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小溪回家了
A+ A-

顾景湛眉心紧锁。

左烨已经把药酒在自己掌心揉开,渍渍,看顾老大那个神色,明显是心疼啊,等等,那一会这姑娘要是惨叫,顾老大会不会一脚把他踢飞……

医生的生命受到了威胁。

左烨动作迟疑了一下。

“快点。”顾景湛催促道。

左烨看了顾景湛一眼,那意思你有点心里准备,见顾景湛点头,才上前单手握住宋简溪的脚,然后,用力一通猛揉。

“痛!”宋简溪眼泪直掉。

顾景湛收紧双臂,低沉的声音响在宋简溪耳侧,“很快就好,忍忍。”

左烨一边揉一边默默地感慨,这小妮子顾老大绝对是走心了,以前的那个谁也没见顾老大这么宠着。

左烨松手起身,“已经没事了,敷敷药,休养几天就好了。”

“嗯。”顾景湛抱着宋简溪起身,肖珂上前把药带好。

病房。

宋简溪被顾景湛灌了药,很快睡着。

顾景湛坐在她床边,眸光落在她的小脸上,她睡得很不安稳,一会小嘴动一动,不知道在嘀咕什么,看神色,是做了一个不太美丽的梦。

跟顾易有关?

顾景湛闷闷的吐了一口气。

肖珂手机响起,他看了一眼号码,看向顾景湛,“老板,我表弟打来的……”

“告诉他,小溪回家了。”顾景湛启唇应声。

“是。”肖珂立刻拿着电话出了病房,接通。

“表哥,找到小溪没!”薛安成急吼吼的问道。

“找到了,已经送回家了。”肖珂答道。

“送回家?她那个家哪会有人管她。”薛安成蹙眉说道,“表哥,你是在哪找到小溪的?”

肖珂轻咳了两声,果然一个谎言需要无数的谎言去圆,而且不一定能圆的好,“在、在墓地,她去拜祭她母亲,心情不太好,那边没有手机信号,你,暂时也别联系她了,让她平复一下。”

“表哥,小溪到底怎么了?她不认识你,怎么会让你送她回家?”薛安成回过神问道。

肖珂头大,现在的小孩子问问题都流行这么尖锐的吗?

“表哥,你说话,是不是小溪出什么事了?”薛安成急了,“你别骗我。”

“哎。”肖珂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安成,有些事还是她自己跟你说比较好,她现在很好很安全,有人照顾,其他的你也别问了。”

肖珂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薛安成看着黑了屏的电话,眉心紧蹙,小溪到底是怎么了?

他再打电话肖珂就是不接,只回了信息,说自己在忙……

薛安成一整天心神不定,打宋简溪的电话,也是无人接听的状态,总觉得有什么不太好的事要发生。

医院。

宋简溪一觉睡到晚上八点,硬生生的饿醒,全身黏糊糊的。

“饿死了……”宋简溪刚刚虚弱的嘀咕出声,额头上一热,一只手落在了上面。

“退烧了。”顾景湛低沉的声音响起。

宋简溪看着他,微愣,他,一直陪着她?

“你、你怎么在……”

“本来就笨,现在烧傻了。”顾景湛伸手把宋简溪抱了起来,扯过枕头让她靠的舒服一点,“你是我老婆,生病我不管你谁管。”

顾景湛一边说手上的动作利落,把小桌子摆好,打开保温饭盒,瞬间香气四散。

“先喝点汤。”

宋简溪看着轻轻的吹了吹汤,又把勺子慢慢的送到她唇边的顾景湛,眼眶怎么那么酸。

她有多久没被人这么照顾过了……

吧嗒,眼泪掉在顾景湛的手,微烫。

顾景湛抬手落在宋简溪的脸上,指腹温柔的划过,“女孩子生病都喜欢哭,是吗?”

“我才没哭。”宋简溪抬手胡乱的擦了一把眼泪,却不知道怎么越擦越多。

顾景湛把汤放在一边,伸手把宋简溪拥在怀里,“想哭就哭一会。”

“我才不想哭。”宋简溪双手抓着顾景湛的衣襟,眼泪不过片刻就湿了他的胸口,“顾景湛,你干嘛对我这么好。”

顾景湛心尖狠狠地颤了一下,他不过照顾了她一会,她就说自己对她好,其实宋简溪很孤独,很缺爱,她张牙舞爪的坚强,只是想掩饰自己的脆弱……

“自己的小老婆,不疼着点,跑了怎么办?”

宋简溪抬眸,“那你要一直对我这么好!只能对我好,前女友前男友都不行。”

顾景湛嘴角轻抽,前女友就算了,前男友是谁家的?

“你要是对我不好,我就离婚,离婚之后立刻找个人结婚生子,绝对不给你任何弥补的机会。”宋简溪一脸认真的说道。

“看来我还是不够卖力,你还能想到跟别人生孩子,我的错。”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20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