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被判八年
A+ A-

清晨,卿欢被派出所所长亲自送出派出所大门,刘警心里有再多的怨言也只敢怒不敢言。

卿欢在乡车站搭上了通往村子里的客车,半个小时后在村口下车。

一路走过去,所有村民对她指指点点,将她视为瘟疫,唯恐避之不及。

站在大门前,记忆中的红砖矮房焕然一新,三层高的小洋房像是近几年新盖的。

“不给就不给,甩什么脸子?你以为现在还是四年前你风光的时候?”还未进门,院子里便传来了叫骂声。

卿欢秀眉微挑,提步朝大门走去。

“这个家我还不想待了!你留着给你的劳改犯女儿吧!!!”尖利的女声还未落下,一个身影便朝外冲了出来,正好和卿欢撞了个满怀。

“安迪姐,出去玩?”即使不去看那张脸,卿欢也能由声辩人,赖安迪的声音她再清楚不过。

赖安迪在看到卿欢那张笑靥如花的脸时,瞬间怔愣在了原地,惊恐的瞪大眼,面上有白变红,扯着嗓子惊恐万分的尖叫:“妈——!”

“卿,卿,卿……”她惊诧的指着卿欢,却是一个字也憋不出。

看到赖安迪见鬼般的表情,卿欢浅勾唇角走上前:“怎么了?不过近四年未见,你赖安迪就不认得我了?”

说话间,卿欢撞开赖安迪的肩,与她擦身而过。

院子里的几口人,在听到卿欢的声音后,全部都僵硬了身子,不等他们提步往外赶,卿欢已经步入院内。

偌大的院子内,四个人僵硬了身子,瞠目结舌的望着她。

卿欢看也不看站在自己面前的中年男子,朝上了岁数的老人走了过去:“爷爷、奶奶,我是卿欢,我回来了。”

中年男人在听到这句话后,如遭雷劈,万分惊愕的望着她。

“卿,卿欢……?”奶奶有些不大相信,焦急的拍了拍老伴儿的腿,老伴立刻意会,将老花镜递了过去,伸手的同时激动的望着卿欢,仔细打量:“是卿欢,是卿欢!卿欢回来了!”

爷爷难掩内心喜悦,迫不及待的站起身,抓住了卿欢的手:“欢欢啊,你,你是怎么回来的……”

老人探着头望她,一双浑浊的眼瞬间泛红。

“卿欢呐,卿欢……”奶奶站不起身,坐在椅子上激动的用另只手直拍卿欢。

卿欢蹲下身,一只手握着奶奶的手,另一只手牢牢地回握爷爷粗糙的大手:“我回来了,提前出狱,政府批准。”

唇角微弯,笑容和煦。

赖安迪惊恐的瞥了一眼卿欢,立即跑到了站在厨房门口从未开口的女人身边:“妈!卿欢推于安朵下楼,被判八年!八年啊!到现在还不满四年,她怎么可能提前出狱?于家是什么身份?于叔叔怎么可能轻易饶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

赖安迪语速极快,看卿欢的眼神里充满了惊恐,生怕卿欢会连累自己。

一直盯着卿欢背影看的卿淮安在听到赖安迪的话后,顿似醍醐灌顶,一个箭步冲到了卿欢的身边:“你给我出去!现在!立刻!马上给我离开这个家!否则,别怪我做父亲的亲自把你这个逃犯再扭送进警察局!!!”

卿淮安推搡着卿欢,毫不留情的把卿欢往门外推,口气恶劣,态度强硬,丝毫不顾半点父女之情。

“淮安!!!”奶奶气的想要站起身去拉卿欢,但她刚刚使尽全身的力气站起来,身子便失去了平衡朝一侧倒去。

好在爷爷及时扶稳了卿欢奶奶。

卿欢被卿淮安推着往外走,唇角勾起一丝凉薄的笑,“于安朵不是我推的。”

她低着头,小声解释。

卿淮安在听到卿欢的话后,按在她背后的手顿住,但脑海里瞬间出现了四年前,他一手打拼的公司倒闭;破产;狼狈回乡的画面。

卿淮安所有的怒气、怨气,再一次被激起:“你给我滚出去!!!”

卿欢被推出门外,“哐当——”一声,门被砸的巨响。

院子内,爷爷奶奶的喊叫声,父亲暴怒的阻止声,赖安迪煽风点火,以及赖安迪的母亲陈玉芳附和的声音,让卿欢无力地垂下了头。

勾起一抹苦涩的笑,抬步离开,在她抬头时却撞进了站在她面前那人的怀里。

卿欢抬头,在看到眼前男人的那张脸时,错愕的睁大了眼:“怎么是你?”

这个男人!于安朵传说中的未婚夫!也就是,她昨天晚上费尽心思想要勾引的渣男——MC集团的总裁,容迟!

“卿欢!欢欢!”奶奶的哭喊声越来越近,卿欢回头看向紧闭的大门,听着嘶哑的声音瞬间红了眼眶。

“奶奶……”卿欢没忍住,犹豫片刻后,伸手推开了大门。

“卿欢!”扶墙走来的奶奶,在看到站在门口瘦弱的人儿时,眼泪便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欢欢,欢欢……我的欢欢……”

卿欢奶奶腿脚不便,脚底摩擦着地面一步步蹭着地面朝卿欢走来。

看到奶奶这幅样子,卿欢泪如泉涌,什么也不顾的跑上前:“奶奶,对不起,我让您伤心了……”

卿淮安在看到站在门口的男人后,一把拽掉了老父亲的手,大步朝外走来:“容先生,您怎么过来了?”

卿淮安在看到容迟后,大脑迅速转动,立即转头惊恐的看向卿欢。

都说容迟和于安朵早已定下婚约,现在被容迟看到卿欢……

“卿……

卿淮安惊恐万分的刚刚吼出一个字,一直未开口的容迟说道:“这位就是卿欢?”

他抬眸看向她,冰冷、陌生的视线上下打量着她。

卿欢转过挂满了泪珠的那张脸,看向容迟,在注意到他陌生的眼神时,不解的望着他。

容迟睥睨着她,声音寡淡:“离家近四年,怎么回来了反而站在门口不进去?”

望向卿欢的眼睛里平静如水,好似今天是他第一次见到卿欢。

他身长如玉,站在人群中鹤立鸡群,那张俊美无俦的脸更是叫人挪不开眼。

卿欢红着眼眶望着他的那张脸,一时有些不明白。

容迟为什么要装作从来没有见过她?而且还替她解围?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