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你不会是得了什么绝症
A+ A-

宋简溪疲惫至极,一夜好梦。

转天早上,轻吟一声醒过来,身边的位置是空的,宋简溪收拾好自己下楼,早饭已经摆在餐桌前。

渍渍,她的小日子现在过得也算是有汤有饭。

“离上学还有点时间,吃完之后给你看样东西。”顾景湛开口说道。

“啥?离婚协议?”宋简溪半打趣的说道。

顾景湛淡淡的抬了一下目光,宋简溪本能的咽了咽口水,都说老夫少妻,老婆吃香,为毛她分分钟被他碾压……

“嫌我不够努力,嗯?”

顾景湛跟宋简溪说话的时候特别喜欢,尾音稍稍挑高那么一点,像极了调情的痞子,偏生他又有一张引人犯罪的脸……

“咳咳,我这不是担心高大上的你,把我甩了嘛。”宋简溪堆起一个假笑,坐在餐桌前,喝了一大口牛奶。

顾景湛看了宋简溪一眼,没应声。

早饭后。

“过来。”顾景湛走在前面,宋简溪擦擦小嘴跟了上去。

二人一起到了顾景湛的书房,宋简溪书房的隔壁。

宋简溪进门之后四处打量,跟她书房的装修差不多,不过多了一个保险柜,巨大号的,宋简溪分分钟开始脑补,难不成顾景湛要跟她说保险柜密码!这么大的保险柜里面说不定装多少宝贝!

顾景湛瞧了一眼眼冒金光的宋简溪,敲了敲桌面。

“不用告诉我这么多。”宋简溪话冲口而出。

“过来。”顾景湛招招手。

宋简溪小脸微红走了过去,眸光落在顾景湛手边的一摞子资料上……这些空白的试卷是干嘛的?大早上,他不会让她做题吧!

等等,那个上面怎么有自己的名字?

宋简溪眉头拧成一个小疙瘩。

顾景湛指尖轻轻的落在宋简溪眉间,“想起来了?”

宋简溪抿唇,“干嘛,顾景湛,数落人有意思吗?我不就是月考交了几份白卷吗!”

“呵。”顾景湛淡淡的给出一个音。

宋简溪心虚的使劲瞪了瞪眼睛。

“准确的说,你只答了语文卷。”顾景湛翻了翻卷子说道,他让人去要宋简溪卷子复印件的时候,其实是做好了准备的,宋简溪那样子看起来就不像是个爱学习的主,但,宋姑娘的洒脱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宋简溪站在那,小手收卷,一副随便你,爱怎么说怎么说的模样。

“晚上放学,辅导老师在家里等你。”顾景湛低沉的声音响起。

“我不补课。”宋简溪立刻炸毛。

“也成,你现在这个成绩,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参加升学考也什么都考不上,干脆不用浪费时间,别上学了,在家给我生孩子,毕业证照拿,我保证不出轨不离婚,钱随你花。”顾景湛把卷子一推,眸光落在宋简溪精致的小脸上。

“你,你!”宋简溪瞪着顾景湛。

“给你一天时间考虑,走吧。”顾景湛起身。

宋简溪使劲躲了躲脚,跟着顾景湛去上学。

学校。

宋简溪拿着笔在本子上画了一个早自习的圈……

顾景湛的意思,她自然是听懂了,以前她跟祝安月母女怄气,不学习很大程度上是希望能引起宋鸾雄的注意,但……并没有。

现在问题来了,她的一辈子难不成就要靠着顾景湛生活?

给他生儿育女,做他的金丝雀?

然后浑浑噩噩的生活,没半点理想和追求?

宋简叶那个白莲花都考上A大了!

以后她就是个生孩子的家庭妇女,说不定什么时候宋简叶那对母女就会用她的生活状态来数落她!偏生,她还反驳不了。

不,绝对不行,她还要亲自经营妈妈留下来的股份!

宋简溪十指收卷,拿出手机,迅速的按了几下,‘我要补课!’发送。

呼。

宋简溪长出了一口气。

真的做了决定之后,没觉得压抑,反倒是轻松了许多,她好歹也是考上的A中,不过是因为母亲离世,她受到了太大的打击。

妈妈,宋简溪眼眶微微酸了酸。

“小溪?”薛安成撞了一下宋简溪的胳膊。

“干嘛!”宋简溪不善的抬眸。

“你真的没事吗?这两天都看着怪怪的。”薛安成一脸认真的问道。

“老薛。”宋简溪看着薛安成。

薛安成呼吸一紧,什么情况,小溪这么看着他是想怎么滴?缺钱了?要把他卖了?

“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宋简溪缓缓的开口。

“咳咳……”薛安成差点把自己呛死,“你不会是得了什么绝症吧?”

“滚!”宋简溪一巴掌拍开薛安成。

“艾玛,这才是你,刚刚那样子,你吓死我。”薛安成按了按胸口。

宋简溪不客气的瞪了他一眼。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