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突如其来的暖意
A+ A-

张希洛和邢书宇大吵了一架,整条街都能听得见,张希洛好说歹说邢书宇就是不肯让她知道案子的进度,把她气了个半死。

最后,她自己一个人回了茶楼。

赵欢仪看她一个人气鼓鼓地进来,主动站起来迎上去,问道:“王妃,怎么了?”

“哼!”

张希洛叉着腰坐到椅子上,说了邢书宇一大篇坏话。

“是个王爷了不起么?我还以为他是个温润如玉,好说话的人呢。我不过就是想问问案子的情况,没想到他那么不近人情,什么都不肯说。真是白瞎了我这么死心塌地地嫁给他!”

赵欢仪沉默了一阵,温柔道:“听说十三王爷性情刚正不阿,您若是想插手他的事务,估摸着王爷的确会有些为难。”

张希洛没想到赵欢仪会如此直白地说出来,有些丧气。

赵欢仪道:“民女虽不知道您说的案子是什么案子,不过民女有个办法可以让王爷主动说出事情的原委。”

“什么办法?”张希洛想都没想地会道。

“听说王爷未娶您之前从不近女色,民女想王爷应该是一个对人一心一意的好夫君,对王妃必然疼爱有加,对吗?”

张希洛点头又摇头,“呸!他小气着呢!说不定只是觉得其他女子地位配不上她,才不近女色。”

“王妃不如装一次病,这样就能看出王爷到底对您是否真心,若是真心,您求王爷告诉您案件的所有,王爷必定会因为心疼而答应你的。”

之前张希洛就哭了一次,成功让邢书宇收下了乌日赫送来的所有金子。

是还挺好使的,张希洛在桌上趴了一会儿,撇着嘴道:“那好吧,我试试。”

他们回了王府,琴儿将赵欢仪送回西厢房。

厨房里,张希洛站在一锅汤面前,左右看了看,确定厨房里没人看着自己,把带来的药包打开,洒进了汤里。

晚上,邢书宇依旧没有回来,张希洛便和赵欢仪照往常一样吃饭。

“琴儿,给我盛碗汤。”张希洛吩咐道。

“是。”琴儿盛了汤递给张希洛。

汤的最上面泛着一层淡黄色的油,下面浓稠的鸡汤鲜美可口,张希洛却是鼓足了勇气一口干到底。

饭还没吃饭,她就感觉肚子有些受不了,双手抱着肚子嗔唤。

“王妃,您怎么了!”琴儿吓了一大跳,扶住主子,让候着的丫鬟去请大夫。

丫鬟们也没想到张希洛会突然肚子痛,不敢耽搁,纷纷抛出去将大夫请进了府。

大夫看过之后,只说这是痢疾,需得用药喝上三天才能好,并开了药方。

琴儿拿着方子哭着出去抓药,回来的时候眼睛已经肿了。

赵欢仪见状,走过去道:“琴儿,要我帮忙吗?”

琴儿摇头:“不用了赵姑娘,王妃的药一向都是奴婢负责,姑娘还是回去早些歇息吧。”

赵欢仪抿嘴叹道:“王妃可能是因为不适应时节,所以才染上了这痢疾,大夫也说了吃药喝三天药就能好。你也不必太过担心,哭坏了身子就不好了。”

琴儿地位低微,哪里听过别人这么关心她,一时感激赵欢仪。

“多谢姑娘关心,奴婢没事。夜里凉,等会儿奴婢叫人送件披风给您,这就先走一步了。”

赵欢仪没拒绝,点头道:“好,民女就先走了。”

看着人走远了,琴儿才抹掉眼泪去了厨房,脸上染上了一抹笑意。

张希洛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不知道第几次从茅房回来,想动一下都没那力气。

是不是对自己太狠了些。

琴儿端着药走到床前,张希洛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眼里闪过一丝光芒,一想到不能喝,眸子随即暗淡下去。

她找了个由头让琴儿离开,将碗里面的药倒进了窗外。

一个时辰后,邢书宇可算是回来了。

张希洛一见她进来,可怜兮兮地哭了一把。

“王爷,妾身今晚不能给您揉肩了。”

邢书宇坐到床边,看着床上的女子脸色苍白,忧虑道:“你怎么了?”

“妾身今日回来就感觉不舒服,吃了饭就更加不舒服,请了大夫说是痢疾,吃了药也不见好。”

邢书宇以为她是白日见了尸体,吓到了,安抚道:“下次遇见这种事就要知道跑远些,女儿家怎么能去看这些呢。”

张希洛没想到邢书宇能将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摇头解释。

“王爷误会了,妾身身子从小就这样,每年都得感染一次痢疾。吃药也不管用,若是心情好些就能好得快,心情不好就一时半会儿好不了。”

大颗大颗的冷汗从脸颊上流下来,堆积在下巴,承受不住低落进床褥里。

邢书宇替她擦了擦,“我听琴儿说按照大夫的嘱托喝三日就能好,怎么到了你嘴里就要好不了了?”

“王爷,难道您不知道世事无绝对吗?总有例外的时候,妾身就是那个例外。”

邢书宇失笑。

“罢了,痢疾也不是什么十分严重的病,只不过得拉上几次肚子,过段日子就好了。”

“妾身的身子比常人弱,不快快好起来,恐熬不过五日。”

“什么?”邢书宇震惊,结结实实着急了。

张希洛哭哭啼啼地道:“王爷看在妾身身子如此的份上,哄哄妾身吧。”

邢书宇从来没有哄过人,有心无力,张了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问道:“你想我怎么哄你?”

“妾身心里就想知道白日里那尸体的死因,她所种之毒到底是不是和乌日赫一样?”

张希洛躺在床上,歪着头看着邢书宇,脑袋离开了枕头。

邢书宇扶着她的头,放在枕头上,又把往上拉了点盖到脖子处,点点头道:“是。”

张希洛瞳孔一缩,盖在被子下的手紧紧捏在一起,闭上眼睛,强压住心中的怒火。

“王爷,除了这个,还有没有其他线索?有没有可疑的人?”

邢书宇摇头,“没有。”

张希洛嘴角扯出一个浅笑来,“王爷何不注意一下身边的人?说不定会有意外得收获。”

没等来邢书宇的回答。

旁边一个重物落下,她身子跟着微微一颤,有人睡下来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20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