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杀人未遂
A+ A-

“嘘,让我休息一会儿。”他累极了,刚在国外谈完项目就不停歇的坐飞机赶了回来,亲自下乡处理事情。

“……”这个神经质的男人!见到女人就这么饥渴?

卿欢皱眉,灵机一动伸腿就要顶他裆部,容迟像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在她刚发起进攻时双腿便已经将她死死地夹住。

这样暧昧的姿势烧红了卿欢的脸。

“你,你……”卿欢想破口大骂,但脑子里却空白一片。

“我什么?”容迟抬头与她对视,面无波澜,但那双眼睛里噙着的笑意却让卿欢觉得不堪!

他放松撑在她两侧的双手,这下容迟全身的重力如数压在了卿欢的身上。卿欢憋得想爆粗口骂娘。

“恩?我什么?”他又压低了头,更加近距离的一本正经望着她。

她被逼得臊红了脸,但那些话还是难以启齿。

这个男人分明就是在逼着她说出,如果她开了口才是真的上了他的当!

“无耻!”卿欢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撇过头不再与他对视。

她实在没见过比他更无耻的人!MC的总裁就这么饥渴?

果然物以类聚!这个该死的男人和于安朵不能更配!

她竟然还想勾引走这个男人以此来报复于安朵?简直恶心!

容迟嘴角的笑意更深,他刚要说些什么,房门却被人从外踹开。

“不许动!”

“不许动!警察!扫黄!”

几名身穿制服的人从外冲了进来,卿欢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立马伸出一只手摇摆着求救:“他要强jian我!”

彼时容迟还压在她的身上,听到卿欢这么说竟然毫无怒气,反而对上她转过来的怒气冲天的脸时露出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

那份笑容里似是夹杂着一丝宠溺。

卿欢觉得这个男人有病,在警察的帮忙下万分嫌弃的把容迟从自己身上推开。

容迟的双臂被两名警察绑在背后,压制着下了楼。

堂堂MC总裁被当做淫.魔绑了,他非但没有半点怒气,反而乐不可支的跟着警察上了车。

两人被分开审问,卿欢中规中矩的坐在两名警察的面前。

警察敲了敲桌面,不苟言笑:“姓名,年龄,性别。”

卿欢如实回答:“卿欢,21岁。”

一旁的小警察一一记下,年级较长得警察再次询问:“性别。”

卿欢盯着老警察看了一眼,一脸纯真的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胸脯:“特征不够明显吗?警察叔叔。”

警察眉梢微挑,刚要发怒,卿欢立马识趣的回答:“女!”

老警察用鄙夷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卿欢,卿欢也毫不避讳与警察对视。

“哼。”警察轻蔑的冷哼一声,望着卿欢说道:“进来吧!”

话落,审讯室的门被人打开,一名中年女人出现在了门口。

卿欢在看到来人后眸色微变,但脸上仍是波澜不惊。

“长官好。”敦厚老实的旅馆老板深深地鞠了一躬,在卿欢身边坐下。

“把你报警时说的话再重复一遍。”

老板娘坐得端正,如实说道:“这个姑娘下午的时候来我家店里开了一间房间,没一会儿她就给了我五百块钱,交代我晚上有个男人来开房的话让他住在她开的那一间里,并且还把那间房间的备用钥匙拿走了,晚上我经过楼梯道就看到她在门口徘徊,感觉……”

老板娘说到这侧头打量了一眼卿欢,注意到卿欢也在看自己时连忙转头,小声继续道:“我就感觉,感觉她不是什么好人……”

“嗤。”卿欢无所畏惧的笑出声。

老警察对于卿欢这种态度刚要发怒,一旁坐着的小警察敲打着电脑高声报告:“报告刘警,卿欢有前科!”

被唤作刘警的警察一下来了兴致,瞥了眼一脸无所谓的卿欢,继而看向小警察,正色问道:“什么前科?”

“2013年7月13日杀人未遂,判刑八年。”

刘警的一双眼睛立马亮了,仿佛看到升职加薪再冲自己招手。

“判刑八年,现在怎么就出狱了?”说着一双眼睛扫向了卿欢,眸中满是鄙夷之色。

小警察又盯着电脑看了好一会儿,才回答:“具体没有说明,只注明2017年3月1日特赦出狱。”

这下刘警官就更有了兴趣,两人完全忽略掉卿欢,开始对着电脑查找有关于四年前的杀人案件。

卿欢从始至终都悠闲的靠坐在位置上,不时的抬头望着天花板,或是无聊的观察四周的摆设,好似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好一会儿后,卿欢等的失去了耐心,拍了拍桌子问道:“还审不审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刘警上下打量着卿欢,好一阵儿后才哼笑出声:“想走?这次只怕是你有进无出!”

卿欢毫不畏惧的直视警察,一双褐眸里似是有寒冰迸射,一时间整个房间气温骤降。

她眸中投射的寒光中有着一份狠辣,莫名的让人害怕。

刘警莫名感到背后一阵恶寒。

但这个案子,他查定了!

两人对视良久,刘警才露出一丝笑,接着说道:“不知道全州城的于家,知道你买通官员提前释放会怎么做?”

提到于家,卿欢身侧的双手不自觉握紧。

她能够成为牢中囚犯,在最美好的年纪却在狱中度过,在狱中经历的痛苦!

这些,全都拜于家所赐!

审讯室外隔着特殊玻璃,容迟眯着眼睛盯着玻璃后的女人一举一动,讳莫如深。

一旁的小警察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看了几次后低声说道:“这个卿欢,摆明了就是刻意接近您……”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只怕就是因为您和于家的关系,所以……”

小警察说到这里注意到容迟换了个动作后,吓得没敢再继续说下去。

容迟单手环胸,另一只手撑着太阳穴,他微闭了闭眼睛,但唇角却弯起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

心里重复着一个名字:

卿欢。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