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我什么时候可以守寡
A+ A-

半个小时后。

宋简溪终于意识到,顾景湛不是开玩笑。

“顾景湛,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就敢跟我结婚,你闹呢?真是你病的不轻?”宋简溪踮着脚瞪着顾景湛,想让自己看起来有点气势。

“宋简溪,宋家声名狼藉的二小姐,母亲早亡,有一个姐姐,一个后妈,一个父亲,就读于A市实验高中,高三。”顾景湛悠哉的坐在沙发上。

“离婚。”宋简溪甩手,坚定的吐出两个字。

“我们的婚姻只有丧偶,没有离婚。”顾景湛抬眸,话说的淡淡的。

宋简溪就那么神奇的信了,接着某姑娘一脸认真的问道,“你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我,什么时候可以守寡?”

顾景湛嘴角轻抽,哪个混账说这句‘没有离婚只有丧偶会’能让女人感动到痛哭流涕的,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你要是不气我,说不定多活两年。”顾景湛咬牙切齿的出声。

宋简溪分分钟纠结了,说气死他吧,他俩算不上什么深仇大恨,是她爬上他的车……但是,他要是活着,自己不就是他的顾太太?

她想做顾太太,是顾易的顾。

半晌,宋简溪抬眸,“我反正也没地方去,你这房间多,随便给我一间吧。”

顾景湛心绪莫名,管他过程,人留下就行。

“刚刚那间。”

“哦。”宋简溪转身上楼,倒在床上没多久睡着。

傍晚的时候肖珂来了一次,送来许多宋简溪的衣服。

宋简溪一觉睡到晚上十点过,晕乎乎的伸手摸手机,手机没摸到,摸到一个滚烫的胳膊,“啊!”

“怎么了?”顾景湛被尖叫声吵醒,侧眸看过去。

“你,你!”宋简溪用了两秒钟冷静下来,坐起身,“你怎么在我床上。”

“这是我的床。”顾景湛颇郑重的提醒道。

“我换个地方睡。”宋简溪起身,身下一片冰凉,某姑娘后知后觉,她只穿了他的衬衫,刷的坐了回去。

顾景湛刚刚转冷的眸光,瞬间染了几分温度。

“想睡在我身上?”

“鬼才想。”

“小segui。”

“我不……唔……”宋简溪话没说完,唇被顾景湛封住,他刚刚开荤,馋着呢。

宋简溪瞪着大眼睛,清楚的看见顾景湛浓眉的睫毛,像蒲扇一样,比女人打了睫毛膏还浓密好看,他的五官少有的精致,又不显得女气。

“你老公好看的让你移不开目光?”顾景湛依依不舍的松开宋简溪。

“自恋,叔叔。”

“看来你是喜欢玩点特别的。”

宋简溪后悔了,她不要特别,寻常就好……

折折叠叠一夜。

转天,宋简溪睡过了点,手机在枕边唱的欢快。

宋简溪摸过,眼睛没睁开,咕哝着出声,“谁。”

“小溪,你什么情况,今天模拟考试。”薛安成问道。

“什么都见鬼去,等等,模拟考试!”宋简溪刷的坐了起来,她答应夏老师,考试一定参加,“还有多久,我马上赶过去。”

“一个小时。”薛安成看了看时间说道。

“知道了。”宋简溪起身,床边放着一套她尺寸的衣服,利落的穿好。

客厅。

宋简溪直奔大门,刚要开门,身后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

“干什么去?”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