过今日宴席上的,今日这红烧鲫鱼就是他没吃过的。

张希洛以为这次回来这小子会像以前一样黏着自己,结果失策了,便找了其他几个姐妹说话。

饭桌上热闹欢腾得很。

一个急匆匆地人影从门外跑进来,绕过宴席外围,一路跑到主桌,俯首在丞相耳边低语。

这异常的举动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张希洛和邢书宇同时看过去。

等那报信的人走了,张希洛坐到丞相身边,悄悄问:“爹爹,发生什么事了?”

丞相摇摇头,表面维持着淡定,“你已经嫁出去了,该操心自己的十三皇子的事情,家里的就别管了。”

“爹爹,女儿就算嫁出去了,这是这个家里的人,您若是不说,女儿就赖着不走了。”

张希洛赌气地噘着嘴,像很久以前未出阁的时与父亲置气的时候一样,转过头独自闷气。

丞相夫人劝解了几句,发现不管用。平时张希洛怎么生气,只要哄一哄就能好,今日她把嘴说干了都好使。

心里奇怪得同时,于是把劝说的对象换成了丞相大人。

秀眉一皱:“你也是,洛儿可不是水,没有泼出去就回不来一说,你今日可要把话说清楚了。”

丞相低头叹口气,不动声色地瞄了一眼邢书宇。

邢书宇微微一笑,放下筷子,捏捏张佩斯的肉嘟嘟的脸蛋,道:“听说丞相府可大了,你要不要带我玩玩,以后免得我儿子迷路。”

“好啊!”张佩斯大方地答应下来。

这几个时辰接触下来,他可喜欢姐姐的相公了,不仅给他理鱼肉还要生孩子给他玩儿。自己自然是要大方一点的。

丞相夫人吩咐身边的丫鬟带着他们走了。

“爹爹,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张希洛见人走远了,又开口问道。

丞相抹了把胡子,和张希洛去到没人的角落,才将事情说出来。

“你堂哥要上京来了,明年就是科考,他得过来暂时住一阵子。”

张希洛听见这话,预感不妙。

“爹爹,他不好好在家里坐吃山空,跑到咱们家来干什么准备科考?”

丞相斥责:“洛儿!”

“我可没说错,堂哥从小到大就爱惹是生非,没少给我们家添麻烦。他要是来了,你二老就别想过安生日子。这一年就得让你们脱一层皮,那几个小的还不知道要被他怎么欺负呢!”

张希洛脸上涨红,看上去像是气极了,心里冷静得很。

丞相安抚道:“洛儿,你放心,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也许变了,懂事了。咱们就暂且收留他,给他个机会,万一考中了也是一件好事。”

张希洛无言。

这个堂兄叫张立德,是丞相唯一的哥哥所出,且是独子,名字还是丞相取得,对张立德给予了厚望。

哪知这个人不但不成器,还爱强抢民女,大牢都蹲过几次了,还是那副鬼样子,一点儿都没转变。

总要的是,张立德自从进京后就在花柳之地认识了邢书俊,替他跑腿卖命。

后来窃取了府里的地契和房契,拿去给邢书俊招兵买马了。

如果不是最后张立德临死之前为保命说出了真相,张希洛这辈子都不会知道。

只是她知道得太晚,邢书俊那时已经在屠杀相府的路上了。

“爹爹,既然您坚持让他来,那不如在城外替他购置一处宅子,这样一来,今后就算考不中,也能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这里始终不是他的家不是?”

丞相就是一根筋,张希洛了解他。

只要是亲戚不管什么作风,只要找他帮忙他都愿意伸手帮一把,别人说什么都不管用。

既然不能改变父亲的想法,张希洛就让这个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好了。

丞相想了一会儿,点头答应了。

张希洛把找宅子的事情揽下来,在张佩斯的哭天抢地中,和邢书宇拜别了丞相夫妇二人,回了王府。

张立德来那日,张希洛早就派人去了城门口守着,看见他就敲晕扔进了马车。

张立德头上笼着编制布袋,嘴里塞着布条发不出声音,无用的挣扎了一会儿放弃了抵抗。

张希洛坐在一边,一拳打在他的头上。

“小子,给我老实点儿。”

张立德出不了声,用头东撞西撞反抗,屡次失败之后,干脆滚到地上撒泼。

张希洛一脚踢在他肚子上,张立德立马停止了动弹。

张希洛蹲到地上,取下编织布袋和布条,抓着被张立德的头发破使他看向自己。

“好久不见呐。”

张立德被打得七荤八素,两只眼睛冒金星,一见是张希洛,顿了顿,道:“张希洛?”

“是啊。”张希洛回答得干脆。

“你怎么会在这里?”

片刻后,张立德就骂道:“你这个死丫头骗子,竟敢抓你堂哥,我要去告诉伯父!”

张希洛懒得跟他废话,开门见山。

“父亲已经给你在城中买了宅子,你要是愿意就搬过去住,你要是敢跑过去打扰他老人家,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张立德又高兴又想骂人,奈何手脚都被绑着,不敢轻举妄动,张希洛这不咸不淡地威胁,也起了大作用。

他畏畏缩缩地道:“你说伯父给我买了宅子?”

“嗯。”

“那我今后岂不是都能住在京城里了?”张立德窃喜,牵动了嘴角的伤口,表情看上去有些狰狞。

这是张希洛唯一能想到的下下策。

好好的宅子就要给这种畜生,张希洛就忍不住扇了他一巴掌。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