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张罗
A+ A-

肩背上的酸痛减轻了大半,这半月积累下来的疲累得到了缓解,邢书宇已经很久没有在劳累过后得到这样的纾解。

他情不自禁点了点头,“那以后回来,你就过来帮我按按。”

“嗯。”张希洛点头,想到西厢房的赵欢仪,说道:“王爷,赵姑娘已经过来了,我给她安置在住处,您要不要过去见一见?”

“自然是要过去见的,他是母妃小时候的奶娘所出,不见说不过去。”

“那妾身这就带您去见见如何?”

“等等吧,今日晚了,日后得了空再过去。”邢书宇起身走到床榻前,道:“你可以下去了。”

“是。”张希洛出门,瞧见门外的丫鬟,指了指里面:“你们进去伺候王爷就寝吧。”

那丫鬟犹豫道:“可是王爷吩咐让我们没有他的话,咱们不能进去。”

张希洛回头看向里面。

里面的烛光把邢书宇的一举一动都映照在薄薄的窗户纸上,从动作就能看出是在脱衣服。

他情愿不要丫鬟伺候,也不让别人碰他,这看起来有点奇怪。现在的王爷都这么勤快的吗?

翌日清晨,张希洛坐在梳妆镜前,身后琴儿正在为她梳头发。

早在七八日前,琴儿的手就恢复得差不多了,张希洛平日里的梳妆打扮又回到琴儿手上。

看着镜子里的端庄无比,略有锋芒的女子,张希洛已经有些习惯了。

这王府里下人见了她都十分恭敬,不敢有一丝越矩,与在太子殿时天差地别。

张希洛亲自拿了口脂,用小刷子蘸了点红,咽着唇形涂抹。

外面进来一个丫鬟,行礼道:“王妃,张姑娘求见,说是过来给您请安。”

“让她进来。”张希洛收拾了一番,坐到屋中的椅子里。

一抹倩影走外面缓缓挪步走进来,赵欢仪屈膝伏了伏身子,道:“王妃万安。”

“不必多礼。”张希洛走到赵欢仪身边,拉着她的手张开仔细瞧了瞧赵欢仪的身段。

前凸后翘,即使是宽大的一群都这挡不住这曼妙之姿,应该是个好生养的。

如今表小姐无依无靠,让她进门最好不过,以后这赵欢仪为着知遇之恩也得听自己的。

这般清冷的美人,多是聪明有主见的,说不定在外面就有了心仪之人,这次来只是暂时歇脚也不一定。

张希洛摸不准这赵欢仪的心思,拉着她开始说悄悄话。

“王爷说你们从来没有见过面,你可对王爷有好奇?”

“王妃切莫多想,民女并未有非分之想,只是实在无路可走,暂时寄住一段时间。只要找到出路,民女很快就能离开这里。”

张希洛看着赵欢仪神情有些忧虑,解释得这般诚恳,逐步诱导她。

“我当然知道你对王爷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按照王府历来的规矩,你需得去向王爷请安才对。况且你是王爷母妃的奶娘,和王爷也算是有一段缘,不去见一见实在说不过去。”

赵欢仪脸色没见好转,“民女自当要去见王爷的,只是月儿说王爷走得早。民女贸然过去,恐打扰了王爷办事,所以才决定择日再去。”

张希洛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

王爷起得早,天还没亮,身为一个为出嫁的女子和王爷见面,有些不太妥当。

要想赵欢仪今早和邢书宇建立感情,还得让他们早早见面,多多接触。

“那不如今日我便亲自带你去见公衙跟他行个礼,这样不就能捂住了别人的嘴。”

赵欢仪抬头看了一眼张希洛,有些不解,但并未多问。

“那就麻烦王妃了,民女无能,事事都需您帮着。”

张希洛摆摆手,叫来府里的马车,两人坐上去离开出发去顺天府。

半道上马车停了下来,琴儿就掀开窗子,抱怨道:“王妃,附近好像有人在闹事,围了许多人,马车过不去。”

王府的马车城中行驶,普通百姓见了都得避让,若是什么事情能让这些人连避让不顾不得了,那便是出了大事。

马车走不了,车厢里的两人只能干等着。

好一阵后,琴儿还是说外面堵着人,张希洛有些好奇起来,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这些人留下来这么阻足观看。

她让赵欢仪在里面等着,自己下了马车跟琴儿一起去看。

看到围得水泄不通的官道,张希洛有些明白为什么马车走不了了。

整个官道都挤满了人,站得远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张希洛找了个附近的人问了问。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一名男子回过头来,叹道:“前面又死了个中年女子,死得可惨了,全身一丝不挂。大家人心晃晃的,家里的女人都不敢带出门了。我女儿都不敢让她进学堂了,哎!”

男子说完,就又回头伸长了脖子看。

这里三层外三层站满了人,但耐不住大家的好奇心,即使看不见也得在一边守着。

看来他们是进不去了,张希洛站在人群外想。

邢书宇说最近每日都会死一个中年妇女,难不成这个死了人就是凶手最新的作案?

那等会儿邢书宇估摸着就要带人来了,他们这个时候去公衙未必就能见到人。

张希洛返回马车,对赵欢仪道:“咱们暂时先找个地方先坐会儿,等会儿就能见着王爷了。”

“是。”赵欢仪轻轻点头。

旁边就是一家茶楼,张希洛要了一间厢房,带着赵欢仪进去了。

很快,小二带上茶水上来,问:“二位要不要开窗?”

张希洛点头,“开。”

木桌正好对着一扇木窗,那小二把窗户打开,楼下官道上的情景一览无遗。

视野变得开阔了不少,街上发生的事情一览无遗。

之间乌泱泱的人群中间空了一块出来,空缺边缘的人纷纷指着下面指指点点。

隔得太远了些,让人没法辨认他们指着的到底是不是受害人。

张希洛视线绕道人群,沿着官道往上走,却没见有马车或者骑着马匹的人,连个顺天府官差的影子都没见着。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